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 明年今日

合志《HE》参本稿子,第八赛季设定,经过主催同意放出来~

 

 

 

 

明年今日

cp:双花

 

 

01

“是否创建角色【浅花迷人】?”

张佳乐盯着屏幕上的账号形象,撑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把鼠标移动到确认键上面。一级小号穿着初始的白板装备站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屋子里的日光灯照在电脑屏幕上,扎眼得很,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空调开了十八度,穿了短袖T恤的胳膊一片冰凉,张佳乐想着等刷完这一趟副本就去拿遥控器调个温度,然而一直等到浅花迷人从1级练到15级,他也没从椅子上挪过窝,胳膊还是凉的。

他已经很久都没熬过夜了。自从成为职业选手以来,被迫跟着队友们一起,早睡早起作息规律得像个退休老头,七点起床八点跑步九点坐在电脑前面做手操,就连喝水用的杯子都是带刻度的,就差没给自己拧个发条。他千方百计地考虑过无数种让自己早起没那么痛苦的方式,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战队,从此不当职业选手,太阳总是日复一日升起来的,他也是日复一日跟着太阳一同爬起来,永不停歇。

屏幕上练到了15级的浅花迷人举着手里的蓝字小枪蹦蹦跳跳,精力十足的模样,可张佳乐却觉得一大股疲惫从内心深处涌向四肢百骸,啪地一声扣上了笔记本电脑。关了灯他才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拂晓的光线模模糊糊地透过单层窗帘,催得人又烦躁了几分。K市偏南,盛夏的蝉声在窗外热切地连绵成一片,于是张佳乐就在这样一片有些吵人的蝉声里睡去——夏休期快要过完了,再过一周,他就应该收拾行李,重新住回战队的宿舍里。

 

02

“那这次的事情就说定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孙哲平站起来跟对面人握手。桌上的合同一式三份,封在透明的文件袋里,B市久违的阳光透过会议室的落地窗洒进来,明晃晃地昭示着盛夏最严苛的暑气。

往年的这个时候夏休期差不多就要结束了,职业选手的QQ群重新开始活跃起来,逐渐把生活的重心从柴米油盐转向走位节奏输出防御,然后大家纷纷顶着暑气,拖着行李箱,推开尘封了一整个夏休期的宿舍门。孙哲平已经离开这样的生活两年了——两年并不长,甚至不够一个联盟新人成长为中流砥柱,却足够一个联盟老将从当打之年走向衰微。上升期终究不如跌落来的迅猛,好比他从认识荣耀开始,花了三年的时间在战场上打响了一片名声,彻底离开那片战场,却只需要短短半年。

如今他在B市一家游戏公司重新谋了职位,与荣耀再无关联。然而荣耀这种全民热门的游戏,到底是无处不在。这次来谈商业合同的,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年龄的富二代,对荣耀颇为上心,知道他是职业选手,便抓着孙哲平聊了一会游戏。

“你是玩什么职业的?”

“狂剑。”

“巧了,我有个发小也是玩狂剑的,他正打算着准备自己组一支战队杀进职业联盟呢。队员也就他们朋友几个,反正我是不怎么看好。”

“要组战队?有玩弹药的吗?”

“这个倒没有,不过有个战法,还挺厉害的……”

富二代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顺着就说开了。孙哲平心不在焉地听着关于那个未成形战队的描述,心想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起弹药这个话题——也许是百花战队初期他参与得太多了,下意识地总是会去想,如果狂剑组队,多半是要组上一个弹药的。

也不是所有的弹药专家都可以,一定要反应速度足够快,自身输出要高,最好能随时切换主输出和辅助的节奏——他发觉自己又想起张佳乐来了。张佳乐这个人之于孙哲平来说,算是老搭档,或者是老朋友?然而不管什么样的定位都总觉得要差那么一点儿,怎么说都隔着点距离。或许曾经是推心置腹过的,然而随着他第五赛季季后赛之前退役,这点推心置腹就都变成了心照不宣的缄默,有一道不可言说的鸿沟横亘在他们中间,像跨不过去的银河。

