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乔高] 灯火星光

收录于合志《Everything I Never Told》

宝宝们六一儿童节快乐!..>3<..

 

 

 

 

灯火星光

 

cp:乔高乔

by:萧月

 

 

 

01

乔一帆从方锐手里接过兴欣第四任队长的胸牌时,高英杰已经在微草当了四年队长了。

他还记得微草头一次缺席了王杰希的新闻发布会上,几个记者话中带刺地把高英杰嘲讽到满脸窘迫的样子。如今乔一帆坐在电视机前,想着许久之前他们一同参加新秀挑战赛的场景,那个内向而腼腆的小少年,如今已经没有那个敬爱的队长再次帮他举起手来。电视上的高英杰脸颊通红,却仍然坚定地握着话筒,镇定地回答记者的每一个问题。似乎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变——仍然内向,害羞的时候会笑,脸颊边上有浅浅的小酒窝,然而却已经绝对不是最初相识的模样了,乔一帆想起微博上的高英杰亲妈粉写的文章,“……直到猛然间,才发现这个少年早已经拥有足够坚强的肩膀,扛得起微草的未来,和他的扫把一起越走越远,不再需要任何人的担心。”

 

乔一帆摸摸鼻尖,抬手关了电视,往后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或许所有的约定都是用来打破的,他想,当年两个人在训练营的时候约定要一起成长,一起成为最优秀的职业选手——如今确实已经实现了,只可惜实现的是结果,而并非过程。

他并没有见证到高英杰的成长,高英杰也并不了解他。

都说年少轻狂,好比乔一帆转职转得毅然决然,然而思前想后他总想不明白高英杰到底轻狂在什么地方。在乔一帆留在微草的记忆中,高英杰似乎一直是温和腼腆的模样,或许是王杰希把他保护得太好了,他的眼睛始终是清澈而坚定的,纯净得像一捧阳光下的泉水。

 

有时候他也很羡慕高英杰,羡慕他前半生风平浪静不经波折,没有经历过新秀墙也没有走过人生低谷,再想想自己名字里寓意的一帆风顺,简直像个笑话。他当上兴欣队长的第一年,战队成绩大幅度下滑。事实上方锐和苏沐橙的同时退役给兴欣战队一下子抽掉了两名主力大将,从训练营里提拔上来的新人再怎么天赋异禀总是比不过经验丰富的老选手的,这种情况和叶修退役的第一年十分相似,明眼人都看得到。

只可惜外界媒体总喜欢搞噱头,夸张地将兴欣成绩的下滑归咎于乔一帆不能很好地担当起队长的职责。或许这就是人生——总是在自以为这样就很好,可以一直这样平静走下去的时候,来一个大挫折,让你手足无措。

那段时间乔一帆几乎天天在失眠,考虑战队的未来,考虑自己的战术,打完比赛之后记者发布会的照片被人发布到微博上,总有些眼尖的粉丝认出来,乔队长的黑眼圈又重了。有时候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想,当年高英杰第一次接过队长职位的时候,是不是暗地里也像自己这样疲惫呢,他想问问他,你熬了多久,才终于让自己觉得不会辛苦。

 

 

 

02

乔一帆第一次见到高英杰,是在微草的正式队员训练室门外。

彼时乔一帆刚刚来到微草训练营报名,似乎是要去找负责人事的行政人员却走错了路。见到高英杰从训练室出来,乔一帆以为是战队的职业选手,连忙上前去问路,只见面前的少年一脸紧张,憋了半天才说出口:我不是正式队员,也是训练营的,只是王队刚刚叫我过去帮他个忙,所以我才在这儿……

夕阳透过走廊的窗子泼洒过来,像一杯浓得化不开的蜂蜜水,映着高英杰红透的耳朵和被光线晃成金棕色的发丝。他有点想笑高英杰,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容易紧张——全然不觉得自己其实也是半斤八两,王杰希的视线一瞟过他,他也忍不住哆嗦。

 

职业选手们对于这些训练营的小屁孩儿们而言,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尤其是王杰希,谁都期望自己能得到他们的指导。有时候方士谦会来,双手揣着队服的口袋,站在每个人的身后讲讲基本技术,而王杰希来的时候不会多说话,只伸出手,指点屏幕的某些地方,等着训练营的成员们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才满意地点点头。

