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 楼下那个摊鸡蛋饼的

锐锐生日快乐,永远爱林方,比心

 

 

 

 

楼下那个摊鸡蛋饼的

 

cp:林方

by:萧月

 

 

 

方锐住的小区地段繁华,出了小区正门口走一点路就是地铁站。每天从早上大七点开始,小区门外就开始人声鼎沸,上班族们匆匆从小区门前路过,渐渐地滋生出了一批在地铁站门口推车卖早餐的小商贩们。方锐在电台做实况解说,上班没那么早。等他下午两点优哉游哉地出现在地铁站门口的时候,卖早餐的盛景早就没了,只剩下了几个昏昏欲睡的老头推着小三轮,卖着矿泉水饮料报纸杂志。

然而人永远逃不过苦逼的加班,某天早上七点钟,方锐突然就被领导拎起来了,说有个临时主持的活给方锐,稿子要背,麻溜来单位。方锐平时习惯了定外卖,家里不屯粮,这会儿冲了澡出来,翻遍了冰箱柜也没找到吃的,只能满怀着饿肚子的悲愤之情,决定下楼看看路边有没有食杂店之类的买个面包填填肚子。

俗话说得好,最可怕的不是流言蜚语,而是早高峰时段的地铁站。离地铁站还有十米的地方就已经开始摩肩接踵了,方锐踮起脚从成片的脑袋上方遥望了一下地铁口,盘算着自己跟着人群一起下去,会不会被挤成肉夹馍——一想到肉夹馍他就饿了,恰巧胃十分无情地咕噜了一声,提醒着他没有早饭吃这个残酷的事实。

只是他忘了,与上下班高峰期同在的,还有无孔不入的小吃车。一股摊鸡蛋的香味顺着空气绕过来,紧跟着是一股浅浅的酱香,撩得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大声嚎着尼玛饿死了。方锐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毅然决然地转身回头,将目光投向旁边快要连成半条街的小吃摊。

倒不是他有多喜欢吃鸡蛋饼。只是在那小贩一条街里,手里摊着鸡蛋饼的那人格外的显眼,围裙里穿了一件洁白的衬衫,干净得扎眼。哪有卖鸡蛋饼的穿成这样?他就偏偏穿着白的,也不怕油烟,手里铲刀一划一掀,鸡蛋饼就翻了一个面,落在烧得滚热的铁板上,蒸腾起一阵水汽,滋滋作响。

方锐咽了一下口水,大踏步走过去:“老板,来一个鸡蛋饼。”

“排队。”

老板没抬头,温和的眼角眉梢都藏在眼镜后面,专注地给饼上刷酱,伸手去夹葱花和香菜。方锐一看,好家伙,摊子前漫长的一大排,几乎堪比地铁大站人工售票窗口前排队的盛况。一个鸡蛋饼至于你们这么排队吗?难道这是网络大V宣传过的有名的鸡蛋饼吗?啊?啊?啊?

方锐在人群后面排了一会儿就受不了了,领导不等人啊。他悄摸从队伍里钻出来,打算转头去隔壁人少的摊子上买份煎饼果子,摊鸡蛋饼的小贩却在方锐路过的时候,说了句话:“紧挨着地铁口有一家,卖手抓饼好吃,另外地铁A口打车不容易,你往前走走去B口,能少等几分钟。”

方锐回头瞟了一眼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小贩,小贩还是低着头摊鸡蛋饼,半点没回头分心。方锐跟他素不相识的,十分怀疑这话的真实性,然而他还是挤到地铁口旁边那家买了个手抓饼,边咬边往B口走——卧槽,还真好吃。

他一个没忍住,又折回来:“你平时都几点出摊啊?”

 

俗话说得好,能把人叫醒的从来都不只有梦想,除了梦想之外还有闹钟、憋尿和饿肚子。第二天一清早方锐醒得比闹钟早,满脑子都是白衬衫和鸡蛋饼。方锐随便套了条裤子,趿拉着拖鞋就下楼了,他发誓除了加班之外,他真的没有见过休息日早上七点钟的太阳。而如今他不光跟七点钟的太阳熟络起来了,也跟那个摊鸡蛋饼的小老板熟络起来了——老板名叫林敬言,方锐一拍大腿:好名字。又文雅又流氓,都不用花心思,这么好一名字就是绝佳的撩妹利器啊。

林敬言笑,轻车熟路起锅摊一张饼给他,放了双份鸡蛋。方锐瞪了眼睛,卧槽老林,你放这么多鸡蛋不赔本啊?

林敬言一推眼镜:“看你面善。”

冬天来得比想象中要快很多,仿佛前一个星期,天还是热着的,忽然一场雨浇下来,一下子就凉了。方锐一边念叨着垃圾被窝毁我青春,一边又窝在被窝里不肯起来,抱着手机忍着饿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滚。他给林敬言发了条微信,“你今天在楼下出摊吗?”

大上午九点,早高峰基本过了一半儿,林敬言也回得挺快:在。

——等你忙完了能不能给我送份鸡蛋饼……

——要不我帮你叫个外卖?

——我就想吃你做的鸡蛋饼!

好嘛,果然是熟了,还学会撒娇了。林敬言拎着一份鸡蛋饼站在小区楼下,方锐说好自己下来拿,却不见他人。他站在楼下等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楼上有个声音喊他老林——不是方锐还能是谁,穿一件黑背心,趴在四楼阳台窗户上向下伸出尔康手。林敬言刚想吐槽他你把手伸得再长也伸不到四层楼之下的我这里来,就听见方锐给他出了个主意:“老林,我去拿个绳,你把鸡蛋饼绑绳子上……”

林敬言心里仿佛有一万只邓布利多纷纷摇起了头,现在的年轻人竟然成了这样,不得不服。看着方锐真的把脑袋缩回去要找绳子了,林敬言叹一口气,冲着楼上喊:“你把单元门打开,我给你拿上去。”

 

方锐趿拉着拖鞋打开门,林敬言一脸无奈地站在门口,举起手里的鸡蛋饼。

“顾客您好,您的鸡蛋饼已经送到,请您对本次派送进行评价。”

“好好好好好!”方锐接过鸡蛋饼,直接扑过去给林敬言糊了一个巨大的熊抱。林敬言被他扑得往后退了两步,脸上还是那副颇为无奈的表情,却也没挣扎开,只是问方锐,“给你送餐上门的都是这个待遇?”

方锐在林敬言脖子边上蹭了蹭,短发毛绒绒的,蹭得人发痒。

“不啊,”方锐说,“看你面善。”

 

 

 

 

——Fin——

 

 

评论(9)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