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岚星] 匆匆

匆匆

 

cp:双道长

by:萧月

 

 

 

那年的冬天下了一场极大的雪,铺天盖地,白了整片荒郊。比那冬天更冷的是霜华的剑锋,白芒闪过,走尸哭号,一剑动天下,晓星尘洁白的道袍衬着漫天的飞雪,恍如世外之仙。宋岚同他并肩而立,拂雪仿佛有灵一般,穿插在晓星尘剑招的空隙之间,配合得天衣无缝。

晓星尘甩了甩剑尖,霜华剑重新变得雪亮起来。归剑入鞘,他拍拍宋岚肩膀想和他说,走吧,却突然听到大雪之间似乎有什么动物叫起来的声音,尖尖细细,似乎是个幼崽。晓星尘循着声音找过去,拂尘一挥,带起一阵柔软的风,扫开地上层叠的积雪。

一只小猫蜷缩着伏在积雪里。太小了,身上还是奶猫独有的一身小绒毛,毛色通体洁白,躺在雪里,如果不仔细分辨,甚至难以察觉。大雪将它盖透,它就卧在雪里,极其虚弱地轻声叫着。晓星尘道行高深,感官敏锐,才能发现的了它,若是换个常人来此,或许它就要冻死在这儿了。晓星尘向宋岚看去,却见宋岚一脸犹豫的样子,想碰又不敢碰,只能拿着拂尘轻轻地去逗它——然而那只小猫或许是太虚弱,又或者太怕生,只是把头缩进怀里,剩一只尖尖的耳朵对着宋岚。

晓星尘噗地笑了一声,蹲下身,将那只小猫从雪地里抱起来。小猫感受到了温暖,抖了抖耳朵,没睁眼就主动往晓星尘怀里缩过去,毛茸茸的一团蹭着晓星尘的手。

那只猫就这样被宋岚和晓星尘带了回去。二人落脚的客栈不允许携带活物,他们两个将猫护在宽大的袖口里,一路遮遮掩掩地回了房间,倒也有些投机取巧的紧张感。那猫似乎是冷得透了,晓星尘将它抱在胸口暖了好久,才渐渐让那只猫活泼起来。晓星尘一边捏着小爪子逗它,一边问宋岚,你打算给它取个什么名字?

宋岚挑挑眉:你还真打算要养它?

它这样小,无依无靠的,放生了怕更活不下去,养养又何妨。

 

于是两个人同行的日子变成了二人一猫。小猫活泼,然却苦了宋岚,每天睡前叠得工工整整的深黑道袍,早上起来总是沾满洁白的猫毛,始作俑者蜷起四肢,悠闲地躺在上面,抬起头对着宋岚,一对明亮的黑色大眼睛里尽是无辜。于是晓星尘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都是这样的画面:宋岚穿着里衣坐在床上,猫趴在他的衣服上,互相大眼瞪着小眼,情形颇为好笑。

晓星尘偶尔喜欢调笑宋岚。比如宋岚一直不肯给这只猫取名字,它便始终没有名字,叫它的时候,就只喊它“猫”。晓星尘抱着猫,笑着问宋岚,你对猫态度这么死板,是要收他进白雪观当个小门生么?将来让它继承白雪观掌门,嗯,倒是不错。

晓星尘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小奶猫柔软的绒毛,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像含了一抹春水,柔柔地漾开。宋岚用一把软刷,把黑色道袍上的猫毛刷掉,深深地看了一眼怀抱着小猫的晓星尘,仍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模样,眉间却莫名地舒展了许多。他素有洁癖,不像晓星尘那样喜欢直接抱猫起来,却每天拿着拂尘逗猫,夕阳覆了满身,日子倒也静谧。

那只奶猫被他们抚养了一月有余,睡在晓星尘的臂弯里,跟着他们走过了几个地方,青山碧水,席地幕天,甚至和他们一同夜猎过,从凶尸的包围之间将晓星尘掉落的拂尘用爪子推出来,姿态优雅地摇摇尾巴,充满灵性的样子。晓星尘心疼地将它抱起来,不顾它洁白毛色上沾染的血污,揉了揉它头顶软绵绵的绒毛。和初见时候比起来,它似乎长大了一些,可是晓星尘和宋岚二人天天对着它看,也看不出什么变化来。

宋岚总以为,这只猫会一直略有些烦地在自己脚边打转,懒懒地躺在晓星尘的怀抱里,二人一猫,静静地待上好些个年头。

只是某天那只猫突然跑丢了。两个人分头出去找,兜了好大一圈,花了数天,仍是一无所获。那只突如其来的猫,又突如其来地消失在了他们的旅途里。他们二人仍旧每日夜猎,不需再分心去照顾那团小毛球,却无端地心里有些落寞。

 

宋岚跪在白雪观浸透了血污的地上。待他再次睁眼看见天光,已过去一年。

他仍穿着一身深黑道袍,宽袍广袖,飘然如夜,曾与自己同行的那抹白雪,如今早已不知何处。他走在结了冰的冻土之上,有凛冽的冬风拂过他的脸颊。他想起晓星尘第一次捡到猫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荒野,那个晚上有极大的雪,晓星尘小心翼翼地抱着毛团儿一样颤抖着的小猫,站在风雪里看向自己。风那样大,吹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那段时光里沾满了猫毛,不甚整洁。猫总是碰乱自己的东西,从洁净的道袍上踩过去,留下一个沾着灰土的脚印儿。晓星尘一看自己皱眉,就会把猫抱起来,细细地抚弄着小猫的绒毛,让它在怀里安静下来,满足地眯缝起眼睛。某一次猫将宋岚的拂尘弄得乱七八糟,让宋岚有些光火,想提了它教训一下,猫身手敏捷地缩进晓星尘的袖口里,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吸了吸鼻子,看向宋岚。

不知为何,宋岚突然便不气了。不知是因为猫,还是因为护着猫一脸歉意的那个晓星尘。

路过义城的时候,他又在城郊下看到了一只大猫。那只猫毛发凌乱,却并不似流浪猫那般满身灰土,全身毛发洁白,让宋岚心里一动。

 

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是猫吗?

 

那只大猫听见他的呼唤,抖抖耳朵抬起头来,转身面对宋岚,摸索地朝着这边爬来。宋岚这时才发现,大猫那双眼睛有些浑浊,泛着红红的血色,已经没了神采。宋岚下意识地伸拂尘过去,想将那只猫引到路边僻静处,可伸出手去才发现,猫已经看不到晃动的拂尘了。

宋岚不顾其他,蹲下身,伸手将猫抱起来。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抱起一只猫,他有些忐忑,猫却一副恹恹的样子,趴在自己身上,毫无精神,似乎还有些发热。宋岚将他抱回客栈,像晓星尘那样悉心地照顾它,一身黑衣又沾了一身的毛,他却毫不在意了。

他看着猫一点点地舔掉自己盛着的一小碟水。他想,有猫在,离找到星尘便不远了。然而那只猫还是在夜半的时候死去了,像最初见到它的时候那样,用力蜷缩成一团,浑身冰凉。

浮生匆匆。他想,猫或者人,在生和死的罅隙间,都挣扎得艰难,生命太短。

宋岚在义城外埋了它。他将袖口上的白毛拍落,抬头看着渐落的夕阳,伫立半晌,转身离去。

 

 

 

 

——Fin——

评论(11)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