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 夜半提灯 03

夜半提灯

 

cp:忘羡

by:萧月

 

 

 

“哟,看不出来小哥竟然这么热情。等不及了?”调酒师轻佻地凑过去,嘴唇离蓝湛的侧脸越来越近,作势要亲吻他。随着他的头越靠越近,蓝湛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把将那个抹了发胶的脑袋推开——推开了又觉得不妥,伸手又想去扣他手腕,这次却被他轻松地躲开了。

调酒小哥将一个鸡尾酒碟推到他面前:“你喝,我就跟你走。”

蓝湛没有碰那个杯子,甚至没有看它一眼,一双好看的浅色眼睛仍然盯着调酒师,目不转睛。调酒师被他这般不加掩饰的视线看得浑身颇有些不自在,正想放弃这个顾客退回吧台里的时候,猝不及防地,又被拉住了手——他本来一直刻意藏着那只包着纱布的右手,这时却被蓝湛明晃晃的举了起来。

蓝湛捏着他手腕的手收得很紧,让他忍不住咬了牙,觉得自己手腕几乎要被他握断掉。他正想跟这个难伺候的客人好好理论一番,蓝湛却突然用另一只手拿起酒杯,将里面的烈酒一饮而尽,让他只剩下瞠目结舌的份儿。他突然觉得手腕一松,正想松口气,低头看去,却发现一个银亮的崭新手铐正扣在自己手腕上,而另一端正被握在蓝湛手里。

他们之间隔着一个柜台,互相对视着,舞池边彩色的射灯光偶尔投向这边,将气氛渲染得又诡异了几分。魏婴心里默默数着秒数,蓝湛的酒量,他简直再清楚不过——果然,沉默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蓝湛的眼睛便缓缓地合上了。

魏婴松了一口气,打了电话叫温宁来盯着酒吧,身手敏捷地从吧台上直接翻了过去,单手扶了蓝湛就直奔酒吧外面的暗巷。魏婴一把把他摔到墙上让他靠墙站好,便在他身上摸起了钥匙,蓝湛闭着眼睛任他折腾。喝醉的人两腿发软,站都站不住,靠在墙上一直往下滑,十分耽误魏婴寻找钥匙的进度。魏婴心一横,干脆自己靠墙,搂着蓝湛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算是提供一个支撑。

魏婴摸兜的能力堪称一绝,然而他摸了半天,只在他身上找到了一把车钥匙,手铐的钥匙不知道被他藏哪儿去了。带手铐不带钥匙?哪儿可能,蓝湛绝不会犯这种错误。然而外衣里却又确实不会有钥匙,这么说的话……

魏婴拿了那把车钥匙,把人事不省的蓝湛随便塞在副驾驶,开车便走。有手铐连着,他只能用左手单手开车,偶尔抬起右手扶一下手刹——开玩笑,假如被路边的摄像头拍到他带着手铐开车,第二天他就绝壁会被抓进局子。蓝湛似乎醉得够呛,好几次随着红灯刹车的动作都差点要吐出来,魏婴有心想帮他把副驾驶的座椅放低,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按钮,倒是摸到了一片从椅垫下面折腾出来的白大褂衣角。

他心里只觉得好笑,这绝壁是从某个现场刚出来就逮我来了。脚下油门踩得更实诚,不出几分钟,车子就停在了一所民居的楼下。

这房子是魏婴租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平时没人住,偶尔雇个保姆过来打扫打扫。都说狡兔三窟,魏婴这个黑道上混的,没人知道的落脚处自然也不少。他踩着蓝忘机的大腿,从驾驶席蹭到副驾驶,心里盘算着把蓝湛扛上楼扒光,趁他还没醒,找到钥匙打开手铐,自己就撤退。然而他想的似乎有些太简单了,就在他窝成一团踩在蓝湛大腿上的时候,蓝湛就已经被他踩醒了。

刚打开车门,魏婴一回头,就看到蓝湛那双颜色浅淡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吓得他一激灵,笔直地从蓝湛腿上滚了下去,跌在车门口。然而他的右手却跟蓝湛是连在一起的,他这么一摔,把蓝湛也从副驾驶上扯了下来,正好两手撑着地面,压在他身上。两个人的呼吸靠得很近,有浅浅的酒精味道在呼吸之间蔓延出来,纵然是魏婴这个酒缸子里泡出来的人,也觉得自己似乎醉得有点晕。

蓝湛却没有任何要起来的意思,仍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清冷。明明是个法医,却大有一副他哥抓犯人时候的冷冽架势,魏婴在他这个眼神里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抬脚踹了一下蓝湛,想让他起来——却没想到,蓝湛的反应能力和近身格斗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好,在他抬腿踹来的时候就迅速握住了魏无羡的膝窝,让他不能动弹分毫。手被蓝湛按住了,腿也被他掐着,整个人被他压在身下,魏婴想了想,故意扭了扭腰,露出了一个极其诱惑的笑容来。

“哎哟,别这么心急嘛,这还在外面呢……我们上楼好好干?”

话还没说完就被蓝湛扛上了肩膀。等到一路挣扎回公寓的时候,魏婴被他扛得心里直骂娘,在他放下自己的一刹那,没忍住,又伸脚踹了过去。出脚的一瞬间他已经觉得后悔了,结果跟他预料到的一样,又被蓝湛按在了地板上。金属的手铐跟木制的地板磕出一声钝响,魏婴也懒得跟他耗下去,单手解了蓝湛衬衫,在里怀又摸了一遍,特意没放过边角的地方,仍然一无所获。蓝湛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撑在他上方,冷眼看着魏婴咬着牙在自己身上忙活着找东西,左手不甚灵活地摸遍了衬衫,又伸手去够皮带。

裤子口袋在酒吧就已经摸过了,没东西。魏婴干脆把蓝湛的皮带抽了出来,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掉落,他暗骂一声这个变态,干脆维持着这个姿势,把蓝湛的裤子扯了下来。他突然听见蓝湛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如同一盆冷水从魏婴头上浇下来,让他瞬间收了手。他小心翼翼地抬头朝蓝湛看过去,却见蓝湛慢慢地从压着他的姿势爬起身,一张脸上读不出任何表情,说出来的话却让魏婴心里凉了半截。

“找什么呢?钥匙扔了。”

 

 

 

 

——TBC——

 

 

评论(14)
热度(164)
  1. 坚磕花落月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