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魔祖] 白骨为花 23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想到这一点,温逐流突然感觉心脏被揪紧了,迅速回头看过去,好在身后的平房并无任何异动。他也顾不上喂马了,迅速往屋子里跑过去,看见温晁好好地靠在桌边,两手抱着一个肉包子在啃,才算放下心来——刚一放下心,他又觉得不对劲了。那老头既成走尸,又为何会售卖包子?想来这包子该是有些问题的,让温晁吃了这一路,温逐流不免有些后怕。

他正搜肠刮肚地思考着措辞,如何让温晁放下手里这包...

[忘羡] 雪满山

雪满山


cp:忘羡

by:萧月


正是冬天。刚入了数九,日复一日往最冷的深冬滑过去。夷陵落了雪,那雪极大,静谧地在乱葬岗的山头上遮了厚厚一层,竟全然不像南方城每一个温润的冬天。

魏无羡背着佩剑,沿着落雪的山头往上走,扎高的马尾垂在身后,搭在背后裹着佩剑的丝布上。有几缕头发卷进了领口里,他不自知。黑色的风氅箭头已经被大雪盖成了白色,魏无羡的脚印踩过青石,踩过乱七八糟的断壁残垣,踩过依稀刻着封印符咒的碎石,停在了几个盖了厚厚一层雪的树桩前。

蓝忘机随他一同前来。他站在魏无羡身后,看他从风氅里伸出一只手来,惯例性地拨开地上的一层...

[魔祖] 白骨为花 21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襄阳监察寮。

屋子里是暗的,王灵娇在床上睡着,只在靠窗的桌边点了一盏摇晃的油灯,照着一方冥暗的宣纸。温晁一拳头砸在桌上,搭在砚台上的一支饱蘸浓墨的毛笔被震了一下,从砚台上滚落下来,落在旁边的宣纸上,洇开一大批乌黑。

三日以前,岳阳监察寮方才失守,便有人迅速御剑来报,各个家族勾结起来的起义军仍然在继续扫荡温氏监察寮。如今云梦莲花坞摇摇欲坠,兵战乏力,估计很快也要...

[魔祖] 白骨为花 20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下了整整一夜的雨渐渐停了。风是凉的,吹过他身上早已湿透的衣衫,透骨的冷。夷陵附近他几乎从未来过,他凭着自己的直觉在林间游荡,走了一整天,从早到晚,才碰巧寻到一个有人烟的村庄。这存在实在太小,连守村的打更人都没有,约莫都是些种田人家。天色已经擦黑了,魏无羡揣着手走着,久违的人声入耳而来——他深吸一口气,听着街头巷尾那些闲言碎语,总算找到了些活...

[忘羡] 明日未至

如何承受这好奇,答案大概似剃刀锋利,愿赤裸相对时,能够不伤你——《打回原形》

梗来自九条轮


明日未至


cp:忘羡

by:萧月


外面是风雨。就算入了八月,落一场急雨,仍可担得起凛冽二字。楼是老旧的,墙壁不知多久没粉刷过,四壁积了灰,点一盏瓦数不高的钨丝灯泡——那灯泡把屋里照得四周好像电视里演的民国电影,一切都是暗淡的晕黄,古朴而陈旧。睁开眼睛四处看过去,都觉得旧得让人提不起精神。

蓝湛躺在简单搭起来的单人床上,看着魏婴从身边坐起来,赤裸的脊背上粘了一层汗水,...

[魔祖] 白骨为花 19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雨越下越大,冲刷着满地凶尸相斗的狼藉。属于尸体的腐败气味在空气里散开,血肉和内脏流了满地,实在令人作呕,然而魏无羡早已经顾不得这些。手指上自愈的伤口被他一次又一次地划开,符咒画了许多遍,手腕上伤口裹着的布条被他扯了下来,任凭它裂开,鲜血顺着手腕流下来,落在早已满是血腥的泥土上。他在大雨里用伤痕累累的双手吹着陈情,驱策着那几片附了魂魄的叶子,明明是纤薄如纸的叶子,染...

[魔祖] 白骨为花 18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天一黑下去,乱葬岗上的风就是凉的了。许是外面的日子已经数过了立秋——起初刚来乱葬岗的时候,他还能看着太阳数数时辰,在草屋的木头板上刻上几笔,算是数着日子。后来晕倒过几回,房子塌了,那块木板也不知道被压到哪里去了。风雨里颠簸得久,也没了再去数日子的心思,任凭荒山上太阳升了又落,日子一天天地流过去。

魏无羡坐在山顶上,仰头看着雾气蒙蒙的夜空,心里慢慢算计着还需要多久...

[忘羡] 青丘有雪

梗/图/文案来自九条轮,详见微博


青丘有雪


cp:忘羡

by:萧月


起风了。

起的是皎白的风——卷着雪的,刀子一样凛冽地从脸颊耳边擦过去,眼前一水儿都是白,睁不开眼。蓝湛顶着刻骨的烈风,在大片的积雪里奔跑着。他太小了,地上的雪却太厚了,柔软的洁白斗篷上沾了凝住的雪,让他的奔跑更加艰难起来。追赶他的人越来越近了,蓝湛甚至能听到身后弓箭拉开的声响,混在十二月的寒风里,再裹挟起一阵尖锐的风朝自己穿刺而来。他甚至能想到那枝箭究竟是怎样穿破自己的胸口,在纯净的雪地里开...

[忘羡] 胭脂红

病了好几天,起来复健一下练练手

【顺便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867506/ 求点击求弹幕!>3<】


胭脂红


cp:忘羡

by:随便起个名字


魏无羡站在回廊下,望着不知从何处新升起来的几盏浮灯,晃悠悠地照亮一方新黑下去的夜。红馆的灯笼已经点起来了,明艳的一排,仿佛看着就能听见酒盏逢迎间的笑,甜香的,谄媚的。从门口转过去绕到后面,便是纸醉金迷的壳儿终于拢不住了:黑的狗血,白的鸡毛,麻布衫的厨子抱着...

[魔祖] 白骨为花 17

*从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好家伙,有日子不见你——”

魏无羡从白骨手里接过自己的笛子,习惯性地想伸手拍肩,伸出去的手却悬在白骨单薄的肩胛骨上,不知道该不该拍下去,顿了一下,还是轻轻用手指在他肩上戳了戳。正当他犹豫着应该怎样跟这位骨兄叙个旧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段诡异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磨着骨头。

低头一看,竟然是那个白色的熊孩子。方才魏无羡掰给他的两根手指头不知道打到哪去了,这兔崽子嘴巴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