乔一帆基本上是得不到什么指导的。有些刺儿头的孩子总会找各种借口不做那些枯燥的基本训练,而乔一帆永远是沉默的,和高英杰并肩坐在一起,两个人默默地坐着繁琐的基本练习,基本没有失误——换句话来说,也基本没有被注意到的机会,就像一滴水落在一片湖泊里,转瞬即逝,为优秀的选手们默默做一个背景墙。

 

王杰希常常来看高英杰,大概是出于同一个职业的关系,他经常私下给高英杰传授一些自己的经验技巧,对于乔一帆这个和高英杰形影不离的伙伴,他经常只是站在身后看一会儿,然后沉默地离开。喜欢跟乔一帆说话的只有高英杰,两个人经常在训练结束后的晚上躺在床上聊天,高英杰给他讲王杰希新教的走位技巧,讲训练营其他人做的囧事,低声地笑,快乐的模样。

后来他们都成了职业选手,没了同宿舍的机会,高英杰再也不会陪他继续夜聊,他也只能继续坐在角落里,仍然沉默得像一滴水,在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里蒸发消磨。高英杰似乎越来越忙了,乔一帆坐在单人间的宿舍窗前,百无聊赖地往外看着。宿舍的窗子临靠马路,晚上十点多仍然车水马龙,一片繁华的灯火。乔一帆有些遗憾地往天空上看去,B市的夜空被各种霓虹照得色彩缤纷。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十分寂寞,好像自己真的变成了一滴水,淹没在铺天盖地的洪流里,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恐慌。总有一天,他和高英杰将要变成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从推心置腹,慢慢再走到另一个遥不可及。

灯火过分明朗,于是,便没有人再去关注星光。

乔一帆叹了口气,把窗帘拉好,转身回到亮着的电脑前,读卡器里插着的是一张1级的十区账号卡。他神色凝重,活动了一下手指,小心翼翼地点下了确定按钮——

仿佛按下这个按钮,一切就能从头来过。

 

 

 

03

如今那张十区账号卡的价值已经足够掀起满城风雨,当年的代练已经可以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练过一寸灰的账号。那个没人记得名字的少年如今已经是粉丝口中的“鬼王”,各种电竞报道中乔一帆的抢眼表现可圈可点,相比起来,高英杰的锋芒甚至稍逊一筹。两个人距离几千公里南北相隔,在不同的战队各自牛逼着,偶尔对战遇到了,打个招呼吃顿饭——更多的时候并没有坐下来吃顿饭的机会,拍拍肩道一声好久不见,转身又是天各一方。

兴欣和微草冬休前的最后一次比赛,陈果突发奇想,想带着大家在蓝雨主场的全明星比赛前先到G市玩几天,但是罗辑说导师有比较急的项目找他帮忙,不能一起前往。陈果大手一挥决定分头订票,拿着手机一一登记要去G市的人都有谁,乔一帆正在思考去不去的时候,袖子就被高英杰扯了一下。

高英杰说,你能不能留两天,咱们吃顿饭聊聊天吧,好久没见你了。

乔一帆惊讶地转头,看见高英杰穿着微草队服,胸口的队长徽章闪闪发光,身形修长,神色间依稀有几分王杰希的严肃模样。他已经是微草的队长了,他已经不再是刚出道的羞怯的高英杰了——仿佛只是一眨眼,时空就变了;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如今邀约他吃饭的不是微草的队长,也不是微草的夺冠主力,只是那个期待着跟他谈谈天的高英杰,在向他的旧友乔一帆,发出真诚的邀约。

乔一帆点点头,好。

 

他跟着高英杰回了微草战队的宿舍。微草的职业选手宿舍楼翻新过,然而还是熟悉得闭着眼睛就能走明白所有的路,弥漫着一股物是人非的味道。这让乔一帆的鼻子尖有些酸,如果当初留下来——并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结果,他想。兴欣给了他太多不可替代的东西,他也像每一个战队选手那样热爱自己的战队,但这并不妨碍他时至今日故地重游,仍然有无数感慨喷薄而出。

