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 夜半提灯 02

夜半提灯

 

cp:忘羡

by:萧月

 

 

 

江澄第一反应是金凌把好学生给拉下水了。他正打算揪起金凌的耳朵骂他一顿的时候,蓝愿低着头站过来了。

“叔叔你别罚他。有几个人骂我,我一时没忍住就动了手。金凌是被我牵扯进来的。是我的错。”

金凌瞪着蓝愿,刚想说什么,被蓝愿拉了一下袖口,于是没说出来。这点小动作自然瞒不过两个刑警的眼睛,蓝涣站在蓝愿身后,拍着他肩膀,示意他有什么事回家说明白。江澄冷眼看着蓝家这俩人,心想果然是一家人,一个大中央空调带了一个小中央空调,真是同根生。批评教育必不可少,等到批评完了,也差不多该放学了。俩人刚带着两个小孩出了校门,就看那边杂货店老太太拄着拐棍又晃晃悠悠出来了:“十五块!”

“我四点停的车,六点出来的,你给我要十五?生意做得太黑了吧?”江澄瞪眼睛。

“现在六点零五了,多五分钟另收钱。”老太太得意洋洋。

江澄一边跟老太太理论着,一边开锁把两个小孩塞进车后座,才发现自己手机一直落在车里充着电,没带出来。他拿起手机,随手解了锁,才发现手机上一大排的未接来电,来自金光瑶。江澄下意识地回拨过去,那边响起的是关机的声音。他挂了电话,这才发觉手机上有一条来自10010的短信:您的手机已透支15元话费,请及时补交话费,登录网上营业厅可查询积分兑换规则。

蓝涣站在江澄身后窥屏,看到那一排未接来电,心下也是咯噔一声觉得不好。老太太还在那边不依不饶,江澄也懒得废话了,塞了一张20的过去,没等找钱就调了头。俩孩子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性,就近在附近的公交车站下了车,留江澄跟蓝涣两个人直奔警局。

他俩在车上各种猜测,心急火燎地把车开得要飞起来。这是金光瑶的第二次卧底——上次他卧底还是前几年温若寒案的时候,家族内部各个犯罪嫌疑人之间互相勾结,金光瑶周旋其中,偷出来了不少关键性线索。此案一出,震惊四座,尤其金光瑶在温家卧底以后还能全身而退,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演技。时隔数年,金光瑶再次主动请缨卧底,不知这一次,他亲自传消息回来,会是什么样的大案子。

一脚刹车踩下去,轮胎跟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这对于轮胎的损伤算是颇大,然而江澄管不了那么多,摔上车门就匆匆跑进警局大门,正看到几个小警员们匆匆跑来跑去,似乎有事情发生的样子。蓝涣跑上二楼拿了手机,就看到蓝湛给他打了一排电话,又给他短信发了个地址,说是有案子,让他速来。

 

又是一声锐利的刹车音。江澄和蓝涣赶到现场所在的旧小区的时候,周围的警戒线已经围好了,蓝湛正蹲在地上检查着尸体,极有技巧地在尸体的耳际一按,带着手套掰开了糊满了干涸血迹的嘴。一边举着相机等候多时的摄影员开始啪啪啪地拍照不停,不时有证物袋被提交上来,放进警车里。蓝湛初步检查完毕后,指挥小警员将尸体封进密封袋里。

“什么情况?”江澄走过去问。

“两小时前死于失血过多。被人割了舌头,手腕被绑过,有打斗痕迹,无其他异常迹象。”蓝湛一边往警戒线外走,一边摘掉一股血腥味的手套,丢在垃圾袋里。就算是出现场,那件白大褂也仍然穿得一丝不苟,白衬衫的扣子系得规规整整。他性格偏冷,如今也是一样不喜欢说话,只丢下几句必要的情况陈述,便自顾自地拉开警戒线走了出去,开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却分明不是要回警局的方向。

江澄也知道他这种性格,没话可说,转身回去跟警员们一起取证。蓝涣环顾左右,正想亲自再查看一边现场的时候,却见金光瑶一身便装指挥着小警员们取证——金光瑶的身形似乎又瘦了些,大约是许久没见过了,蓝涣突然觉得他的脸有些陌生起来,只有双眉中间一颗朱砂痣,从未变过。不等蓝涣打招呼,金光瑶先发现了他,一边摘下手套一边跟蓝涣寒暄起来。

“阿瑶要做的事完成了?”

“说来话长……我查到了谋杀聂哥的人,正是死者何素。然而我刚赶到这里,就发现他出事了,于是便赶快通知了江副局。谁知道蓝湛老师竟然比你还要来得早些,他带着人来了以后,我便和他一起先保护好现场,拉起了警戒线。”

说着他便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内心很挣扎的样子,伸手扶上门框让自己站稳。提到聂明玦,蓝涣心里也是泛起苦涩,伸手拍了拍金光瑶的肩以示安慰,又聊了几句关于眼下这个案子的话题。远处蹲在地上捏着棉签的江澄,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紧紧盯着金光瑶扶在门框上的手,眉心微微皱起。

 

蓝湛在等红灯的间隙就把身上的白大褂给脱了,叠好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用椅垫盖住。车子停在一家颇为有名的gay吧面前,他锁好车子,抬头看着闪烁的霓虹灯,颇有些不快的神色,却还是走了进去,径直走向吧台。

吧台里调酒的小哥明显化了妆,五颜六色的灯光下还能看得出劣质的粉底颜色不对,比他本人的肤色白了起码两个色号,涂了厚厚一层,仿佛一碰就要掉下粉来。那小哥看到蓝湛走来,嬉皮笑脸地凑过来:“宝贝儿是第一次来吗?想喝点什么?我这里有酒精含量很~高的酒哦,保证你今晚嗨个够。”

“……柠檬水就好。”

“咳,哪有来这儿喝柠檬水的,”小哥自顾自从冷柜里摸出一瓶冰镇的啤酒,倒了一杯推给蓝湛,“你也太拘谨了吧?不过你长得还真不错,叫什么名字?”

蓝忘机没有动那杯啤酒,只是抿紧了嘴唇,不发一语。

“你啊,就是太认真了,给我一个假名方便称呼就行了,也不是非要知道你叫什么。不然某天我们419的时候,在床上我都叫不出你名字,那多尴尬?”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的声音明显哑了下去,带着浓浓的诱惑味道,撑着下巴向蓝湛凑过去。蓝湛也不回避,直直地看回去,盯着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出神,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你跟我回去。”

 

 

 

 

——TBC——

 

 

评论(7)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