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追凌] 沧海歌

沧海歌


cp:追凌

by:萧月


金凌第一眼看到蓝思追,就觉得他这个人是不一样的。

海上多渔民,皆是粗布短衣,日复一日挽起裤脚露出精壮的小腿,一网兜下去,百十条鲜活的鱼在网里挣扎着跳。又或手执一长柄钢刀,有颇为凶险的大鱼出没,便瞧准了,用刀猛力刺下去,半片海水染成鲜红,而他们就在满片鲜红里,将船渐渐划远,离去了。

而蓝思追不同。他是这片海上唯一一个不打鱼的人。他也划船,只是从不会像其他渔人那样站在甲板上放声高歌。他只会默默地坐在船头,一身素白长衫穿得规规整整,甚至还会端正地系上一条抹额。凡是风平浪静的晴好日子,渔人们才会选...

[追凌] 若能遇良缘

来自@ricoooo-的点梗=v=


若能遇良缘


cp:追凌

by:萧月


兰陵金氏到底是个大户人家。当年金光瑶死后,虽说金家衰落过一些日子,可是金凌就算年纪尚小,坐在家主之位上一切行事妥当万分,竟然逐渐地重新凝聚了金家的主心,将家族内部的事务管理得妥妥当当。不会做的,就留心跟着江澄学习;会做的,更要细心做到最好。金凌一张脸虽然稚嫩,但却稳重有担当,当初横冲直撞的小小少年,似乎一夜之间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成熟冷静的金家家主,金如兰。

当年他还嫌弃过自己这个...

[追凌] 何人能知

何人能知


cp:追凌

by:萧月


金家谋反了。

说到底金凌也只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而已。江家事务繁多,江澄绝无办法时常随在金凌旁边替他打点一切。金凌北上夜猎,离家足有半月有余,回来以后看到的便是一个请君入瓮的金麟台,自称有资历的金家旁系长辈们抱着剑分列两旁,笑眯眯的模样,却不管怎么看,都笑得讽刺而露骨。

金凌握紧了手里的剑柄。自从当上金家少家主以后,日日腰间佩剑出行,金凌便多了一个习惯于把手放在剑柄上的习惯。那并不是是金子轩留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可金凌却总觉得,手紧握在剑柄上的时候,他就会无端地生出无数勇气来...

[追凌] 魔性手机异闻录

吃之前!我要预警一下!

起因是前天,麦积山太太开了这样一个脑洞:


然后中午的时候看到作者公布了金凌的身高,手痒痒,于是赌了一把思追的身高……


30秒被打脸!!!疼!!!

好吧,愿赌服输……我要放毒了,作者脑子十分有病,珍爱生命,慎重上车,别怪我没事先预警。

以及,我这辈子大概再也无法直视这首歌了。


魔性手机异闻录


cp:追凌

by:萧月


“我手机坏了。”

金凌盘腿抱着巨大的靠枕,坐在客厅沙发上。手机坏了,他没东西可摆弄,只能百无聊赖地玩着电视遥控器,半分钟换了...

[追凌] 君骑竹马来

君骑竹马来


cp:追凌

by:萧月


帝尊寿亿年, 太平灭兵刀。稽首望玉宸, 灵华散金毫。

金凌写字很好看,虽然不像江澄的字那样狂气,却也端庄大方,自有一种风流。宣纸上的墨痕还没晾干,搭在桌角上,一对嵌金琉璃镇纸压在上面,镇纸在阳光下照耀得近乎透明,离远看去,亮金色的一尾鲤鱼凭空浮在宣纸上,活泼而贵气。毛笔搭在一边的笔架上,金凌伏在案头,高高束起的长发垂在肩上,静静地睡着。

蓝思追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金凌顺如流水的长发从蓝思追的指缝间滑过,让蓝思追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他在手心里的头发上吻了一下,踱步走出...

[追凌] 云影天光

云影天光


cp:追凌

by:萧月


金凌坐上金家家主之位的时候,年方十七。

兰陵的牡丹花又开了,偌大院落里尽是纯白如雪,分明年年如是的景色,却偏偏这一年开得像满园散尽的祭纸,在风里微微抖动,催人叹息。一夜之间金家倾覆,只剩下金凌一个人扬起头站在金麟台上,风吹起金丝绣线的衣袖和高高束起的长发,明明是初夏时节,却清冷得十分寂寞。十七年以来,金凌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坚定的眼神——他被江澄保护得实在太好,江澄始终拿自己当小孩子,于是金凌在此之前,也不自觉地拒绝长大。

可是这世上所有的成长,大约总要伴着血和伤。一夜之间在心里划上几道伤...

[追凌] 此生无伤

此生无伤


cp:追凌

by:萧月


“你……”

蓝思追拉着金凌的袖子恨恨地进屋,很想把他一把摔在床上揍一顿,来平息心中的怒火。然而顾忌到金凌手腕的伤,他只是把金凌推到床边,转身解下自己的剑擦拭,再也不去理金凌。

可惜蓝家教养极好,蓝思追坐在桌边搜肠刮肚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能有力谴责金凌的词儿。他有些嫉妒夷陵老祖那张一开口就能让天地失色笨驴尥蹶的嘴,含光君好歹还会说两句糙话,而他蓝思追简直是根正苗红的优秀学生——真是嘴炮用时方恨少,看来以后要多听听含光君的墙角才是。

连蓝思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生气。方才他们两人结伴夜...

[追凌] 心魔

心魔


cp:蓝思追x金凌

by:萧月


魔这种东西,终归都是惑人心性的。

两把长剑同时出鞘,琴声铮越,倘若蓝家最优秀的弟子蓝思追和金家的小家主联手相战,除恶歼邪绝不是难事。只是世上一切有形之魔易除,而无形之心魔,则最为难抑。

金凌一直觉得蓝思追这个人简直是干净到了极点。柔白飒爽的衣袍,莹亮的剑刃,工整系好的发带,太过于摄人心魄。他只觉得自己大约是险恶的魔物见得太多了,一直到自己心里都生了一匹魔,只想把这个干净到极点的蓝思追弄到狼狈不堪。

如今他几乎天天都跟蓝思追待在一起,每天都觉得自己要被这个小古板气到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