第五赛季张佳乐没拿到冠军,第七赛季也没有。说来也颇让人唏嘘,两次孤注一掷拼了命去追逐什么,却碰巧被同一拨对手两次打败,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这滋味不好受。孙哲平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张佳乐打完高强度的决赛还要打起精神应付记者的样子,强撑着笑脸说“百花与微草确实有实力上的差距”,让他觉得别扭至极,抬手就把电视给关了。

怎么可能会服气呢,张佳乐这个人,一向是不愿意认输低头的。当年百花战队还没成立的时候,他跟张佳乐曾经不小心撞进过一个五十人大副本的入口。当时他们都觉得,仅靠两个人通关五十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张佳乐偏要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认真程度来打,能清多少就清多少,专注程度不亚于他后来打职业联赛——最后两个人竟然真的险险过了这个副本,两个角色一身狼狈地从出口滚出来,再一次看到副本外的景色时,都生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那才是张佳乐。坚定执着,从来不低头,输了一次就咬紧牙再来一次,有一丝希望就要扑过去紧紧抓住的张佳乐,而不是采访席上那个假装愉快的模样。

孙哲平叹了一口气,登录了荣耀,没有注意到在公会频道快速闪过的一条消息,瞬间被淹没在了成片的消息提醒中。

【新成员 浅花迷人 已加入百花谷公会。】

 

03

收拾行李永远是个漫长的过程。张佳乐蹲在地板上,收拾着要带回战队的东西,手机搁在地板上短促地震了一大声,他没去管。直到两条腿都蹲得有些麻了,他才捞过手机看了一眼,是一条微信,战队经理发来的,提醒他跟战队的合同到期了,让他提前回来两天,办一下续约的手续。

张佳乐盯着那条微信看了很久。他从地板上爬起来,倒进床上,眼睛仍然没有离开绿白的对话框页面。

续约两个字本来应该普普通通,却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落在张佳乐的心里却如此添堵。百花战队的合同年限一向都很短,续约是件稀松平常的事,从第二赛季开始一直打了六年,他不是没有续签过,可这一次他却突然生出一种类似于读中学时候不想上学的情绪来——这不太对,他想,荣耀这个游戏从开服直到现在,他爱了那么多年,跟上学是不一样的。

不管走到哪儿,他都记得荣耀这两个字。各种职业的技能动作,始终能轻易激得他热血沸腾,就算是现在,他也愿意花上很久的时间去研究地图走位光影利用,不知疲倦。他觉得自己可以像韩文清那样,一直打到这双手再也没有任何力气才退场,可是现在他躺在自己家里,躺在柔软的床铺上,突然觉得那一行李箱的东西没有什么收拾的必要了,就这样一直静静地躺着,盯着天花板,把两只过度使用累到极限的手放松下来,也没什么不好。

他抬起手,只花了三秒钟,就从联系人里找到了孙哲平的手机号码,对着他的电话号犹豫了一小会,小心地按下通话键,手法谨慎得像他第一次玩荣耀时开怪的那一次点击。四周一片寂静,午后的阳光晒在小腿和脚踝上,温柔得不像话,张佳乐窝在一床阳光里,把手机放到耳边。
是个空号。

张佳乐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一直把漫长的中文和英文全都念完,重复到第二遍的时候,才终于回过神来挂断电话。他这才想起来,孙哲平这个号码是成立百花战队之后,为了躲避记者们才换的,归属地在K市,而如今他早已经退役这么久,大约也已经离开K市了,号码自然没有什么再用的价值。张佳乐又打开了联系人列表,找到孙哲平的名字,在删除之后点击了确认。

这个名字在他的手机联系人里留存了许多年,自从孙哲平退役就沉默了下去,在手机里成为了一个徒留搁置的纪念符号。他们不联系已经很久了,他们曾经每天联系的时间有更久——久到就算毫不联系,张佳乐也觉得他是一直在那里的,随时打一个电话过去,两个人就能瞬间回到当年一起坐在百花天台上喝着果汁吹风的时候,拍着肩聊聊天,不提荣耀,也仍然永远志同道合。