高英杰的宿舍没有换,仍然是乔一帆离开时印象里的那一间。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跟高英杰住在对门,早上会互相叫起床,一起出门一起回来,在宿舍门口分别,算得上形影不离。只可惜如今高英杰对面的门卡已经给了别人,他深深地看了那扇紧闭的门一眼,跟着高英杰进了屋。高英杰去了卫生间洗脸,他就站在屋子中央,扯扯身上兴欣的红色队服,有些局促。桌子上放着一个杯子,是荣耀新区开放的限定纪念款周边,印着魔道学者的职业符号,是乔一帆临走之前送给他的礼物。

这个杯子被刘小别揶揄过好几次,说是送了杯子就是一辈子的意思,一群人开始唯恐不乱地起哄,高英杰的脸颊绯红,却仍然像珍宝一般抱在手里。乔一帆却想不到这杯子就真的在他桌上放了这么多年,杯子上印的符号已经掉得差不多了,看起来很陈旧的样子,却仍然摆在最显眼的角落,像一枚骄傲的勋章,铭记着飞逝而过的无数光阴。

 

高英杰甩着刘海上的水珠出来,找了件外套递给乔一帆,像平常一般地问乔一帆想去哪儿吃东西,语气随意得好像还在训练营时候那样。乔一帆靠着桌子,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

——我记得以前我们周末经常去吃的火锅……那家店还有吗?

——去年搬走了,改成了理发店。

——那……拐角那家牛排店呢?

——你走了之后就关门啦。

乔一帆有种挫败感。高英杰笑起来,拿起房卡催促他走,两个二十多岁的人在走廊里跑起来,互相追逐。高英杰先一步跑到电梯,按下按钮,看着红色的数字往上攀升。就在电梯即将到达他们所在的楼层时——

 

啪。

停电了。

 

乔一帆抬头看看自己曾经熟悉的微草战队智能灯光系统。应急灯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亮起来,大概是因为已经冬休,战队没什么人,就没有设置应急灯程序。周围是暗淡的,只有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投出一片模糊的影子。

高英杰吓了一跳,马上又镇定下来,摸出房卡上面挂着的小手电,打开一片白光。

他们两个慢慢在楼梯上走着。乔一帆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笑着问高英杰,你害怕吗?高英杰也笑起来,他说,跟鬼王走在一起,哪有什么可怕的。

 

 

 

04

乔一帆在微草的时候,也曾经遇见过停电。

那个时候也是冬休,一场突如其来的停电,高英杰一个人愣在电梯前。不知道是该庆幸再早一点就要面临被困在电梯里的境况,还是该惊讶走廊尽头乔一帆走过来的身影——他的手里拿了一根蜡烛,光影摇曳,满脸都是烛光映照下的温柔。

那个时候的他们尚还年少,仿佛一抬头就能看到属于自己的无尽的未来,在远方闪着光等着自己,连做的梦,都还是甜的味道。如今时过境迁,两个人并肩而立,看向的却是对立的未来——常规赛快打完了,微草和兴欣,总是要在季后赛相遇的,纵然还能握一下手拍一下肩讲一句好友,只是终究是有隔阂的,不如站在一起那样有种心灵上的贴合感。乔一帆不知道当年的高英杰是否曾经记恨过他,独自一人偷偷练习鬼剑账号这种事情——或许是有一点难过的,他想,如果当年转身就走的人是高英杰呢?

自己也会忍不住伤心的吧。

 

得知自己没有获得微草续约邀请的那一天,乔一帆心情也是很沉重的。毕竟叶修之于他只有一面之缘,更多的是一个遥远在网线另一端的缥缈形象,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要换一条路走的话,究竟能走多远。接受兴欣的邀请并不能冲淡他对于被微草放弃这件事的失落感,就像是网上常说的那句话,道理我都懂,可是我还需要再难受一会儿。

他还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晚上,灯火通明的街道,他和高英杰并肩坐在路边。说是看星星,可是这座城市这么繁华,灯火这么明亮,大概从头到尾,也只有高英杰一个人能和他坐在一起,和他一起寻找夜空里星光的痕迹。

