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 妙手回春

避雷提示:吃东西时不要阅读。

 

 

寮里的男厕所没纸了。

用完最后一截卫生纸之后就悄摸离开了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隔壁的安倍晴明表示他什么也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这次神酒的酿酒原材料有问题,还是他八块腹肌每天都露在外面所以受了凉,反正酒吞童子靠在树底下喝完酒之后就忽然觉得突然有一股王霸之力荡气回肠,于是他爆发出了堪比六星速度御魂的速度,脚下生风,笔直地冲向了寮里的男厕所。

男厕所一共有三个蹲位,前两个蹲位都锁着门,酒吞瞥了一眼,匆匆走向最里面的蹲位——最里面的坑是带一个磨砂窗户的,窗户上方有透气口,采光一级棒,通风一级好,蹲至爽时还可以假装四处看风景,是酒吞童子一向最爱的王者之坑。

然而这个坑目前存在一些小问题。

没有纸。

酒吞犹豫了一秒钟,究竟是现在就蹲下,还是先回去拿点纸。然而此时他荡气回肠的王霸之力却在提醒着他,不,你没有时间回去拿纸了。究竟是冒着走在路上忽然喷薄而出的风险捂着菊花回去拿厕纸,还是就地蹲下等待别人来寻找鬼王,酒吞只花了半秒钟就做出了他的选择。

真正的勇士不仅仅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更要敢于蹲下没有厕纸的茅坑。

而他是一个勇士。

 

酒吞童子一直都觉得自己非常智慧。他并没有错过隔壁两个蹲坑都锁着门这一现象。于是当他蹲下以后,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板,清了清嗓子,试图跟隔壁的大兄弟们交流一下厕纸情。

“咳,那个……”

“吾友啊!!!!!!你竟然也来蹲坑!!!!!!!”

还不等酒吞说完话,就听左边的蹲位传来了兴奋的呼唤声。酒吞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然而该借的纸还是要借的,酒吞正打算开口问他有没有纸,然而还不等他开口,就听见茨木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叹息。

“你咋了?”

“见到挚友你来蹲坑,吾等实在兴奋,厕纸没拿住,掉坑里了。”

 “…………”

现在的状况是两个没有纸的人一起蹲在厕所里等待救援,愁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间,酒吞在最右头,茨木在最左头。

这时候,中间的蹲位忽然传出了一声悠长的排气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这个声音实在太有艺术感了,旋律和节奏都堪称满分,以至于茨木一瞬间福至心灵,敲了敲旁边的隔板。

“大天狗!你有没有纸!”

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源博雅!你有没有纸!”

“妖琴师!你有没有纸!”

“小鹿男!”

“…………天邪鬼黄!”

茨木把寮里精通音律的几个人名字喊了个遍,也没有人回答他。

酒吞不忍直视地双手捂住了脸。

酒吞把手从脸上拿了下来。

酒吞温柔地敲了敲蹲位的隔板。

“这位兄台……”

回答他的是几响短促的排气声。

 

“茨木咱们得想个办法,”酒吞说,“我腿要蹲麻了。”

“我也是,挚友。”

这时候,机智的酒吞突然想出了一个极其完美的解决方案。

“茨木,你记不记得我们寮的仓库在什么方位?离这里不算远。”

“…………卧槽!不愧是挚友!简直是天才!睿智得如同天上的明灯!”

茨木一边夸奖着酒吞这个主意有多牛逼,一边迅速地对着寮里仓库的位置,使用了一个地狱之手。

正在院子里下棋的源博雅和大天狗忽然听到了一声巨响,只见寮内的一间屋子上方爆起了一朵蘑菇云。

“??????????”

 

“挚友,我错了。”

“…………”

“挚友,我没有控制好拿厕纸的力道。”

“你不要再说了。”

“挚友,我记得有一个叫印度的国家,他们是用水洗的……”

“你给我闭嘴。”

“挚友,我……”

“闭嘴!”

 

中间的隔板仍然毫无动静。

酒吞一瞬间非常佩服中间这位大兄弟的心理素质,你究竟是怎么能岿然不动地在里面待那么久的?

而且他觉得,如果要是被他发现了中间是谁的话,一定让鬼葫芦把他的脑袋揪下来。

蓝翔广告说得好,心动不如行动,酒吞放在厕所外面的鬼葫芦可能是感受到了饲主的心理活动,欢快地滚了进来,对着中间的厕所隔板就呸了起来。

门板炸了。里面没人。

只有放在马桶盖上的一窝蛊虫欢快地吐着泡泡。

发出了响亮的排气声。

 

10分钟之后,巫蛊师,卒。

 

 

 

 

 

……感觉酒吞这辈子都不会来我家了

 

 

评论(1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