而现在,留存了那么久的一个名字,终于消失了。S字母开头的联系人少了一个,张佳乐觉得有什么地方忽然空了一块,既有失望,也有终于如释重负的感觉。碰巧腾讯新闻发来一条推送,微信的图标在通知栏上冒了个头,又把张佳乐的烦躁点起了一把火,让他老是去想战队经理提醒他续约合同的事情。

他把微信关掉,当做没有看到那条消息,蜷缩在温柔的阳光下,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

 

04

收拾了一半的行李箱最终还是整理好了,厚厚一叠有关荣耀的资料,都被张佳乐从箱子里拿了出来丢到一边,只装了几件简单的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被重新扣好,推到客厅的角落里。战队经理打来电话的时候,张佳乐正坐在那个行李箱上面,语气轻松地说,合同不打算续签了。不是要转会的意思,从第二赛季一直打到现在,我觉得我的职业生涯已经很圆满了。

说到圆满两个字的时候,张佳乐的心里翻上来一丝复杂的情绪。

说不上难过,也说不上痛苦,没法形容,却真实地凝成一大团堵在胸口,几乎要无法呼吸。不,这不是圆满,这远远算不上圆满,可他却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去达到那份真正的圆满了。三次亚军的战绩,放眼联盟也算数一数二,然而终归没有一个冠军能抚平这么多年以来他的不甘心,起初还有孙哲平潇洒地拍他的肩,替他捡起来一份从头再来的勇气;而现在连替他捡勇气的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他自己只能把不甘心统统累积起来,堆在心口,积得多了,整个人就累得不能再动丝毫。

战队自然是不愿意放人的,上到大老板和战队金主,下到人事部刚入职的实习生,每个人都被分配了劝说张佳乐回心转意继续签约的任务,却没有一个人能成功完成。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张佳乐的手机响了好多遍,一开始他是耐着性子接电话的,直到手机传来电量不足即将关机的提示音,硬生生地掐断了通话过程,他才终于把有些烫的手机丢到一边,没有去充电,不打算再去管它。

他把手放到电脑的开机键上,习惯性地想打一局荣耀放松一下。然而手在开机键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按下去,张佳乐苦笑地收回手,电脑仍然安静地关着机躺在那里。天逐渐黑下来了,他没开灯,周围暗淡的光线让他想到了前几天熬的一整个通宵。那一晚之后他就再也没登录过浅花迷人的账号,尚未转职的小账号还停留在15级的尾巴上;而如今他选择退役了,百花缭乱自然跟他再也没什么关系了,属于百花战队的小号们他自然也都不能再用,到头来自己能留下的,也只有这样一张15级的浅花迷人。

张佳乐把那张账号卡举到眼前,在心里对它说了一声,你好,请多指教。

他拖着收拾好的行李箱,揣着安静躺在口袋里的浅花迷人,踏上了旅行的路。漫无目的,走到哪里,就停下来看看哪里,似乎这场旅行的唯一意义,就是离开K市,离开百花战队,坐几趟飞机,给自己几个小时光明正大关掉手机不去看一切消息的理由。

然而手机是可以关掉的,思路却是关不掉的,他在小桌板上撑着脑袋眯眼看舷窗外层叠的云朵时,老是忍不住去想百花战队没有自己以后的未来。唐昊是个不错的新人,可惜战队上下没有人愿意改变打法结构,来把流氓当做主力。邹远也很好,然而比起输出,在辅助位他可以打得更安心,应该有个强力的主攻型选手来带动他的节奏。他想了很多,直到乘务员过来提示合上桌板,他才发觉自己已经想了整整一路。如果自己这赛季还在战队的话——算了。他想,太累了,还是离开比较好。