高英杰开了两罐雪碧,冰镇过的,凉得很贴心。本来就不是善于言辞的人,他也想不出什么话语能安慰乔一帆,就只能沉默地用陪伴来说明一切。倒是乔一帆很主动地跟他讲起叶修,讲起兴欣网吧,讲起退役的大神,讲起魏琛和他的迎风布阵,还有他们将来要走过去的那个未来。高英杰安静地听着,偶尔和他讨论荣耀相关的技术问题,羡慕地笑笑,很好呀一帆,很适合你呢。

谁没做过梦呢?当年繁花血景打下荣耀半片江山的时候,有多少人都曾经羡慕过,都觉得狂剑和弹药搭档起来完美无缺。后来剑与诅咒横空出世,所有人又恍然大悟,原来术士和剑客也可以成为完美的组合。再后来还有犯罪组合,虚空双鬼,似乎在有能力有天赋的面前,所有的职业都能组成完美的搭档,玩转到风生水起。当年他们还在训练营的时候,也曾经期待过,坐在窗边畅想着,是否再过几年魔道学者和刺客大概也能成为一对完美的组合,站在聚光灯下,众人艳羡。乔一帆问他,你还记得我们两个想打组合的梦想吗——好久之前的事儿了,那时候我们还都在训练营里呢。

高英杰说,我记得啊。

不管是谁,从来都不敢忘。那是他们两个许过的第一个诺言,也是第一个不可实现的承诺。如今连职业都换了,刺客的刀尖再也不会染血,只剩下鬼剑一抹刀锋,这之间或许是有什么被斩碎了,又或者变成了什么新的东西,太复杂了,他们想不明白。

我后天就要走了,乔一帆说。他拿起雪碧喝了几口,不过是碳酸饮料而已,他却感觉像是喝了一杯白酒一样,激得他眼泪都快要流下来。

去机场那天,高英杰送他下楼。他们两个人拥抱,拍肩,在无数人每天埋首匆匆走过的路上洒一滴属于他们两个人独有的泪水。谁的路都没错,人生太长,下一次相见的时候,谁知道会是怎样。

 

 

 

05

这一赛季兴欣终究被淘汰了,冲进下一轮比赛的战队是微草。只是微草险胜打败了兴欣,然而终究也没能冲到冠军,高英杰从比赛席上出来,揉着额角,一脸疲惫的模样。

网络直播的镜头给了高英杰一个清晰的面部特写,乔一帆握着鼠标,本来想要关掉直播窗口的手在看到高英杰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了,他看到高英杰也有了淡淡的黑眼圈,一看就是熬过夜的模样。

乔一帆突然有点想流泪。他下意识地伸手触碰上笔记本的屏幕,想抚摸高英杰眼眶下的淡淡青色。在指尖只碰到了一片冷漠而坚硬的屏幕时,他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多傻的一件事,然而他也没有抽回手,就那样把手放在屏幕上,试图隔着屏幕去感受自己旧日好友脸颊的温度。谁都一样,他想,这个世界从来都不会温柔,既然注定了要站在这个位置上,就顺便注定了要全盘接收因此而带来的所有磨难和坎坷。

 

这不是他们走过的第一个黑暗无光的时期。第十一赛季,乔一帆遇上新人墙,每一场比赛都步履维艰。他和高英杰第一次同时进入全明星阵容的时候,论坛上掀起过一阵波澜。他们两个人关系好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联盟却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将他们两个人排到了不同的战队里。所谓噱头总是个残忍的、不在乎任何人感受的东西,两个人都是敬业的职业选手,就算是这种表演性质大过竞技性质的比赛,他们也打得很认真。

全明星赛结束以后,他们在空无一人的选手通道里,悄悄地拥抱了一下。

高英杰把头埋在乔一帆的队服里,他说,一帆,王队准备退役了。我感觉有点累。

乔一帆伸手抚摸他的后背,没有多说什么。那场全明星赛收视率似乎挺不错,之后的每一场全明星赛,他们两个人都被分隔到两个队伍里,从来没有同队过。或许那几年正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最黑暗的时候,王杰希苏沐橙退役,方锐的离队也正在审批中,他们两个要承担的东西太多了,多到根本没有机会去缅怀还是小孩子时候,那个想要并肩而战的小小梦想。

