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 白月光

[林方] 往前走

从2014到2016。老林还是那个老林,我咋就变了这么多。

 

 

 

 

白月光

 

cp:林方

by:萧月

 

 

 

那感觉很神奇。好像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林敬言退役的消息,只有方锐一个人,半梦半醒地蒙在鼓里,看着林敬言握着话筒在新闻发布会上站起来,他说,退役。

好吧,退役。

方锐摸了摸胳膊,总觉得休息室里的空调吹得他胳膊表面凉了一层,一直要凉到手肘骨头里去。伸手摸了一件队服外套,也不管是谁的,总之先披上再说。他突然觉得十分放空,那一瞬间他本以为自己会很混乱,满脑子都应该是林敬言——然而实际上他什么都想不起来,冲出气氛尴尬的休息室以后披着队服在走廊转了两圈,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坐一会儿,才能躲开所有人看向自己时候的好奇目光。

有毛可好奇的。退役年年有,关我鸟事——方锐烦躁地撸了一把头发。他甚至没想起来这是林敬言以前打本的时候常用的动作,心一烦,就去折磨额前垂下来的一抹刘海,方锐就跟着他学。

好的没学来,这些小动作倒是学了个一顶一。他把自己关进厕所隔间,摔上门,随手一摸队服口袋,才发现口袋里有盒塞着打火机的芙蓉王,不用想了,绝壁魏琛的,叶修那货只抽红塔山,因为便宜。方锐没烟瘾,但他也会抽,毫不客气地从烟盒里摸出一根就点上了,想着一会儿出去还魏琛一盒。他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好久没抽过烟了,味道有些呛,吸进肺里的一刹那他十分想咳出声,却硬生生地又憋了回去,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方锐,你真牛逼。

想当年他的烟瘾还是林敬言帮他戒的,得亏他当时队长还叫林敬言,要是换成叶修,估计直接能培养出一窝老烟枪。十七八岁的大毛孩子,觉得抽烟蛮帅的,被呼啸林队长抢了烟盒直接丢出窗子外面。那时候方锐还没上场打过正式比赛,兜里算不上厚实,在心里怒吼一声我草老林你还我十八块的黄鹤楼,表面上还是装得平平静静打算一会儿下楼把那盒烟摸回来,结果被林敬言按着训练了好几个小时,再出去一看,哪还有烟盒,估计早被人捡走了。

林敬言这人,和他名字一样,温温和和地,却总能捅得他方锐刀刀见血。第五赛季方锐刚出道的时候,借着酒劲在林敬言嘴角边上亲了一下,一副大爷模样地宣判说我方少爷钟意你,要跟我走吗。说着说着粤语都飚出来了,也不管林敬言听不听得懂。那时候他们在战队会议室的桌子下面偷偷勾手,十指能扣得一秒就多偷一秒,一颗心几乎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处处小心着被记者或狗仔拍到,连交换一个亲吻都要关起门来假装商谈要事。

够危险,够刺激,让年轻的方锐甘之如饴。——后来是怎么分手的呢?忘了,终归是淹没在呼啸大换血里的鸡毛蒜皮,几乎是一瞬间,累到他甚至没办法抬起手握住鼠标。倒也讽刺,最初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整个荣耀联盟都毫不怀疑他俩只是单纯的好哥们;可分手了以后,几乎整个荣耀联盟里又都以为方锐把林敬言泡到了手,也不知是谁泄了一份迟到了好久的消息出去。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心里才清楚,在众人面前要保持的究竟是怎样的貌合神离,强撑着勾肩搭背换一个暧昧的笑,心里头想的却是这个人那样好,可终究我们还是要彼此放生。兴欣跟霸图隔了几千公里,各自漂泊着未免也不是好事,好歹算是正常人的生活,告别了中二式的荒唐。

唉,要么怎么说,人一旦碰了爱情,就跟智商两个字没什么关系了呢。

如今他林敬言要退役了,估计今后的人生就跟方锐彻底没了关系。都说中国地大物博,然而全国横跨着飞过去也不过四五个小时,睡一觉的工夫脚底下踩的就变成了不一样的街道。尤其对于他们这种打比赛飞惯了的人而言,两个城市之间的转换简直不过家常便饭,定个机票并不困难,困难的是,他们再也找不到一个理由去买下这张机票。老朋友叙叙旧?快别扯了,不约炮谁没事找自家前男友叙旧。你要说再来偷看一眼训练?这借口太拙劣,恐怕连包子都骗不过。如今的方锐仍然觉得老林那样好——自己也那样好,可是大约他们都好过了头,才会没办法继续吻下去。再要说个具体出来,能细分到牙膏管一个从根挤一个从中间挤,他爱喝粥我爱吃包子,他身上的香水味道不是自己喜欢的,反正都分手了,哪儿都能生生挑出些别扭地方来。

只不过他是没那个闲心去评价过路人的。今儿楼下小卖铺的运货工穿了件黑背心,蹭脏了,他是注意不到的。也只有老林——就算分手了,他还是盯着老林,朋友圈一天刷八百遍,却仍然保持着矜持的骄傲,一语不发,假装没事人,就差来个人给自己发一个影帝金奖,从此自己就是奥斯卡小黄人。那就黄着吧,犯罪组合的小船儿我自己一人也能猥琐,您只管踏实退休,等老子拿个总冠军来闪闪你的老花眼。

方锐没拿过冠军,林敬言也没有。硬要比起战绩,林敬言反倒更牛逼一点,起码摸上了个总决赛的门槛,方锐只能跟着新生的草根群体在晋级和落榜的边上沉沉浮浮,每次瞥一眼那成绩排名都让人心里揪得慌。那时候林敬言尚还意气风发,还没有在霸图这老年队里养出来的老干部劲儿,拍着方锐肩膀让他好好干,一起拿个冠军回来。冠军谁都想要,可这玩意不是谁想得紧谁就能拿到的,他抱住老林说没关系,犯罪组合还有机会,未来还有很久。

说这话的时候他哪知道很久约等于两年啊。所以说未来就是未来,肉眼凡胎的,没事别瞎猜。烟屁股烧了手,方锐跳起来把它甩到马桶里,犹豫着要不要再点一根起来,想了想还是算了,芙蓉王死贵的,能留就留点,反正自己抽着也没意思。他想了想还是拿膝盖顶开厕所门,揣着裤子口袋往霸图休息室那边走过去,心想假如能在走廊里遇到林敬言,他大概会扑上去抱住他,然后再拍拍肩,笑着说一句都过去了,放心退役,锐哥替你拿冠军。

他想,假如还有下一场爱情,能不能至少让他爱得稍微久一点。

 

 

 

 

——Fin——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