离开有关冠军的追逐,会不会能让自己稍微活得轻松一些?他站在B市机场外的路上,深深吸了一口北方夏末开始有些转凉的空气,跟K市是截然不同的感觉,一个深沉而疲惫,一个热烈而纯粹。他似乎从拥挤的人海里看到了一个和孙哲平极其相似的高大背影——然而张佳乐心里的孙哲平还是穿着百花队服的样子。他甚至下意识地觉得,没有那件队服,都不像孙哲平。

这个周末的晚上,将会打响第八赛季的第一场荣耀战役,也是六年以来,第一场少了张佳乐参与其中的战役。此刻的他,只需要做一个安静的旁观者,看着曾经和他共同荣辱的百花战队或胜或败,颠沛跌撞地走下去。

你瞧,当年创造百花的两个人,现在都只能坐在旁观的视角里,看着这支战队。

 

05

张佳乐已经不看手机消息好多天了。

自从百花战队紧急公布了张佳乐的退役新闻以后,他的手机就被各种消息给堆满了,一开机就汹涌而至,搞得他甚至没法好好地接完一个电话。有职业选手群的刷屏求八卦,也有退役群把他拽进群之后的嘘寒问暖,更有好奇宝宝黄少天的99+文字语音轰炸套餐,张佳乐没精力去看这些,所有的消息不管是什么都一起删除掉。

周末适逢一场大雨,浇灭了暑气,降温了好几度,终于开始有了些许秋天的感觉,正好给了张佳乐一个窝在酒店里看百花比赛直播的良好理由。百花在第八赛季的首战便对上了微草,一个是刚退了核心队长,还没收拾好心情的战队,一个是刚摘了第二个冠军风头正劲的豪门,结果如何不言而喻。

百花缭乱果然如张佳乐所料,被战队交给了邹远来负责,弊端显露无疑。邹远早已习惯了花繁似锦的各种技能参数,如今突然被换成了百花缭乱,张佳乐又习惯把账号卡的操作灵活度尽量往高堆,跳跃的技能点更是点得不能再满,邹远临危受命拿到这张卡之后,反而发挥得甚至不如联盟里普通的新人,对上发挥稳定的高英杰,败得一塌糊涂。

张佳乐叹气,打开电脑,登录了荣耀。浅花迷人已经完成了任务,悄悄地冲到了神之领域,有时候张佳乐也会看见野图boss刷新的时候各大公会疯抢材料的场面,他曾经是抢材料的主力之一,而如今已经没有了再去抢的立场,只能静静地路过,把喧嚣都抛在身后不予理会。

转了职的浅花迷人仍然是个弹药专家,仍然堆了最高等级的跳跃,然而他却拒绝了所有的好友申请和组队邀请,只靠自己一个人单刷大部分的副本。这份新的荣耀征途来得着实轻松,毕竟PVE的难度要远远低于打职业联赛的难度;可这份征途也要孤单上很多倍,离开了职业联盟习惯性的互相配合,如今他一个人在这片偌大的战场上独自燃烧着,没人能找得到他。

世界频道里充满了对第八赛季第一场比赛的各种讨论,其中百花两个字出现的频率尤其高。正赶上孙哲平正操纵着狂剑士砍翻一个野外小怪,文字消息不断地从旁边人的讨论中冒出来,就算他再不怎么搭理消息,也被刷出了好奇心。他从与小怪的斗争中抽空腾出手来,简单看了一圈周围人的讨论重点,似乎大部分的人都在埋怨百花缭乱。

他觉得很诧异,张佳乐的水平什么样,他再清楚不过,就算发挥再差也轮不到这种说法。他打开了这场比赛的转播,开了个小窗口放在游戏的右下角,一边打游戏一边看着比赛的视频。刚看了一个开头,他马上就觉得十分不对劲。百花缭乱的操作一看就不是张佳乐的风格,张佳乐的走位要更飘忽一些,坐标浮动范围极大,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刻。对于一个职业选手来说,打法和配合是可以突然改变的,然而操作的细节却是朝夕之间一点一滴养成的,绝没有突然改变操作习惯这样的说法。