 

 

 

06

又是一个夏休期。乔一帆把自己扔在床上,没有开空调。H市难得赶上一个没有雨的干燥阴天,开了窗倒也算凉爽。正当他迷迷糊糊觉得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放在枕边的手机响起来,他拿起来一看,职业选手群里炸了锅,纷纷在讨论新年活动的相关事情。

荣耀在网游里推出了一个夏日限定活动,叫摘星星,通过组队刷怪拿到最低等级的星星以后,再去npc处兑换,最后换到最高等级的星星,排名靠前的玩家可以获得丰厚的系统奖励。乔一帆粗略浏览了一下其他选手们的讨论,起床打开电脑,刷了一张鬼剑士的小号登录。奖励里包含稀有材料,他得动手。

他打开QQ,简单地打了几条留言交代给伍晨和魏琛后,乔一帆开始动手清理任务。兴欣的其他成员暂时都没在线,他自己一个人开着小号在神之领域四下徘徊。鬼剑士的输出终究不算强力,况且还是单刷。他把鼠标滑上去看了一下排名,前几名都是小号,却也能看出肯定是轮回那几位输出强劲的主力,牢牢占据在榜单前几位,并且越蹿越猛,看起来并不打算给别人留下机会。

乔一帆叹一口气揉了揉手指,在心里默默祈求着自家战队那些成员能尽快上线。有个星星被挂在很高的一棵树上,乔一帆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个位置对剑士来说真是不太友好,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跟黄少天学习一下,把树砍倒再去摘星星。正当他绕着树转一圈想找个合适位置的时候,一个熔岩烧瓶啪地一声掉落在他脚边,小鬼剑的生命条扑地一声就掉了下去一块儿。乔一帆赶快操纵角色离开战火波及的地方,环顾四周,却发现一个小魔道骑着扫把向树梢上飞,偏着头,对他笑。

 

小魔道开口说,一帆,我可以帮你摘星星呀。

高英杰的声音。

 

只可惜高英杰对着星星飞过去,却被人捷足先登。戴妍琦得意地操纵着元素法师,站在旁边的树上挥着法杖,打算将星星收入囊中——没想到的是,从大石头后面突然飞出来一颗子弹,把星星飞行的轨迹硬是打到了另一边,被“刚好路过的”拳法家悠闲地收了起来。

宋奇英操纵拳法家朝着大石头挥了挥手,谢啦,秦牧云前辈。

得知微草和兴欣结成同盟以后,以卢瀚文为首的一众其他战队选手表示痛心疾首。

 

然而痛心疾首也没什么用处,微草和兴欣的成员排名仍然上升得飞快,魏琛和方锐在背后给兴欣的猥琐支援让其他战队恨不得看到术士和气功师就上去打爆。往下一个活动地点走去的路上,小魔道骑着扫把飞得很低,几乎是跟乔一帆的小鬼剑并肩而行的高度。

乔一帆说,真好呢,英杰,我们终于又站在一起了。

他没有立刻收到高英杰的回应,自然不知道屏幕另一头的高英杰抿着嘴笑起来的模样。正当乔一帆有些失望地以为高英杰不会在这个话题上回复他的时候,他看到身边的小魔道转了个身,飞得高了一点,扫把尖上亮起一道光。

 

魔法弹,寒冰粉,星星射线。

 

乔一帆习惯了激烈对战中光影缭乱的技能对撞效果,却从来没想过,魔道学者的技能对空放出来的时候,居然这么漂亮。就像在天空里下了一场流星雨一般,漫天的寒冰粉闪着亮银色的光芒,星光照映着小魔道圆圆的脸颊。小魔道对他伸出手,笑着问他,好看吗?我好希望荣耀能改良一下扫把的设置啊,这样就可以让你坐在我的扫把上一起飞了。

