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没有什么意思的年终总结

时间并不存在。

它甚至并没有任何物理学上的载体,只是人们为了方便测量而定义出的一个工具而已。

所以时间并不会治愈一切,该受的伤,一道也不会少。

 

2016年经历了太多事情。

比如考试前一晚疯狂查资料的时候百度挂了,比如困到爆炸刚睡下两个小时房顶就漏水了,比如在院子里晒衣服的时候一盆仙人球从天而降戳到脚上于是我一星期没能走路,比如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却在马上要转正之前被开除,晚上十点接到电话说第二天不要去上班了,连留在公司里的杯子和衣服都没法去拿,像墙角的一簇尘埃,在别人的嬉笑声里被吹散赶走,从此没有人再记得它。

又比如在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之外,还有更多堪称人生低谷的事情,狼狈得无法与他人言语。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在一瞬间,前一秒还在想着一切都会好了,安安稳稳地睡一觉,醒来就是个好天气;然后下一秒就有突如其来的大事砸下来,砸出许多个晚上的失眠和噩梦,砸出两三天才能勉强喝一点粥的厌食症,一个人打着伞在暴雨天走过漆黑没有路灯的夜晚时常常会想,干脆把伞丢掉算了,自己就坐在这里好了,反正一点光都不会有,我走不出去的。

记得去年跨年的时候,我还在微信里写东西,跟无数人互相道一句不痛不痒的新年快乐——然而真正到了新年以后却发现,人永远无法在某一天里,彻底地把此刻的自己与过去的自己割裂开。说是新的一年,实际上也只不过是新的一天,平淡无奇的一天,你还是要为去年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还是要拼命检讨前一年留下的恶果。谈及快乐,唯有毫无负重的人永远快乐,而沧桑如我,早已告别不谙世事的时光许多年。

日子终究还是要过的,苦吃多了,就总会变得百毒不侵起来。头发没时间去剪,越留越长,从及肩一直垂到及腰,拿个大夹子随手挽起来,没了刘海的遮掩,整张脸赤裸裸地写着三个大字,不耐烦。依稀觉得这么多年过来,我仍然是从前那个爱发脾气的小孩儿,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仍然还会大闹一场;只不过是从闹别人变成了闹自己而已,遇到事情后学会了放下手机不跟别人讲,一个人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撒泼打滚哭嚎完毕,再重新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所以有时候也会觉得,这世界上应该存在一个人,能容得下另一个人所有的无理取闹,容得下所有疯狂的、荒诞的、不理智的一面,那个人应该有一件衣服,把一生的眼泪都抹在上面,也能毫无怨言。

 

2016年,算上商稿和同人,一共写了60万字左右。算不上很多,对于一个卖字为生的人而言,这样的产量基本跟饿死划了等号。也算不上很少,毕竟与生俱来的倾诉欲望永远堵在喉咙口,永远希望有一个契机,能把那些喷薄欲出的过剩精力全部引导到一个合理的发泄口。不知道明年还能写多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写多久,未来无法预料。

一整年泡在专业书里,又研究了一年的算法设计理论,笔记本键盘膜上F10被磨破了一个窟窿,恍惚间感觉自己即将变成一个AI。想起很久之前读过角田光代的《礼物》,当时年少轻狂眼光高傲,只为书里逐渐老去的平凡一生而感到叹息,如今看来倒还是平凡些更好,起码能够切身实地让人感觉到活着的烟火气息。

工作换了又换,一年之内拉黑了两个领导,一个是不给开工资,另一个还是不给开工资。小时候学语文,抱着课本摇头晃脑地背诵“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当时觉得牛逼啊有风骨啊,现在想想,何必非要扶摇青云而上呢,对于任何一样东西,太过执着都不是好事情。越执着就越拿不到手里,非要等到心灰意冷了,碰壁磕得头破血流了,身上所有锐气的棱角全都磨平了,将目光投向别处了,手里才会猝不及防地塞进去一样好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两年前你最想要的那个。

要么怎么老有人说,戏剧源于生活。

翻了翻关注列表,这一年少了好几个,也不知道是谁忽然就消失了,大概是不喜欢我的刷屏,或者不喜欢我喜欢的东西,也可能是终于发现了我幼稚而无趣的真面目,故而感到了失望。是谁都无所谓,看不到也还是要祝你们一声明年圆满,相识一场,插科打诨的时候彼此也曾开怀过,大概就够了。

也多了一大批新关注,感谢今年跳过的所有坑,让我认识了这么好的一群基友,幸运至极,感慨万千。

2017我大概会过上一段不一样的人生,虽然还不知道是在哪里,但总算有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期待,希望不要再一次被沉重的现实打压掉现在还算平静的心情。死宅属性改不掉,约莫明年也会是又烦又自闭的一年,行万里路还是算了,不如指望一下明年多读些书。走到今年,也不敢许下什么实质性的愿望了,反正每一年的愿望从来没有一条实现过,能踏踏实实有惊无险地过完2017,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未来了。

 

 

 

P.S:坑还是要继续填,收拾一下,明年回来。

评论(2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