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魔祖] 白骨为花 10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前篇:01 / 09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魏无羡不敢离开太远,也没敢离草房太近,虽然草房里各种辟邪符画得十分到位,然而要是被山上走尸们发现了自己的老窝,恐怕以后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思前想后,他还是选择绕一点路,来到了捡到这只鬼的那条清溪边上。

清溪附近少生乔木,溪流之外几乎是一片丛生杂草,视野相对开阔些,若是周围有所异动,应该也能很快被察觉。魏无羡来到清溪边上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上次被他拖上来丢在岸边的红衣女尸,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那句女尸竟然不见了。

不见了也好,希望不要藏在附近打扰自己就好,魏无羡在心里念叨着。他再次仔细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认一切无碍,才小心翼翼地把那只鬼从锁灵囊里放了出来,自己转身退避到一边,握紧了手里的陈情。

那张符被魏无羡扔在小溪边的一块青草地上,叶子颜色颇深,和嫩草的颜色大有区别,从远处看还算是容易分辨。魏无羡紧张地盯着那张符,丝毫不敢移开目光,只见那鬼笔直地被符篆吸引而去,旋即化为一道浅薄的雾气,一头撞进叶子里,没了动静。

这就……没了?这个符篆难道就是这个作用吗?

还没等魏无羡疑惑完,那片钻了魂魄的叶子竟然从地上晃晃悠悠地飞了起来,动作颇为缓慢,好像一个人正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的过程一样。然而接下来那片叶子却飘忽地径自向远方飞掠而去,那架势怎么看怎么像是在逃窜。实验还没做完,魏无羡自然不能任凭他飞走,于是拔腿便打算追上去,想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

这么一追,他便远离了清溪附近。眼看着那片叶子即将飞进灌木丛间,正在魏无羡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追的时候,突然有一只飞鸟从天空俯冲而下,像在捕捉猎物一般,将飞起来的叶片衔在嘴里。然而那鸟似乎并非以树叶为食,狠狠地叨了一口,在叶片中心叨了一个破洞,便嫌弃味道不好似的将残破的这片叶子丢掉,自顾自地飞远了。

破叶子随着风飘飘荡荡,无力地落在地上,过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魏无羡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却猛然间发觉,这片叶子上寄附的那抹鬼魂,竟然已经变得残缺不全了,正在逐渐消散。先前他看得清楚,那只鸟只是寻常的普通野鸟而已,并非异类,假如它要寻什么吃食,也只能叨破这片树叶而已,却绝对是无法吞食或者撕裂魂魄的。然而现在这个魂魄却已经不甚完整,魏无羡毫无办法,只能看着它一点点消散在风里。

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古籍有所记载,凡所附身,假如魂魄自由,便可以出入控制物体,毫无顾忌。这抹鬼魂显然是不想消散的,若是附身在树叶上,在飞鸟叨来的一瞬间,它便应该迅速抽身而退,从叶片中挣脱出来,而不应该是任凭那鸟将自己叼走。

除非——此刻的这个鬼魂,已经和这个叶片同为一体。

魏无羡拈起那枚叶片,放在手心上细细察看。叶片并无任何异常之处,只是上面画着的痕迹被破坏了一些,笔顺连不完整而已。

 

他一边走在回草房的路上,一边思考着刚才那片叶子上画的符文。在心里揣测了很多种可能性之后,魏无羡觉得,那大概是一个能强行将灵魂体吸到纸面上来的符咒,而且吸引过去以后,灵体便不能主动脱离,然而却可以控制符咒自由行动。假如符咒受到任何攻击,所产生的所有伤害将会折算到灵魂体上,符咒破碎,魂体便破碎,患难与共。

魏无羡心想,这可是个好东西。假如某天自己不能自由行动的时候,派个小鬼粘在纸面上替我跑腿,岂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随即他又想,既然这个咒文可以对魂体有一定的吸引力,那么假如将这个咒文的能量扩大化,是不是能以此为中心,聚来更多的凶煞呢?

魏无羡正想得出神,冷不丁地,裤脚又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这座山下所埋的尸骨简直数不胜数,刚到乱葬岗的时候,那些从地里钻出来不知道是敌是友的白骨爪,曾经让他吃过不少苦头,如今裤脚一有异动,他第一反应便是往后一跳,赶忙避开。他低头一看,果不其然,一个泛着森森白光的骨爪从地下破土而出,转动了一小圈,将掌心对着魏无羡这边,急切地一张一合,并没有任何伤害他的意思,反而更像是迫不及待地想传达给他什么信息。

然而魏无羡盯了那玩意半天,也没想明白这骨头棒子究竟想说什么。

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魏无羡心想假如自己能回到十五岁求学的时候,一定要大喊三声“学习使我快乐”,然后把江家的藏书阁每本都看一遍。他有些不能理解,既然骨头都是从活人演变而来的,那为什么活人就不能跟它沟通呢,为什么还要独创一门白骨语,难为谁呢?

无法沟通是个大问题,好在魏无羡头脑十分灵活。他蹲下身来,对着那个骨爪,语气平淡地说:“你这样张来合去的,我哪明白你什么意思?这样吧,如果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就比个一的手势,如果你听不懂,那就请自便。”

魏无羡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比了个一的手势当做示范。魏无羡话音刚落,不停张合的骨手竟然真的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会儿,缓缓地扣合成拳,然后伸出一根手指。

魏无羡顿时狂喜。既然这招是有用的,那就证明,最起码他跟骨头棒子还是可以沟通的——虽然这种沟通只是单方面的,然而总比对牛弹琴要好上许多了。

“那你突然挡在这里,是不想让我过去的意思?是的话,伸一根手指,不是就握拳。”

骨手动了动,仍然保持着一根手指伸出的姿势,没有收回去。

“我是要回草房那边的,难道是草房那边有什么变动?”

仍然是一根手指。魏无羡皱起了眉头。

这么多天以来他一直都以为草房是绝对安全的,毕竟自己亲手画了那么多镇宅的符,也安睡了这么多天,始终平安无事,他便对这座草房放松警惕了下来。然而此时收到骨手不要回去的提示,魏无羡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发现,他必须要回去看看。毕竟他所有的粮食都在草房里,虽然那糯米一股陈旧的味道,一点都不好吃,可跟吞吃腐肉比起来,魏无羡宁愿选择每天吃糯米粥,好歹算是正常人的食物。

“你是希望我永远不要回去,还是暂时不要回去?暂时不回去,就握拳。”

骨节之间传来一些轻微的响动。它似乎想把伸出去的那个手指收回来,却又似乎有点犹豫,尴尬地弯曲着在半空中停留了半晌,突然又嗖的一下钻回了地底去。魏无羡觉得这骨头的动作十分莫名其妙,可他毕竟得到了提示,这么一折腾,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该不该继续走了。

犹豫不决不是魏无羡的风格。当机立断,他决定现在附近转一段时间,等过几个时辰,再回那座草房看看。

 

 

 

 

 

——TBC——

 

 

评论(16)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