就在那一刻,乔一帆是真的有一种祈求时间永远停留在此的想法。年少时候那个并肩战斗的梦想似乎又从心里最深处慢慢浮现出来了——如果不是对手,或许他们现在也可以成为最棒的搭档,披上同样的队服,在同一片战场上挥洒汗水相视一笑,所有沉重的责任都可以两个人一起来承担,互相鼓励着,或许就不会再怕艰难,曾经自以为是的隔阂,都能够在两个彼此衔接的技能之间全部消散。

只可惜,荣耀顶端名叫冠军的那颗星星,注定只有一颗,非此即彼不可兼得。

或许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遗憾。

 

两个星期以后,活动接近尾声,争夺榜单名次在职业选手们之间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小鬼剑和小魔道的名字在前十名里扎根不败,劲头越来越猛。乔一帆翻看着夏日活动的奖励,盘算着什么时候才能换到那个最大号星星的时候,手边的电话响了,却不是来自陈果,而是来自某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王杰希。

这个号码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乔一帆的通话记录里了。接起来的时候他心里仍然有些惶恐,试探性地滑下了接听键,语气里带着一点犹豫和不安。

“王杰希前辈?”乔一帆沿用了旧时候的称呼。

如今在荣耀联盟管理层任职的王杰希,在面对乔一帆的时候也是满心感慨。简单闲聊了一些近况以后切入正题,打来电话是为了说明世界荣耀邀请赛的事情,联盟决定邀请乔一帆成为今年的国家队成员。

“那高英杰呢?”乔一帆有些紧张的问。

“嗯,他也参加。”

王杰希的语气不容置疑。乔一帆突然有些感慨,你瞧,已经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第一届世邀赛的时候,披挂出征的人还是他们的队长前辈,而如今要上场的人换成了他们自己,再也不是旁观者的身份了。

最重要的是,高英杰也在。这是他们第一次,理所当然地站在同一个队伍里,站到全世界的面前。

 

国家队的集训地点是在B市。乔一帆抵达的时候高英杰去接站,七月的夏天,全世界都好像被闷在蒸笼里一样,热得喘不过气来。高英杰神秘地笑笑,从身后变出两听雪碧,冰镇过的,将其中一罐递给乔一帆。

指尖互相碰触到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几年前他们也曾经这样并肩过,坐在台阶上喝两听冰镇过的雪碧,有柔软的风吹过来。当时的乔一帆想着的是两个人搭档作战的梦,当年他觉得这样的想法注定只能是个梦,而如今,这个梦变成了现实,裹挟着满怀的幸福感向他劈头盖脸地砸过来,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高英杰喝下一口汽水,有些失望地说,好可惜哦,夏日活动我们估计是打不完了。乔一帆却笑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寸灰的账号卡,晃了几下。

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叫你一声,搭档同学?

 

就算是年少时候做的不切实际的梦,也总有人愿意把它放在心里揣着,坚信着终有一天,想看到的花儿都会开放,梦那么远,一步一步走过去,也总会走得到。高英杰站在阳光里,身上的微草队服洗得有些发白,像在发光一样。乔一帆就觉得自己什么都忘了说了,或者,什么都不需要说了,只要他存在,就是最好的事。

 

 

 

07

“我一直觉得,兴欣的乔一帆,是一位被低估了的选手。”

中国队再次摘得世界冠军。电竞周刊的头条上,赫然是许多年前乔一帆打败高英杰时候的那句评论,如今再拿出来用,居然没有一个人觉得夸张。

 

决赛的战场上,乔一帆一度陷入苦战,对方战队用远程的枪炮师拖住乔一帆的行动,几乎让他没有任何时间放下鬼阵。而高英杰正在与对方的神枪死命手纠缠,远程主攻手戴妍琦尚还在第六人的位置上,没法立刻到达现场协助。宋奇英有心赶来营救,只可惜对方火线逼得太紧,反倒让他的血线也一度不稳定起来。

正在各方都处于手忙脚乱中的时候,乔一帆突然放下一个瘟阵。解说一头雾水,不知道他在空无一人的地方放下瘟阵是什么意思,然而下一秒,对面的战斗法师便被无情地甩进了阵里,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撞了进来,形式陡然逆转。

这时候有熟悉鬼剑士技能的人才刚刚发现,整场比赛,这居然是乔一帆第一次使用瘟阵的技能。原来瘟阵是一个信号,高英杰在武器上打了捉云手的技能,以瘟阵和捉云手的技能组合开始,魔道学者封锁上空,乔一帆主攻输出,打出了一段精彩的双人配合连击。乔一帆再次用一波精彩的爆发刷新了人们对于鬼剑的认知,高英杰也毫不逊色,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形成了强力压制,稳稳地拿下了最后一场胜局。

直播间里一片沉默。主持人尝试性地问解说嘉宾李轩,您觉得这一次一寸灰的发挥怎么样?

