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魔祖] 催婚

不能我一个人蛋疼,我要把蓝大拖下水……

 

 

 

 

催婚

 

蓝曦臣中心

by:萧月

 

 

剑影凌厉,行云流水。

早上的阳光透过树荫洒下来,云深不知处后山的清晨宁静而美好。蓝曦臣每天都会早起,在此练剑,有时候跟蓝忘机一起,有时候是他独自一个人——他弟弟不来练剑的日子,就总能看见没个正形的夷陵老祖捂着腰出来晒太阳,领口偶尔还明晃晃地印着点痕迹,干过什么简直一目了然。

坐上蓝家家主之位的蓝曦臣,身负重任,需要给蓝家所有后辈做出表率,故而行为举止向来没有半点不妥之处。他依然还是笑得如沐春风,只是私下里几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蓝曦臣总会一脸和煦地给蓝忘机夹菜,一筷子韭菜,一筷子山药,再盛一碗汤,杜仲枸杞炖王八,来来来,老祖别客气,这汤味道鲜着呢,趁热多喝些。

指望蓝忘机生个儿子出来自然是不可能了,蓝启仁现在只怕蓝曦臣孤身终老,那他可就真要气上天了。只可惜蓝曦臣整天风度翩翩,却没有半点亲近女色的样子,偶尔去给女修们代课作指导的时候,也是绝对的目不斜视,礼数周全,毫不逾矩。

这可让蓝启仁愁大发了。只要蓝曦臣一有空,蓝启仁就抓着他促膝长谈,劝他考虑一下终生大事,可千万不要耽误了。蓝曦臣前脚被满脑子马赛克的蓝忘机烦着,后脚被满脑子相亲的蓝启仁烦着,干脆早上连剑都不练了,躲在书房里整理着蓝家资料。本来他就忙,如今想假装忙得脚不沾地也很简单,日子过得跟半闭关没什么区别,倒也还算相安无事,日子平静。

转眼间清河聂氏召开了清谈会,蓝曦臣将自己收拾妥当,代表蓝家佩剑出席。结果蓝曦臣去了清谈会,心里马上就后悔了——与其说是清谈会,不如是一个提前的邀约。仙督聂怀桑要成婚了,这次借着清谈会的机会将这喜事昭告天下,算是个开头喜,只等聂怀桑大婚当日,再好生宴请一番。

聂怀桑?

蓝曦臣想了一会儿,才猛然反应过来。自从观音庙一战之后,已经过了好几年的时间,可蓝曦臣却忙得感觉似乎并没过多久似的。聂怀桑已成仙督,虽然修为仍旧平平,却胜在用人之术,调兵遣将十分精明,将整个聂家管理得井井有条,一派生机。近些年清河聂氏风光得很,自然是要开始结亲了。蓝曦臣表面惊喜交加,不住地道喜,心里却仿佛便秘一般郁结梗塞,十分不爽。

妈的,一个个的竟然全结婚了,连聂怀桑也没落下。

蓝曦臣只觉得太阳穴一阵酸疼,他似乎都能隔空听见蓝启仁蕴含怒气的数落:“还不成亲?你都多大了,还不成亲?你年纪比蓝忘机还要大些,现在他都有道侣了,你竟然还不成亲?”

蓝忘机有道侣关我毛事!蓝曦臣揉着额角愤愤地想。突然他灵光一闪,转头问,“云梦江氏的江宗主呢?可有婚讯?”

聂怀桑摇摇头,“金如兰家主毕竟年纪尚小,金氏根基仍然不稳,江澄近些年云梦兰陵两边打理,已是分身乏术了。倘若如兰小公子年纪再大些,修道更精进一点,恐怕江澄如今也不会如此焦头烂额。然而听闻他如今身边也有个帮手,怕是等忙完了,好事也近了。”

蓝曦臣的心里粗暴地蹦出了一个描黑描粗了的日字。

三日清谈会结束得很快,蓝曦臣回了云深不知处,正打算继续回书房躲着,结果就见蓝启仁抱着胳膊站在山脚下,一派霸气,分明就是在堵蓝曦臣。蓝曦臣见躲不得,只好硬着头皮上:“叔父,有事吗?”

“聂怀桑要成亲了,今天派人给蓝家送了请帖。”

“清谈会上也曾提过一二,我这就去准备。”

“人家聂怀桑都成亲了,你呢?”

蓝曦臣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终究还是没躲过,预感又是一轮腥风血雨,可惜他蓝曦臣自幼尊卑有序,面对叔父他也不敢假装尿遁,只能扶着佩剑跟蓝启仁一边往山上走,一边听他念叨着谁家女修还待字闺中,心里实时弹幕厚得快看不见人了。蓝曦臣心不在焉地听着,低头看着布鞋脚尖,想着屋里养的那盆花是不是该剪剪枝了,整日的不见太阳,有点枯。

突然听见蓝启仁说,某某家的女修看了你的画像,对你有点意思,你去准备一下,三日之后约见。

蓝曦臣本来恍恍惚惚地听着,听到这一句心里就顿时不爽了起来。

“叔父,假如画师功力不错的话,全天下的女修起码有一半对我都有意思,我都要挨个见过去么?”

蓝启仁停了脚,看向蓝曦臣的方向皱了眉,一副小辈翅膀硬了不听话了的表情。蓝曦臣也是出乎意料地,向蓝启仁稍稍躬身致意,随即便拂袖而去。

随即云深不知处传来蓝曦臣闭关的消息,蓝思追捧着蓝曦臣的手书一脸不知所措,然而还是依照指示去找蓝忘机。纸上写的是从现在起蓝家教书事务交给蓝启仁,其他大小事务交给蓝忘机——魏无羡撑着脑袋半躺在榻上,随口问蓝忘机,那聂怀桑大婚的时候,你哥就不去了?

蓝忘机正在调整琴弦,抱着琴叹口气,没多说什么。

直到蓝思追走了,蓝忘机才缓缓开口:其实我也曾经被催过。

夷陵老祖身陨之时,不过弱冠之年,蓝忘机也差不多大,正是蓝家青黄不接的时候。那时候蓝忘机每天把自己关在静室里抚琴,蓝曦臣只好负起重任,独自一人协助执管蓝家的诸多事务。一个是失落无望,一个是漫无目标,两人一同夜猎之时许过约定,一起对抗长辈的催婚,两个人的力量终归更大一些。

结果任谁都没想到,魏无羡竟然回来了,同抗催婚联盟的小船翻了。

魏无羡一脸恍然大悟,原来蓝曦臣一直用异样的眼光瞟着我就是因为这个?

蓝忘机没说话,手下琴弦被他碰响了两声。

魏无羡在榻上滚了一圈,正好滚到蓝忘机身边,对着他调整琴弦的手恶作剧一样地吹气:“没办法啊,谁让含光君你运气好呢?缘分这东西,只能靠运气,强求不来啊。”

蓝忘机被他撩得痒,干脆把琴搁在一边,单手捏住魏无羡的下巴,俯下身就吻了过去。一番缠绵擦枪走火,蓝忘机咬上魏无羡的脖子,却被推开了。

“以后别咬脖子了,让蓝曦臣看见,岂不是又刺激到他了?”

“……他现在闭关去了,看不见。”

 

 

 

 

——Fin——

 

 

评论(25)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