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魔祖] 白骨为花 19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雨越下越大,冲刷着满地凶尸相斗的狼藉。属于尸体的腐败气味在空气里散开,血肉和内脏流了满地,实在令人作呕,然而魏无羡早已经顾不得这些。手指上自愈的伤口被他一次又一次地划开,符咒画了许多遍,手腕上伤口裹着的布条被他扯了下来,任凭它裂开,鲜血顺着手腕流下来,落在早已满是血腥的泥土上。他在大雨里用伤痕累累的双手吹着陈情,驱策着那几片附了魂魄的叶子,明明是纤薄如纸的叶子,染上了他的血,却仿佛利刃一般,在刻了符咒的墙上劈砍着,逐渐将墙上的符咒毁坏。然而仍然是有代价的;他以血为媒,将叶片上的游魂和自己缚在一起,那些叶子在蛮横的劈砍间受到的破坏,都不折不扣地反馈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那道墙上的金光起初还有些挣扎,力量却终究还是在被慢慢削弱,眼见得金光一点点微弱了下去,开始有些凶尸能够靠近那道墙,从可以触摸,到开始用自身力量撞击,他们在这座山上被封了太久,都拼命地想要离开这里,冲出山外去。

叶子毕竟太过单薄,在撕扯之间碎掉了,魏无羡低头咳出一大口血,却仍然不服输一般,继续吹起那支满是血迹的陈情,将整座山上的走尸尽数归为己用,借他们的力量,击碎这堵极高的石墙。红衣女人的腹部已经在争斗中被划开,长发跌在泥土和雨水里,半片血色掩盖住了她妩媚的侧脸。雨仍旧未停,一切都在风雨里显得凌乱而苍凉。力量真的透支得过了头,魏无羡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种混沌的状态,他只知道机械地吹着笛子,指挥着手下的凶尸,却已经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了。只有一个目标——打破这堵墙,下山去。

随着笛音的继续,指向魏无羡的攻击开始逐渐放缓了下来。然而山上走尸数量众多,现在的魏无羡尚不能完全将之掌控,仍有一只走尸趁他意识不清之际,朝着他扑咬而来。周围的风吹草动被雨声掩盖了大半,魏无羡没有意识到危险,只是闭着眼睛凝神吹笛。

一声轻微的断裂声在空气里爆开,旋即又是单调的凶尸被切下头的声音。那一声断裂淹没在雨声里,却偏偏被魏无羡敏锐地捕捉到了,把他从浑浑噩噩的冥想里拖了出来。他转头看去,却惊讶地看到,刚才那声碎裂竟然来自一直跟着自己的那具白骨——也不知方才的混战里让他受了多少伤,有些骨节已经不知所踪,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骨架。如果不是因为额头上干涸的一丝血印,魏无羡甚至已经认不出这是那具白骨。那具白骨的手腕被凶尸拧碎了,无力地垂落下来;而它空无一物的眼眶仍然对着魏无羡的方向,想要用尽全力去保护他。

魏无羡想不出来其中的道理。他从未认识过这具白骨——乱葬岗上这些日子,白骨帮得上他的忙,也算不上很多;然而更算不上少,他永远记得,初到乱葬岗上的时候,正是这具白骨和地下行迹飘忽的骨手,帮他阻挡凶尸,等他慢慢醒来。如今这具白骨在自己眼前碎裂,说不上是悲伤还是惋惜,总之各种情绪堆在一起挤满了整颗心,不知道让他以什么表情来面对眼下的情景。

白骨断裂的手垂了下来。然而却从断裂的手骨之间落下一张薄薄的纸,卷成纸筒,落在地上,很快被雨打湿。魏无羡冲过去捡起那张纸,墨迹已经被晕开,他借着残留的笔痕,隐约读出一行字:夷陵散修,为云梦魏长泽和藏色散人所救。身死以后,以血认骨,定当衔环结草。

那一张陈旧而单薄的纸很快被雨水打坏了,劣质的墨水渗进纸里,字迹已经看不清。魏无羡第一次有种想哭的冲动,那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血脉亲缘,他本以为早已断得一干二净,却从未想过竟然会在这座无人问津的荒山之上,再次寻到一丝痕迹。山脚下那道符墙的金光已经彻底消散了,石墙倒塌的声音和滚滚雷声混杂在一起,断壁残垣被一抹新的闪电照亮。凶尸们将石壁中欧打破了一个出口,正要一拥而上离开这座山的时候,却被陈情的笛声拖住了,只能不甘心地停下了动作。

这一次魏无羡吹的并非是御鬼之曲,反而是那首蓝忘机教给他的《安息》。被先前的御鬼之音激发起凶性的走尸们,渐渐地在这首曲子的安抚之下变得平和起来,从张牙舞爪变得平静,垂着手站立在山脚下。魏无羡就在这场大雨里静静地吹着,他想,今后他大概再也不会回到这座山上去,不如现在,尽自己所能,再度他们一程。

大约是卯时,天光渐渐亮起来,雨却还是下着,阴暗的云盘踞在天空,看不见朝霞。魏无羡觉得自己筋疲力尽,他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将整座山的走尸尽数控制,却也同样将自己搞得遍体鳞伤。他握紧了自己手里的竹笛,向山脚下走去,对这些走尸们下了最后一个命令——留在山上。

那抹单薄的背影淋着雨,越走越远,直到走了好久,魏无羡再回头看去,已经看不见乱葬岗的荒山。

 

 

 

 

——TBC——

 

 

*并没有结束

*下一个打温晁

评论(28)
热度(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