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岚星] 两生事

短粮,糖

前文来自微博 KUMA鸦-玦不涣cp啦 P7(图书馆主题的小故事)

 

 

 

 

两生事

 

cp:双道长

by:萧月

 

 

 

大门在身后合拢的一瞬间,宋岚突然觉得自己周围的风似乎要比往常更冷一些。眼前关于图书馆的一切摆设都逐渐淹没在黑暗里,耳边的风声越来越大,似乎要把他整个人卷走吞没,可他却丝毫不觉得害怕,有晓星尘的温度从身后源源不断地传来,便尽可保持安心。

其间似乎有大火烧裂木材的声音传来,模模糊糊地,像是烧断了房梁,带着火燃烧的声音砸下来,隐约听得到哀鸿遍野。他想这大约是与自己无关的,不管是剑出鞘的锐响,还是鲜血泼在地上的声音,抑或不知何人遥远传来的放声狂笑。他清楚地感觉到晓星尘抱着自己的双手似乎下意识地收紧了一些,从拥住他的姿势变成了紧紧抱着他的腰,于是他便将手覆上去,轻轻摩挲着手指下的皮肤,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晓星尘安心一些。

他突然觉得这样的姿势似乎有些熟悉。分明是两个人第一次有这样的身体接触,自己却莫名熟稔得仿佛许久之前就常常这样做一般。

宋岚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在这人世间停留了很久很久,远远不止之前的十八年。他觉得自己应该记得很多东西,可是眼下却一样也想不起来,那些在时光长河里被洗刷得日久弥新的记忆碎片,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做,才能将它们全部拾起。

不知这冷风吹了多久,开始有光穿透眼前的黑暗,渐渐地让宋岚能够看清这个世界。他这才发觉不知何时,从身后环抱着他的晓星尘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他独自一人旁观这个世界,入目之处,尽是洁白的飞雪。那雪着实下得太大了,陌生的荒山上,有无数提着各式武器的人匆匆忙忙地在齐膝深的积雪间四散奔逃。宋岚凝神看去,见山上人影晃动,有一部分却明显不是活人——头掉了,仍然还可奔跑,断了半个身子,仍然还可爬行着去噬咬逃散的人们。

宋岚第一次见到死人起尸的这般景象,而且还是如此大的规模,不禁心下一惊,下意识地将手伸向不知什么时候佩在腰间的长剑,抽剑出鞘,行云流水一般地简单挥了几下,竟然挽出了一个漂亮的剑花。他不知这动作究竟是何意,可他下意识地就是觉得,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是可以用剑的,那一整套动作似乎早就被这具身体的神经深深地记住了。

有几具尸体注意到了宋岚剑上的光亮,向这边靠拢过来。不等宋岚拔剑,有一道洁白的身影抢先落到他面前,剑气破空,直将那几具凶尸斩开。宋岚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宽袍广袖的晓星尘,长发飞扬,像天上不染世俗的明月,却偏偏一脚踩空,堕进凡尘里,站到自己的面前。先前他所熟知的晓星尘,永远是白衬衫和浅灰长裤,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晓星尘——可他的内心里却偏偏有个生音在叫嚣着,晓星尘本来就该是这样的,他就该如明月,如清风,就算衣摆在方才的打斗里染了血污,可他仍是洁净的,天地之间,只有他算得上一尘不染,剔透万分。

转瞬之间他又听到了火烧起来的声音,不知是不是精神太过紧张了,让他出现了些许幻觉——不,那不是幻觉。那片黑暗又沉沉地压了过来,伸手不见五指。他四处去摸着,想找到晓星尘的身影,然而只摸到了满手的血污。倘若人间是有地狱的,那么也不过如此了;却偏留得宋岚一人独活,在那片血污里摸索到周围的风声都静了,一切又重归平静,他仍未找到晓星尘的身影。

他睁开眼睛,面前又是陌生的路。有位门生打扮的孩童向宋岚行了一礼:“就送到这里为止了,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便会有个小镇。”

宋岚负剑前行。风吹起他漆黑的外袍,他才发现并没有任何血污,周围也祥和得很,方才黑暗里的那些烈火和尸骨就像一场梦,在那场梦里,他只是个最平凡不过的过路人。

于是他开始向每一个路过他身边的人打听晓星尘——白袍长衫,带一把灵剑,如同明月,如同清风。并无回应。他只能沿着路慢慢地走,不知道下一刻那个一身白衣的人是否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再将温暖的手掌交于自己握住——等等?

方不过离开这么一会儿,他却觉得自己想念晓星尘想得几乎要发疯。似乎有什么深埋在心里的东西就要破土而出,可是终归差那么一点,撩得他心烦意乱。他在义城外的河畔蹲下来,凝望着水里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自己这双眼,竟然和晓星尘的眼睛别无二致。

或者说,就是他的眼睛。

晓星尘就站在离他十步左右的地方,眼睛上覆了绷带,衣上也尽是血污,一片狼藉地站在那里,然而落在宋岚的眼里,却仍然像初见时候的那场白雪一般,纯净得不容玷污。

宋岚觉得自己似乎想起来了一切。白雪观的大火,晓星尘的眼睛,还有他魂魄无法粘合的数十年,宋岚带着他一起投身到另一个世界,将魂魄终于温养齐全。他此时才意识到,怪不得那座图书馆总让他觉得熟悉——那样的装潢,分明和锁灵囊上的图案是极其相似的。

他飞奔过去,抱紧了一身血污的晓星尘。他仍然说不出话来,晓星尘也仍然看不见他,只是好在这一次两个人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幸而未曾错过,伸出手臂就能抱紧对方。

晓星尘在他怀里微微挣动了一下,说,我身上有血,不要染了你衣衫。

宋岚却毫不在意,将他抱得更紧。他想起来曾经有一次夜猎,他也曾这样抱紧过身上染了尘埃的晓星尘,如今数十年光阴从他身边掠过,却仍然偷得机会再这样拥抱一次,着实太过难得,又怎会再放手第二次。

寻到你了。

 

 

 

 

——Fin——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