那就只有一个答案,百花缭乱的操作者,换人了。

孙哲平虽然还在玩荣耀,然而他却是一个颇为休闲的玩家,虽然对荣耀有所关注,却并不会刻意地搜集资料和新闻来看了。他久违地在搜索框里打上“百花缭乱”四个字,有些惊讶地看着跳出来的头条消息——百花战队队长张佳乐,赛季开始前突然宣布退役。

外界对此的评判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张佳乐这样是不负责的表现,如果要退役,至少也应该先把战队的新人带起来才好;有人认为他为了战队付出得太多了,休息一下也是好事。更有人直接戳准痛点,说张佳乐打了这么多年比赛,一个冠军都没拿到,退役了也算有自知之明,如此尖酸刻薄的话,有人点赞也有人带头去喷,场面一片混乱。

孙哲平皱着眉关掉了搜索页面。游戏右下角的转播还在继续播放,他已经没了继续去看的心情。对他来说,既然这个结果惨兮兮的比赛不是张佳乐打出来的,那他也没了继续再去看的理由。联盟里发挥好的、发挥烂的新人比比皆是,离开联盟已经够久了,他没有那种耐心挨个钻研过去。
只是他想不明白,张佳乐为什么会迅速急着决定退役呢?这个决定并不是蓄谋已久,否则应该早在夏休期之初就应该提出来了,不会拖延到赛季快要开始,才给战队打一个措手不及。他猜张佳乐的退役应该是冲动的成分更大一些,又并不是完全冲动,他知道,张佳乐在决定做下一个选择的时候,就会极其坚定,永远不回头。

他翻出手机,给张佳乐发了一条微信,很简短,是他的一贯风格。

没有得到回复。

 

06

一个人旅行这种事,说白了就是一场认真感受寂寞的过程。所有的感触都在独处中被不断放大,神经开始变得敏感起来,从空气里都能感觉出自己现在的心情。

张佳乐在吃着一口鱼丸面的时候接到了韩文清的电话。他本来是不接任何电话的,只是韩文清很少亲自联系别人,此刻打来肯定不是询问情况这么简单,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鱼丸面被他放了很多辣,把他逼出眼泪来,一边抱着饮料瓶找纸巾,一边听着电话另一边韩文清的声音,霸图两个字又熟悉又陌生,曾经在宿舍死命研究过成百上千次的老对手,如今就在电话的另一头,向自己发来延续电竞选手职业生涯的邀约。

一边是回不去的百花,一边是孤注一掷的霸图,他觉得心里有一架逐渐倾斜过去的天平,正在把砝码逐渐滑向他所陌生的另一端。

面对记者的时候,他总是说自己对竞争冠军感到疲惫,所以选择了退役。然而他真的不想去打吗?每次看比赛直播的时候,他总觉得血脉里有燃烧着的战意。如果有可能,他自然也希望自己能一直打下去,直到再也抬不起手,将一片青春尽数交付给这片战场上的每一个角落。霸图的邀约像一根导火索,迅速地引燃了张佳乐退役之后的那一点小后悔——本来是微不足道的,可以被隐藏好的,却在一个电话之后迅速地燎成一片火原。

可能是那碗面的辣子放太多了,张佳乐想,竟然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还是会习惯性地每晚睡前登录浅花迷人的账号,在神之领域里四处闲逛,路过很多人潮汹涌的野图boss争抢现场,瞟一眼那些职业选手们遮不住的熟练手法,感慨一声原来他们都还在。最近的神之领域似乎开始乱了起来,公会会长们皆是一脸人心惶惶的样子,他只当是哪个职业选手又来网游里兴风作浪惹乱子了,却全然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叶修。

从媒体到小报repo,但凡见过张佳乐的人,都说他很有忧郁气质。或许是心里揣着的事儿太多了,叫他想不忧郁都不行,好比上一秒他还在思忖着动心想去霸图,下一秒看着百花谷会长愁云满面,他突然开始对百花又生出一种恻隐之心来。百花在第八赛季的成绩相当不好,如今叶修来网游里搅合了一大圈,公会连打个材料都阻碍重重,于是张佳乐又想起了自己身为百花创始人的身份来,心里说不上来的别扭。

