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魔祖] 白骨为花 14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目录

 

 

 

 

白骨为花

 

魏无羡中心 粮食向

by:萧月

 

 

 

他在水边缓缓蹲下来,用完好的左手撩起清水,慢慢地擦洗掉脸上残留的污迹。一张端正好看的少年脸逐渐在水面上倒映出来,他叹了一口气——这路终归还是要走下去的,他要回去。

“你还有很多事要做。”

魏无羡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却泛起一阵眩晕,大约是久未进食和失血的缘故,将他好不容易习惯的身体重新打回了极虚弱的状态。整理了一下思路,回想了一下先前发生的事,他觉得他还是该回去看看那座已经坍塌的破草屋——虽然那口粮实在是差得可以,煮成粥也挡不住一股经年发霉的味道,却仍然是他唯一可以赖以生存的东西。炭火烤尸块什么的……太重口了,他光是想想就打了个哆嗦。

他一步步沿着溪水向山上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应该如何再次应付那个棘手的熊孩子。先前引诱它掉进生火用的灶坑里的时候,魏无羡借着微弱的光亮,瞥到了那孩子的耳阔是粘着些干涸血迹的。大约是两次交手之间的某个时间,不知道因为什么,把这具尸体的听力给搞坏了,所以第二次交手的时候陈情才会没有效果。假如这次再碰见那东西,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他想起从前修仙的时候,不管是哪位前辈的指引,都始终在强调“灵力”二字。对于修仙人来说,灵力就意味着最基本的力量来源,可以说,有足够的灵力,才有往后的一切。

那么,如果把修仙的灵力换到鬼道上来讲的话,又意味着什么?

各种修行方法事实上都是大同小异的,所以对于鬼道而言,一定有种东西可以完全替代灵力,以此获得超越普通凡人的力量,驾驭天地万物。

 

天快黑了。乱葬岗上腐尸众多,土壤异常肥沃,草木茂盛丛生,随着越发暗淡的天色,只剩下连绵不断的黝黑剪影,伴随着鬼哭的声音,幽幽地让人感觉头皮发麻。远远地瞟了一眼,魏无羡便敏锐地发觉到,堆在门口用来堵门的残损尸块不见了。魏无羡小心翼翼地燃了张火符,逐渐靠过去看,却惊讶地发现地上散落着一些指甲和几片染了霉斑的皮肤。更让他觉得心下不寒而栗的是,那几片皮肤的边缘,怎么看怎么像是被咬下来的。

有一个想法逐渐在魏无羡心里成形。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果然看到那白孩子从塌了的房子里爬出来,俨然一副鸠占鹊巢的架势,看向三番五次出现在它眼前的魏无羡时,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敌意。魏无羡迅速拿起陈情,放在嘴边打算吹奏。小孩子却不在乎,它心知自己听力受损,陈情的笛声已经再也奈何不了它,反而悠闲自在地打量着魏无羡,似乎在思考这次从哪儿下口比较容易咬。魏无羡的手上渗着鲜血,给空气里添了几丝腥味,反而让那孩子的表情更加兴奋起来。

谁知,很快它就觉得不对劲了。魏无羡站在离它十步远左右的地方,凝神吹笛,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笛子的声音上。那孩子听不见笛声,却仍然能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压力正在朝着它压过来,意识到了危险的气息,顿时拼命地挣扎了起来。魏无羡挑了挑眉毛,有戏——然而它这么一挣扎,魏无羡也开始觉得头疼起来,随着笛音的吹奏,额角上逐渐渗出冷汗来。

魏无羡走的实在是一招险棋。所谓元神,乃先天之性也,为灵力所生之本原。魏无羡没了金丹,用不得灵力,于是便以元神之力代替灵力,以笛音为引,直接以灵魂对击的方式,来对凶邪之物予以压制。然而此招却险在元神之力,亦是人三魂七魄生之所依,假如凶物之灵极为邪煞,则压制着它的元神难免会有所损伤,轻者,像魏无羡现在这般头痛欲裂,重者可能会直接元神破裂,从此再无理智可言,与普通恶鬼别无二致。

然而眼下来讲,能用来代替灵力的,便只有元神了。魏无羡咬着牙硬扛着钻心的头痛,努力地对抗着。每一处细微的感受在这种痛楚至极的环境中都被放大到极限,他能清楚地感受到那孩子残留魂魄的每一丝挣扎,逐渐在自己的元神之下被压制下去,最终化作最原始的清虚状态,混沌不争,完全被魏无羡所掌控。

魏无羡这才发觉自己早已经站不住了,两腿跪在地上松软的淤泥里,甚至将地面跪出两个坑来。本就久未进食,再加上重伤初愈,此时耗费这么大的体力来跟那小孩子对抗,他只觉得已经没办法支撑自己了,仰面躺倒,任凭汗水打湿他的鬓发,滴落到土地上。那个白色的小孩子一动不动地躺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睁着眼睛无神地望着天上已经彻底黑下来的夜空,此时它的心神已经完全由魏无羡控制了,没有魏无羡的命令,它是绝对不会动一下的。

 

魏无羡就这样在地上躺了很久。他看着挂在夜幕里的一轮月亮,有风吹过,带起一阵凉意,大约应该有二更天了。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去看看那孩子究竟怎样了,却发现那孩子仍然一动不动,只是把目光黏在自己身上,随着魏无羡的动作微微转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魏无羡再次确认了那孩子对自己不会构成威胁了以后,轻拍了一下它有着稀疏头发的头顶,叹了一口气。

“你看,我们俩打了这么多次,你到底还是归我了。”

他翻出一片画了明火符的树叶,将它丢进一堆干燥的枝叶里。一抹火光在夜里亮了起来,让他不禁回想起初到乱葬岗的时候那个夜晚,有一具白骨指引着他找到了陈情,他才得以在后续的这么多场打斗中死里逃生。这座荒山并不算小,然而说它大,也远远算不得大,与那具白骨分别以后,竟然再也没见过它。山脚下的那道金光符咒墙还真是个要命的东西,想要下山,就必须打破那道墙——可是墙上的咒术限制了腐尸的活动,既然根本不可能靠近那道墙,那么应该怎样打破它,魏无羡却是全无头绪。难道要画张符,折个纸飞机丢过去么?

肚子咕地叫了几声,打破了魏无羡这些荒诞无稽的想法。他用手撑着头,半躺在火边,不知不觉便枕着胳膊睡过去了,一夜无梦,难得有这样露宿的一晚,能让他睡得如此安稳。

 

 

 

 

——TBC——

 

 

评论(5)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