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岚星] 浮生杨柳

浮生杨柳

 

cp:双道长

by:萧月

 

 

 

三月飞花。

晓星尘负剑而行,从层叠的柳梢间穿过。修道之人五感敏锐,他不像其他盲人那般手执一杖,却反而走得比平常人更从容些。天气是暖的,有飞鸟啁啾而过,微风扑在脸上,连眼窝处传来的痛感都温柔了些许,并非那样难以忍受。

似乎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

听闻义城有走尸,晓星尘便来看看。辞别抱山师尊已经一年,而他也用了整整一年,方才让自己得以接受盲眼的日子。习惯了光明,却要去重新适应黑暗,就算是他晓星尘,也没法立刻从巨大的落差里把自己拯救出来。他一向是淡然自若的,可是当他最初从黑暗里醒转过来,试探性地走向门口却绊倒在桌边的时候,他坐在地上,那一瞬间,巨大的茫然和恐惧将他整个人吞没。然而他心里想的,却是宋岚——子琛当时盲眼的时候,是不是也曾经这样痛苦过?

幸而有我,尚能替他所痛。他在重新系好绷带的时候,竟这样想。

从此他便再也没见过宋岚。眼盲不得视物,他趁宋岚醒来之前,像逃离一样,迅速地抽身离开,一半不想让他寻到自己,另一半却偏偏又灼灼地挠在心底,期待一次偶遇。晓星尘坐在阳春里摆渡的船尾,听着耳边长蒿划过水面的声音。他想这水应该是好看的,清澈的,表面揉碎了阳光,粼粼地像一水星辉,而他在船尾静静地坐着,三月的乱风吹散了长发,些微披离,柔软地扬在风里。

他闭着眼睛,静静地想,这时候多半会有人来帮他理好头发的。

 

宋岚素有洁癖,端庄净雅,一身玄色道袍向来每个皱褶都要理得一丝不苟。同他比起来,晓星尘似乎要随意得多,常常连发冠都束得不甚严谨。那年他们也曾一同渡船,路遇灵妖,晓星尘拔剑而起,霜华一动,水花翻卷之间,已将邪祟尽数化去。并不是很难对付的东西,只是晓星尘这一动,发冠便有些散了,一抹发丝随着风向招摇开去,撩在宋岚的脸颊之侧,跟宋岚半披于肩的长发混合纠缠在一起,分不清个中你我。

那时候的晓星尘才不过十七岁,在山上绷得久了,遇了宋岚,正是满怀少年意气。宋岚稍沉稳些,不苟言笑,却终归也是年轻,心里波澜也如这一江春水,在阳光里漾着暖金的碎光。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

似乎是受了什么蛊惑,宋岚向晓星尘伸出手去:你头发乱了,我帮你理一下。

他们还有无数个这样的下午,沐浴在大好天光里。宋岚为他梳理长发,绾起发冠。晓星尘浅笑,向后仰靠在他肩膀上,若是累了,便这样睡去,偷得一盏茶的闲时。从未有人开口说过相守一类的约定,一路上却同行得顺理成章,天地之大,竟从未有人想过此生要与他人同行。

有时候他们也互相切磋。晓星尘后退几步避开拂雪的剑气,翻手召出霜华相抵。宋岚一手在袖袍里暗自捏了诀,召回拂雪,另一手借机甩出拂尘。那拂尘里灌输了些灵力,此刻竟像钢针一般充满攻击力,朝着晓星尘呼啸而去,却在离他尚远的地方瞬间又柔软下来,白色的柔丝落到地上,明显不忍伤到晓星尘分毫。

晓星尘捡起宋岚落在地上的拂尘,却不归还于他,而是抱在自己的怀里,用手轻轻梳理着。他知道宋岚喜净,弄乱了的拂尘,还是自己为他梳顺比较好。正是杨柳青青的时节,满城飞花,有一抹洁白柳絮飞到晓星尘鬓边。晓星尘正整理着宋岚的拂尘,并未注意到。宋岚下意识地伸手过去想替他摘掉,伸出手去。晓星尘却正巧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伸手过来,还以为是他想把拂尘拿回去,便伸手递过去。

只是刚要递过去,晓星尘的手就被宋岚抓住了。宋岚倾身过去,轻轻地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将落于鬓间的一抹柳絮吹走,才肯放开他。岁月尚好,山长水阔,他们还有那么多的日子可以并肩而行,摘星踏雪,飞仙抱月,沿途有数不尽的每一分春光。

 

而如今盲眼已近一年。这是他未能亲眼见证的第一个三月,也是下山以后他离开宋岚的第一个三月。往日里为他绾发的人如今不知去向何处,杨柳仍在,花似去年红。晓星尘将拂尘抱在臂弯里,三千白线倾泻在风里,微微地飘荡。风在他身后轻轻扬起他散乱的发丝,船舷摇晃,晓星尘独身一人,静静地枯坐一盏茶的时间。

木船靠岸。晓星尘道了谢,重新踏上坚实的土地上。遥远的地方传来模模糊糊的人声,市井之喧,倒是充满了人间烟火。晓星尘摸索着分开面前的柳叶,循着声音走向通往城里的路。他本以为此处和别处并无任何分别,除了走尸,便再不会有任何停留——直到一个小姑娘猝不及防撞上他的胸口。

他听见小姑娘的声音清脆,甜甜地叫他道长哥哥。他竟无端地想起宋岚有些低沉的声音来,他总是用古井无波的语气呼唤自己,晓星尘。师尊呼唤了自己十七年的名字,本来觉得平淡无常,可落在宋岚口中,却莫名地生出三分珍惜的味道来,清冷却不失温柔。他想起宋岚最后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却是同他说,此生不必再见。

僧人好说因果,凡尘上下,尽是因缘命里。他握住小姑娘的手,带着她慢慢往前走,突然便觉得留在义城似乎也不错。待他来寻,或是不来,尽数交给尘缘判断。

阳光暖软。

仍是层叠的杨柳和荒草,新鲜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他牵着阿箐走,替她拨开面前垂下的杨柳枝,轻甩拂尘,挥开面前的轻薄柳絮。有一朵柳絮擦着他的耳尖飞过去,晓星尘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只有些微凌乱的一缕乱发,扑在自己的手指间。

  

 

 

 

——Fin——

评论(8)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