李轩想了很久说,这应该是一个崭新的打法。鬼剑跟魔道打出封锁对方活动空间的配合,这不管是在国内外的荣耀史上,还都是第一次。

“年轻的一代人,正在展现出与我们不同的才华和创造力。”他这样说着。

 

乔一帆向后靠在比赛的座椅背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国家队队服,走出了比赛室。在全球直播的无数台摄像机前,他和高英杰紧紧地拥抱。

这是他们第一次站在同一个队伍里,第一次作为搭档打出配合技能,也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拿到的第一个冠军。他能感觉到高英杰有一些颤抖,这个一直内向的少年,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控制不好情绪。于是乔一帆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就像他们第一次在全明星赛被分到不同队伍时,在选手通道里的那一段轻柔的安慰。

什么都不必说,对于他们两个而言,一个拥抱就是最好的庆祝和最热烈的应答。

当年乔一帆跟随兴欣一起夺得第十赛季冠军的时候,似乎都不如现在这样狂喜过,心脏跳得很快,似乎有什么话想要随着加速的心跳脱口而出,却又被按捺下去。高英杰的脸颊绯红,站在聚光灯下,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腼腆的十八岁少年时光里,接过装着冠军戒指的小盒子,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站在乔一帆的旁边,两个人靠得很近,于是高英杰偷偷拿队服的袖子挡着,轻轻地伸手捏了一下乔一帆的手心。

这算不算是,我们一起摘过的第一颗星星?

 

他想起来临行前他们在B市国际机场的候机室里,坐在一起聊着聊着,突然就笑了出来。乔一帆说,你知道吗,当年我第一次来微草比赛的时候,你就在这里送过我。那个时候王队也在呢,他在楼上看着我走,还给我发了条短信,祝我前程似锦之类的话,很官腔。

高英杰说,其实那个时候,连我都不确定未来究竟能走多远,第一场正式比赛的时候,我紧张得手都在抖。你去兴欣的时候,我其实很难过,因为下一次见面就一定是在赛场上了。我还记得第一次输给你的时候,我还流眼泪了呢,现在想想真是当时太年轻了。

 

候机厅的灯光很温柔,乔一帆的眼睛里盛了满满的星光,温柔的模样。他似乎是变了很多,长高了,有了线条坚实的肩膀,和年复一年更加坚定的眼神;却又似乎什么都没变,眉眼间还是当初熟悉的那个男孩子模样,信誓旦旦地对高英杰说我们两个以后也打组合吧,我想跟你一起在赛场上并肩作战。训练营的欢声笑语,微草战队的宿舍楼,停电时候的一根蜡烛和夏天的那罐冰镇雪碧,仿佛一切都在昨天,仿佛一切从未走远——他们仍然还是最年轻的少年,仍然对这个世界保持最为期待的模样,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世界上从来不缺希望,这个世界其实很宽容,宽容到能够纵容一切不合实际的荒诞梦想,只要伸手,就能交付彼此一个拥抱。

于是高英杰也笑起来,他说,那个夏日活动,挺可惜的,我没能把那颗星星摘给你。

乔一帆对他伸出手,能跟你搭档打一场比赛,比星星重要得多啦。

 

谁说高英杰不了解他呢?两只手在他们最初拥抱离别的地方重新交握在一起,像一个原点,又像一个圆,兜兜转转走了这么远。然而就算殊途也能同归,这么多年了,他们两个人其实从来都没改变过。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一切都是崭新的,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在这里从头来过。

一定是个好故事的,他相信。

 

 

因为——

你就是我最好的星光呀。

 

 

 

  

 

——Fin——

 

 

评论(13)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