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铁/虫] Along the Same Way

*亲情向,涉及新片情节剧透

*投喂我家最可爱的大宝贝 @十分英俊  


Along the Same Way

铁&虫


“私自修改战甲程序,改装电路,还让我去追踪台灯。”

“我……”

“你是觉得你的战衣姐姐用的不是云端数据库,还是觉得Friday的权限不够查询数据库调用记录?”

“……”

“这些都放在一边,你现在告诉我战前准备你做了哪些。蛛丝应力极大值?断裂强度?固形凝结时间?温变湿变及腐蚀影响函数曲线?你脑子里有一点...

给我的宝贝转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十分英俊:

想了想还是正式发个通贩

有好几个小天使问,就一套钥匙扣25R,不包邮,随便来几个人我都做,大家喜欢就好,拍下钥匙扣随机赠送明信片或卡贴一张,一周后左右陆续发货,爱你们么么哒~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8421325151

微博@君问儿_有相关观影凭票根抽奖活动也可以去看一下!!!

顺便西安要办小蜘蛛主题厅包场观影,虫粉可以一起尖叫一起嗨!初步18号截止人数统计,详情咨询小蜘蛛公务员考试群:567122805

【2017孙哲平生贺/L】Lost & Found【双花】

Lost & Found

cp:双花


下午三点钟,大雨。

盛夏的时候总是会有这种不期而至的雨,说不定什么时候,天色就突然阴沉下来,然后猝不及防地撵着街上的行人们四散奔逃,往房檐之下寻求避难。

孙哲平坐在银行里,一边握着排队的号码,一边透过被暴雨淋花了的玻璃门,遥遥地看着街对面商业城的LED广告屏。那上面正滚动播放着一款男装的店铺的广告,代言人张佳乐一脸故意装出来的屌屌的表情,隔着屏幕对他搔首弄姿。

没什么意思,孙哲平想,他曾经是个手机里存满了张佳乐丑照的人。最后那些照片都在当事人的威逼之下采用暴力手段删掉了,只剩下一张孙哲平偷拍...

[Jarny] Nice Trap

Jarvis x Tony

投喂我的宝贝儿铁 @十分英俊 


01

上午十点。

工作日的纽约向来是一片繁忙,行色匆匆的人们机械而麻木地坚守在他们的工作岗位上,频频看着手表,数着自己离午休还有多长时间。

而此时却有一个人与繁华和忙碌格格不入。

Tony Stark的半张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呼吸绵长而平缓。卧室里开了空调,一片冰凉,而空调和被子正是这个时代里最好的搭档。尽管国家环保局曾经无数次呼吁公民节省能源,但是Tony从来对此置若罔闻,空调在房间一角发出微弱的风声,他把自己舒适地裹在被子里,放任自己沉沦在睡梦里。...

没来得及备份文字版,网页版又登录不上了,一个月有20天我都上不去lofter
手机端还是好用的,应该不是被封号
审核随缘,但我觉得我被删的可能性不大,毕竟都挺素的
全部的文在微博都有图片版,吃粮可以随便过去翻
等能登录了我再搞搞

另外,以后的魔道同人相关更新会发在子博 @我有故人抱剑去 ,主博消停一段时间,谢谢旁友们对我粮食的肯定,咱们换个地方偷偷浪
大力比心

[魔祖] 白骨为花 23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想到这一点,温逐流突然感觉心脏被揪紧了,迅速回头看过去,好在身后的平房并无任何异动。他也顾不上喂马了,迅速往屋子里跑过去,看见温晁好好地靠在桌边,两手抱着一个肉包子在啃,才算放下心来——刚一放下心,他又觉得不对劲了。那老头既成走尸,又为何会售卖包子?想来这包子该是有些问题的,让温晁吃了这一路,温逐流不免有些后怕。

他正搜肠刮肚地思考着措辞,如何让温晁放下手里这包...

[长蜂] 春日酒

春日酒


cp:长蜂

by:萧月


一个时辰之前,蜂须贺正期待着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狂风也好,尘沙也好,抑或是任何恶劣到足够让主上下令禁足于本丸的天气。油纸窗的外面就该有一片阴翳的天气,让他能心安理得端坐在矮桌之前,泡一杯茶,再读一本《枕草子》。

怎么说也不该是这样,在庭院里跟一群闲人划拳对酒,身边还坐着个赝品。

四月的夜晚温柔得不像话,月光明澈得像水,像朝露,又像手边玉碗里清亮的酒。蜂须贺平日饮酒不多,方才叫清光按着硬灌了几回,身子便觉得渐渐重了,要沉下去;然而脑子却越发清明,老是去想一些往常不屑于去想的...

lof被盗了,斗智斗勇中
收到私信的话不要信

[长蜂] 相欠

相欠


cp:长蜂

by:萧月


人活得久了,过的日子便旧了。连天气都没了任何特色,不像要放晴的样子,灰蒙蒙地兀自压抑着。空气里满是令刀剑心烦意乱的湿润,一整晚的大雨翻出了扑鼻的泥土气味,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出阵命令是常有的,今日也毫不意外,该打的仗一战都不会少。蜂须贺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像往常一样站到了出阵的队列里,然而直到出发前他才突然想起来,那个让他感到和平常不一样的事是什么。

“那个赝品呢?”

“还在手入室。昨天的伤有些严重,没法出战,换个人和你们一起去。”

面对审神者不好造次,蜂须贺把一声冷哼咽了回去,硬是堵得...

[酒茨] 引刀

随便一摸,其实我就只是想写打架……


引刀


cp:酒茨

by:萧月


月黑风高夜,不光适合杀人放火,还适合喝酒。

也不知道大江山哪来那么多酒,任酒吞童子天天泡在酒水里,也总能从某棵树下面挖出一满坛来,算得上风水宝地,取之不尽饮之不竭。有时候是陈酒,有时候是新酒,有时候味道清淡得像人类的手笔,有时候也味道凛冽,往碗里一倒,还能摔出来半截未化的妖骨头。

想来也知道不可能凭空冒出酒来,多半是茨木童子给自己的供奉。酒吞也泰然自得地受着了,同往常一样,反手丢给茨...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