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魔祖] 白骨为花 23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想到这一点,温逐流突然感觉心脏被揪紧了,迅速回头看过去,好在身后的平房并无任何异动。他也顾不上喂马了,迅速往屋子里跑过去,看见温晁好好地靠在桌边,两手抱着一个肉包子在啃,才算放下心来——刚一放下心,他又觉得不对劲了。那老头既成走尸,又为何会售卖包子?想来这包子该是有些问题的,让温晁吃了这一路,温逐流不免有些后怕。

他正搜肠刮肚地思考着措辞,如何让温晁放下手里这包子的时候,又听到窗外笛声入耳而来,笛声仍然悠远绵长,一丝一缕地在空气里飘荡徘徊。还来不及他去查探这笛声的来源,就听温晁忽然发出一声极为痛苦的呻吟,一口包子卡在嗓子眼里尚未咽下去,脸上便突然起了一个巨大的水泡,像是用火燎出来的。握着包子的一双手也惨遭罹难,不知道是什么毒,沿着温晁的手指慢慢往里浸润延展,等到温逐流发现的时候,十根手指头竟然已经变成了黑色,上面萦绕着一股不祥之气,甚至还在继续往手掌里面钻。

温逐流赶忙冲上前去,却在面对此番境地也是手足无措,伸手拿起桌上一杯冷开水朝着温晁的脸泼下去,却反而激得他脸上冒出更多水泡来,惨叫连连。伸手拿过温晁的手来看,却发现那黑气竟然是深入骨髓的,毒得厉害,恐怕等到钻到心口,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眼看温晁已经气若游丝,出气多进气少了,温逐流当机立断,挥剑而起,将温晁染了毒的十指齐根斩下。眼下危难临头,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他稍微平复了一下呼吸,一掌拍向温晁的后背,一丝丝浑厚的内力被输送到了温晁的脉络里。如是这般,虽然能延缓温晁的痛苦,可是其中的消耗也颇为宏大,温逐流勉力支撑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从死亡线上抢救回了温晁,看着他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

如是这般折腾了一大圈,温晁手里的包子已经掉在了地上,滚到了桌子边。里面剁得细碎的肉馅也尽数漏了出来,浸着肉汤儿洒了一小片。温逐流蹲下去细细查看那半个包子,一股不祥的猜疑缓缓浮上心头。

魏无羡此时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方屋檐之上,眼睛熬得通红,却仍然没有放松警惕,紧紧地盯着温逐流的动静。自从开始围剿温家,他就未曾合眼过,如是奔波了许久,更累得要命,但他却丝毫没有放松一下。

鬼童悄悄地摸过来,爬到他脚边,像一个乖巧的孩子一样抱住了魏无羡的大腿。魏无羡蹲下来,抚摸了几下他稀少的头发。看来让鬼童跑腿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这孩子的行动极为迅速,一来一回的工夫,竟然不过半盏茶的时间。

“你看到蓝湛他们了?他们到哪里了?”

鬼童抬起手,比划了几下,魏无羡点了点头,心下讶异。蓝湛和江澄的行动速度有一段时间并不一致,看起来他是先回了一趟姑苏。此番回程是在襄阳之后,想必蓝湛应该是回去查阅自己留下的那些符究竟是何种来历了。江澄行动的速度也远远快过了魏无羡的想象,按照脚程来看,明天中午他们就会找到这座荒村来。看起来,如果自己不快速行动的话,就没有办法赶在江澄之前处决掉温晁了。

看来这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必须要快一些结束掉才是。

 

三天以后,温晁被江澄处决。

那抹亮堂堂的太阳家纹终于陨落了。都说擒贼先擒王,温晁和化丹手一死,温氏哪里还有主心骨?不消几日,温家连着岐山那边的老巢都让人给抄了个干净。

倒真不愧是个有钱的。树倒猢狲散,这话真不假,温家那些修士为了保命,纷纷从自家偷出来重要宝器,上供给别的什么大家族,以求换棵大树好乘凉。送上门来的宝贝哪有不要的道理?烧掠分赃,杀人越货,又是闹了好一阵子。

百家纷乱,群龙无首的当口,总得要有个仙督。云梦江氏好不容易拼着一口气,刚缓过来一点元气,自然没心管这个;蓝家又是个向来不插手他人之事的,净得不染半点红尘。聂明玦看不惯眼睛里揉沙子,岐山闹成一团,他拎着刀平了乱,被人一推就顺着坐上了仙督这位置。金家也没点反驳,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至于那些小家族,唯四大家族马首是瞻,尤其见是聂明玦当了仙督,哪里还敢有半点反驳的意思,唯唯诺诺地还照原样活。

江湖总算是又静了,要说有什么风声,那也是大家族里面的事儿,跟寻常人家挨不着边。市集照样重开了,叫卖声沿着街巷这头喊到那头,小孩儿举着糖葫芦哒哒地跑,只是再也没见到过有小孩在街上射风筝玩了——像是什么都没变过,也像是什么都变了。

魏无羡穿着云梦江氏的校服,蹲在莲花坞池子边上,从水面上捞出半截枯叶子。

江澄继任了云梦江氏家主,整天忙得不见个人影,魏无羡自从回到云梦,就没怎么再见过他。想来江氏重建也非一件容易事,好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口气缓过来了之后,云梦江氏也好歹还能在四大家族里站稳个脚跟。只是这大院子重建之后就空得出奇,原本校场上天天整齐操练着的一大片修士也少了一多半。魏无羡闲得无聊,起初还想着混进去练练把式,结果剑一拔出来——好嘛。没了金丹内功支撑,名剑也就一烂铁,切瓜使使没准凑合,打起架来半点没用。

索性他就把剑丢到床底下去了,一世名剑,沦落到放着吃灰,也算颇为孤独了。偌大一个莲花坞,敢不带着佩剑四处晃悠的,也就他魏无羡一个,偏就没人敢惹。从那荒郊野岭乱葬岗待了三个月,整座山的活物除了他就是花草树,眼下好不容易回了人声鼎沸的地儿,他本来以为自己会作个翻天覆地,谁想,反倒开始没意思起来了。

莲花坞这么大点地方,哪里够他折腾的?不过七天,他就待得浑身长草,趁着没人注意,悄悄溜出了云梦。

 

 

 

 

 

——TBC——

 

 

系统提示:您已开启新地图

评论(62)
热度(370)
  1. 有情皆无羡花落月明 转载了此文字
    “管他熙熙攘攘阳关道,偏要那一条独木桥走到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