职业选手的条件反射永远要比大脑思考快上一步。张佳乐在反应过来之前,才发现自己的第一枪已经打出去了,橙武高输出的攻击打在毫无防备的吃瓜群众身上,很快就带走了一个人。他不得不从人群中跳出来,以百花谷公会成员的身份站出来对抗叶修。

许多年没有跟职业选手正面对抗过了,浅花迷人一连串换弹夹的声音清脆而陌生,快节奏的光影重新在屏幕上炸开成一片。僵持得久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这不是一场神之领域抢材料的争斗,更像是一场职业联赛的对决——手下的笔记本键盘甚至要比高级的机械键盘用得更加顺手,让他沉溺其中,酣畅淋漓。

对于战斗的本能渴望又从胸口升起来了。有好几个攻击的空当,他都在想,自己可能还是需要一个搭档的。需要有人和自己并肩作战,填补上自己攻击的空白,好让百花式打法的掩护效果发挥到最大化,而至于这个人是谁,职业是什么,那并不重要。可以是流氓,可以是拳法,可以是任何一个跟自己水平旗鼓相当的人,只要能让自己重新呼吸起赛场上的空气,那就怎样都好。

如果说他之前对于霸图的邀约还都在徘徊犹豫,在跟叶修打完这一场之后,他便彻底坚定了想要加入霸图的想法了。那是一个全新的未来,明亮的,带着久违的冠军味道,点亮他身体内的每一根神经。从下个赛季开始,他就将是霸图的张佳乐,与百花再无关系。他甚至能预想到新闻发布会召开以后的腥风血雨,即将会有一批百花战队的老粉丝不再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那孙哲平呢?他会理解吗?

无所谓了。反正百花在他们身上刻下的痕迹,已经越来越少了。

 

07

公会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叫浅花迷人的弹药专家,每次百花谷抢boss的时候都会出现,打得比谁都积极。

孙哲平坐在电脑前,鼠标往上滑,简单地翻了翻公会群里的讨论,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猜是张佳乐回来了,群里一片热泪盈眶的气氛,有些不忍直视。最了解张佳乐的永远是孙哲平,他看着群里的讨论,心想如果浅花迷人真的是张佳乐,那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上一次他记得张佳乐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还是第五赛季决赛前,他签好退役协议,要从百花离开的时候。孙哲平没法去猜短短一个夏休期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张佳乐的纠结和犹豫,他总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大约是一起搭档的日子太过深刻,才会在各自天涯之后,都在骨血里印证得如此明晰。

如今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两张账号卡都还在百花战队的赛场上活跃着,只是背后的早已经换了物是人非的风景。孙哲平没那么多伤春悲秋的爱好,他甚至有些替张佳乐高兴,能得知他如今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管是否继续当个职业选手,只要能明明白白地生活下去,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他想起百花战队最开始成立的时候,就算是最一无所有的日子里,张佳乐的一双眼睛也总是闪着坚定的光。摄影师来采访的时候,总爱给他拍一些文艺忧郁的照片,然而只有孙哲平知道,张佳乐燃烧在战场上的时候才是最好看的——那是孙哲平最好的搭档,是联盟里最好的弹药专家,强大不可摧毁。

而他将永远强大下去。

过了一整个严冬。天气已经暖起来了,公司里那扇落地窗前面又重新落满了阳光。熟悉荣耀的那个富二代,已经跟孙哲平合作成功了好几个项目,两个人颇为熟络,约定着什么时候有空了,让孙哲平去跟楼冠宁打一场狂剑之间的对决,碾压一下自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想组建战队的发小。

孙哲平答应下来,轻车熟路地重新登录上游戏,看到公会频道里闪过一条提示。

【成员 浅花迷人 已退出百花谷公会。】

这一次他没有错过这句话。

 

 

 

 

——Fin——

 

 

评论(11)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