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 产品经理安倍晴明

产品经理安倍晴明

 

 

 

0x01

安倍晴明开了个公司,搞IT的,自己当产品经理。

美工/UI设计:神乐

人事/财务:八百比丘尼

市场部负责人:源博雅

可惜就是没人愿意搞程序。

这不行,得招人。

 

0x02

招聘广告一打出去,第一个来应聘的是雪女。

实话说简历还挺不错,硕士学历,知识渊博,代码规范,唯一的缺点就是待人有点冷淡。

一番面试之后,晴明非常满意。

雪女上班第一天,晴明问她,你觉得应该如何提高阴阳师手游用户日均在线时长。

雪女想了想。

“把客户端做得卡一点就可以了。”

 

0x03

第二个来应聘的叫三尾。

由于公司实在缺人,晴明问三尾,你认不认识其他牛逼大神,给我推荐一下。

三尾想了想,给他推荐了自己的本科小学妹,萤草。

萤草今年大四,还没毕业,坊间传闻她十分擅长debug,出手似火箭,排错似炸弹,两万行的代码只需两小时改完,连个warning都不会有。

晴明一听这介绍,心花怒放,赶快把萤草叫来面试。

萤草拿到了面试题之后,在电脑前面坐定,对着屏幕温柔一笑:“想出bug?先问过我手里的锟斤拷!”

晴明突然觉得后背有点凉。

 

0x04

新招了一个C++开发,凤凰火,。

晴明每次路过她的位子,都能看到她屏幕上满篇的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

问及原因。

“生命在于燃烧!这是一个内存希望燃烧生命的美好心声!”

“……你还是让这种心声少一点吧。”

 

0x05

web后台开发,络新妇。

据说她走上搞代码这条不归路的原因是从小沉迷上网。

后来有一次她在网吧包宿,游戏号被盗了,于是愤怒地写了个程序,放出一群小蜘蛛,把游戏官网卡死了。

后来这一招应用广泛,被人称为ddos攻击。

 

0x06

首无入职以后,工作兢兢业业,非常认真,从不出错。

某天单位派首无去采购硬件,晴明留了张纸条给他:“买10个鼠标。”

首无非常认真地读完了字条,采购完毕,拿着两个鼠标回来了。

 

0x07

晴明痛苦地不断努力,终于给公司招来了一个博士学历的程序员,大天狗。

据说大天狗当年还在读本科的时候,就自己开发了一款智能滚筒洗衣机,然而最终因为功能原因,未能投入市场。

他这个洗衣机是什么功能呢。

就是你把一件连帽衫投进去,经过半个小时,自动拆成帽子+拉链+后背+前襟x2+袖子x2。

后来有个企业家借鉴了大天狗的思路,开发出了另一款家用电器,榨汁机。

 

0x08

平心而论,大天狗的工作效率真的很高。

晴明非常放心地让他承担了任务最重的Android应用开发。

上线之前,程序组的压力非常大,大天狗在单位熬夜加了一晚上的班。

第二天晴明一上班,发现办公室里到处都是毛,问及原因。

“搞程序压力大,薅的。”

后来晴明才知道,掉毛是大天狗的第一生产力,为此他特地给公司招了一个保洁员,帚神。

 

0x09

帚神当了保洁员之后,打扫卫生非常勤奋,每天都能把大天狗掉的毛扫得干干净净。

有一天雪女写一段程序,编译通过了却无法运行,始终找不到原因。

正当雪女打算求助的时候,帚神扫着地路过她身后,随便瞟了一眼屏幕。

“第120行的递归死循环了。”

帚神,又称IT界的扫地僧。

 

0x0A

跳跳妹妹喜欢给公司周围的流浪猫狗起名字。

一个叫玲玲,一个叫玲伊,一个叫伊玲,一个叫伊伊。

后来有一天,公司楼下的流浪猫又生了一只小猫仔,跳跳妹妹并不想给它起三个字的名字。

于是小猫仔有了个名字,叫逸初。

 

0x0B

公司来了个新员工,搞测试的,叫妖狐。

妖狐的测试非常看脸,如果他心情不好,一段程序就只运行两次。

自从妖狐来到公司以后,每天都能听见晴明的呐喊:“你就不能多运行几次吗??啊????”

 

0x0C

跟妖狐一样看脸的,是新来的酒吞童子,负责IOS开发。

酒吞这个人有一个很神奇的习惯,就是每个程序的注释,不超过4个。

还有一定的概率从头到尾都不写注释,每天都给晴明气到飞起。

跟酒吞比起来,鬼使白简直是劳模,他特别擅长给别人加注释,加一行还不够,他经常加三行。

 

0x0D

根据妖狐的测试结果,当用户基数很大的时候,服务器就会很卡。

晴明一脸深沉地去咨询负责数据库管理的姑获鸟。

“鸟啊,应该如何改善这种状况?”

姑获鸟陷入了沉思,然后把数据库的容量改成了short类型。

 

0x0E

每个程序员都觉得其他程序员是傻逼,但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茨木童子永远都觉得酒吞是世界上最牛逼的程序员。

“不愧是挚友!连bug都出得这么漂亮!”

然后被酒吞揍了一顿。

 

0x0F

其实很早之前,酒吞和茨木才刚认识的时候,茨木是不服气的。

因为茨木是func(){党。

而酒吞是func()

{

党。

后来他们打了一架,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程序员之间的约架,据说打得天昏地暗鸟兽横飞。

是怎么打的呢?

一个需求,两个人分别实现。

最后酒吞那个程序的时间复杂度比茨木低了整整一个n。

从此茨木变成了忠实的酒吞吹,在每个程序员论坛上刷满了酒吞牛逼,因此被封号无数次,与管理员斗智斗勇。

  


 

……没有后续了,这个系列太有病了。

1024程序员节日快乐~

评论(24)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