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 夜半提灯 01

现代向,警匪架空,忘羡之外无cp

因为微博上有不少人想看这种设定,写着玩玩……更新看心情=3=

 

 

 

 

夜半提灯

 

cp:忘羡

by:萧月

 

 

 

“一群废物。”

魏婴擦了擦尚还泛着热的枪口,大大咧咧地坐回车里,摇上了车窗,把一半来自手下的崇拜和另一半来自人质的挣扎通通关在了外面。温宁早已坐在驾驶位上等着他,一脚油门,替他将所有的沸反盈天抛到身后。

“魏公子,抓紧时间。江先生亲自在监视器后面盯着,想派人赶上我们的话,会很快。”

“你还是不够了解江澄。知道是我,他就不会派人来追了,”魏婴没个正形,曲起一条腿半躺在汽车后座上,瞟了一眼这位忠心耿耿助手的后脑勺,“不亲手铐上我,他怎么甘心?”

温宁没有接他的话,径自将车开上了一条没人知道的荒村小路。导航仪聒噪的女声一直试图提醒他前方600米请调头,温宁嫌它吵,一巴掌拍在静音键上。于是车里又安静了下来,只听见魏婴窸窸窣窣地鼓捣着,给崩裂的虎口缠上绷带,酒精浇上去,下意识地倒抽一口凉气。伤成这样,大概两个月以内都不能用枪了——他想,他还得抽空去一趟温情那儿,给这些旧伤新伤一并都看看。

 

“妈的!又让他跑了!”

江澄把硬壳的文件夹摔在桌上,磕出巨大的一声响。他转身想去接杯水缓解一下自己的暴怒,结果刚接一半,手一抖,金属外壳的马克杯合着半杯滚烫热水一起砸在皮鞋前面。他觉得太阳穴一直在跳着疼,已经疼了好久,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尤其在查到了魏无羡的消息以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从旁边伸出一只手,帮他打了一纸杯的热水,示意他去旁边长椅上歇息一会儿。滚水混合了常温水,入手温暖又不至于烫人,贴心得有种中央空调的感觉,确实是暖的,却暖得疏离。江澄握着纸杯暖着手,冷眼看着蓝涣蹲下来拿过抹布,把洒出来的茶叶拢到一起,替他收拾一地狼藉。

“你啊……这性格,还是改一改的好。”

蓝涣听江澄这么说,反而笑了。

“怎么改呢?这样不是很好吗?”

“温柔得太顺手了。对朋友也温柔,对犯人也温柔,这样不好。”

“可我审讯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呀。”

蓝涣嘴角有一抹浅浅的笑。他本就生得好看,玉树临风的模样,人又温和如水,就连便衣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有女服务员对他暗送秋波。江澄却对着这抹笑容生出一种无力感来——他实在是没法开口告诉蓝涣,方才在现场的人里,蓝湛竟然也在其中。……假如他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正在江澄绞尽脑汁组织语言的时候,手机急促地震了起来,来电显示明晃晃的“班主任”三个字,让他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他本来打算放着不管,装作忙着没接到,可是电话震动得一声接一声像催命一般,他只能硬着头皮堆起谄媚的笑,滑开接听键:“你好,我是江澄,请问——”

“金凌在学校又跟人打架了,我们希望您能来学校一趟。”

江澄心塞地挂了电话,正想着应该怎么胖揍这添堵的小兔崽子一顿,却听见旁边蓝涣的手机铃也响起来了:“什么?蓝愿和人打架了?好的,我马上过去。”

刑警的耳力向来极好,尤其是他们这些整天在重案里摸爬滚打的,更是把方才对方的电话听了个一字不落。挂了电话,两个人都颇为尴尬,一是没意识到自家的熊孩子竟然在同一所高中上学,二是……两家孩子打架,家长竟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打也不是,护也不是,两个人面面相觑,竟然一时间想不出合适的处理办法来。

最后还是蓝涣蹭了江澄的车,两个人一起开车去了姑苏一高。江澄握着方向盘,不知道在想什么,没听到导航的提示音,连着超速了两个扫描眼。蓝涣瞟了他一眼,默默地拉出副驾驶上的安全带扣好。

“你车有安全气囊吧?”

“你更应该担心一下我驾照分数够不够把车开回局里。”江澄看了一眼电量见红的手机,趁着等转弯灯的空当,摸出一条数据线将手机插在车载USB接口上,“金光瑶的线人还没来报线索?这都几天了?”

“十三天了。阿瑶查探情报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只是他手下的线人……有些一言难尽。”蓝涣看他充电,也去口袋里伸手摸自己的手机,结果什么也没摸到。估计是刚才换便服的时候太急了,手机落在警服口袋里了。

“姓薛的那个小协警?看着够年轻。警校刚毕业?”

“肄业……听说上学的时候就把警校搞得一团糟,要不是有金光瑶极力作保,凭他的成绩,聂队也不会放他进来。”

一高离警局不远,开车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说着话的工夫就已经到了附近。江澄看了看路况,一高门口那条小路他还是没敢进,恐怕进去了就没法调头了,索性就在路口边上寻了个位置停车。还没等他俩下车,从旁边食杂店里出来一老太太,拄着拐晃悠悠就过来了,摊开手:“一小时五块。”

“回来再说!”

江澄愤怒地钻了出来,狠狠地摔上车门。蓝涣跟在他后面,进校门的时候又是好一番折腾,门口两个保安审查得倒是尽职尽责,直到一脸苦大仇深的班主任把他们俩接进办公室,吹到了20度恒温的空调,江澄才觉得自己的心态稍微缓和了一点儿。

金凌跟蓝愿两个人正低着头窝在办公室一角奋笔疾书写着检讨,蓝愿倒是没什么问题,然而金凌这种语文成绩平均线以下的人,让他写个八百字作文都费了牛劲,每人三千字检讨简直是要他的命。他写几个字就抬头四处卖呆,那边蓝思追笔记本上已经写了一千字了,他这边还是三行。又写了一句话,金凌一抬头就看到江澄黑着脸进来,条件反射地瞬间缩成一团装作不认识,内心祈祷着自己下一秒拥有隐身技能。

然而他下意识的缩头并没有卵用,江澄仍然一脸怒容地直冲过来,把金凌和他写了三行的检讨书拖到班主任面前。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事儿,就是单纯的高中生打架而已,对于金凌这种经常打架的熊孩子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然而让两个家长十分好奇的倒是蓝愿,平时彬彬有礼的一个学霸级人物,怎么就跟着金凌打起架来了?

 

 

 

 

——TBC——

 

 

评论(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