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岚星] 一路同尘

一路同尘

 

cp:宋岚x晓星尘

by:萧月

 

 

 

谁也没想过,夜猎途中竟然会下起一场瓢泼大雨来。深秋时分,怎么说那雨也是凉的,湿了衣衫,一直冷到透骨。雨天就算是客栈也少有房间,两人淋了透湿,只觉得全身的温度都要被那雨抽干了一样,转过两条街巷,才好歹寻到一间空房。

湿透的外衣挂在旁边的架子上。晓星尘披着有些潮气的里衣坐在床边,挑灯擦拭着霜华剑。宋岚下楼转了一圈,客栈的柴禾被雨泡透了,没法烧热水,他便只能空手而归。晓星尘归剑入鞘,见宋岚一脸歉意地回来,便在满室的烛影摇曳间对他浅浅一笑,让他不要在意,招摇的烛火盛在晓星尘的眼里,像一抹温柔的泉水,清澈得分明。

夜猎奔波,舟车劳顿,两人早已经习惯这样的日子。远离养尊处优的生活,能有一人和自己一起栉风沐雨,仍是太过美好,平静得甚至让人忘了世上一切烦扰。窗外的雨仍然在下,风骤雨急,吹得窗纸有些沙沙地响。屋子里反而是暖的,宋岚脱了上衣钻进被子里,和晓星尘并肩而眠。两个人都在雨里泡久了,皮肤上泛着淡淡潮湿,裹挟着微凉的气息,躺进柔软的被子里。床铺颇为狭小,稍微动一动,胳膊便轻轻碰在一起,来自另一人的陌生温度总是撩拨得人有些心神不定。

最要命的,便是这种浅浅淡淡的撩拨。光是几星的火焰,便足够灼烧一片无人知晓的荒原。

晓星尘悄悄伸手过去,覆上宋岚的手背,却反被宋岚一把握住,十指相扣,将晓星尘的指尖牢牢地锁在手心里。身上本该是凉的,手心却从交握的那一点开始慢慢热起来,烧得滚烫,以那只手臂为源头,流进四肢百骸,无端给心头泛上一抹焦灼。晓星尘用余光看着宋岚的侧脸。摘了发冠的宋岚反而不像平日那样冷峻不近人情,黑发垂在枕边,反而让人心思缱绻。

他用低不可察的声音悄悄念宋岚的名字。

子琛。

这两个字当真妙极。君子如玉,连字都是透骨的温润,明明是霜雪,却只在面对彼此的时候,含着三月初春一般的暖。宋岚偏过头去看他,正好对上晓星尘的眼睛,一个清浅的吻落得顺理成章,双唇柔软而温暖,不舍离去。他们在潮湿的雨里吻出一把火来,分不清是谁吻上谁的肩头,谁先抱住谁的脖颈,谁先勾动谁的情欲,谁又默许让这场冲动继续下去,双双抛弃掉高洁和清冷,堕进千丈软红,耽于儿女情长。他们皆是从小生长于道门中人,清静离俗,不问世事,而直到遇见彼此,方才明白何为情深。

这太好了,这再好不过。

宋岚翻身压住晓星尘,手掌沿着他的胸膛一路向下,停在极少被人触碰过的腰间逡巡。唇齿纠缠,漏出来的轻喘和被单间的摩擦声染了整室的旖旎。世界是冷的,他们是暖的。晓星尘的指尖沿着宋岚的脊背一路抚下去,抚过他激动得有些发烫的体温和细碎的薄汗,呼吸之间都是宋岚的味道,铺天盖地朝着他袭来,让他有些晕眩。

宋岚咬上他的锁骨,温柔地舔舐,一手撑在身侧,一手向晓星尘腰间的系带寻去。他们两人此刻正沉迷于对方的吸引里无法自拔,眼里只有彼此,再无其他。掌心贴上大腿内侧的时候,晓星尘有些紧张地颤抖,却也都在宋岚漫长的亲吻里化成难耐的交缠。同为男子,都是执剑之人,颇有力量的肉体贴合着纠缠在一起,虽远远不及风情万种,却在心意相通之时,仍不妨碍那把隐藏在身体深处的欲望翻搅而出,越是眷恋,那欲望就越发热烈,一直烧得连头脑都开始不甚清明起来。

都说修道之人切忌心性不稳,可此刻他们早就顾不了那么多。俯仰尘世,悲天悯人,都不如抱紧眼前的人来得更加实在——也许心里眷恋的并非苍生山河,而只是一份长相厮守的情念而已。

救世自然是好的,可如果不是和你一起,之于我而言,便没有任何意义。

此刻宋岚正埋在晓星尘的身体里,紧紧地抱着他,贴合得不能更紧一分。晓星尘在情潮涌动的海洋里偷生,大口地喘息,连喉咙都在这急促的呼吸中有些干渴起来,目光所及之处,只有宋岚的嘴唇是明润的,在反复的吮吻中红得勾人,让晓星尘不由自主地主动吻上去。他仿佛觉得自己置身于云端,像活在虚幻的化境里,每一次起落都带来一次惊心动魄,让他软了双腿,却仍然愿意再贴过去一些,再动一些,仿佛像是要用摩擦而过的触感来确认宋岚的存在一般。

晓星尘的脸颊通红,一直染到耳尖。宋岚低着头埋在晓星尘的肩窝里,长发流泻而下,和晓星尘凌乱的发丝散落在一处,分辨不得。

江湖上谈及他们二人,向来不吝赞誉,将他们奉为明月清风傲雪凌霜;而此刻的他们,却不再是神坛上清冷的仙客。那些有关身份的繁文缛节,在裸裎相对的时候都被尽数抛却,此刻的他们仅仅是两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堕在滚滚红尘里,坦然面对彼此之间升起的情欲,吻得刻骨铭心。晓星尘那双原本清澈的眼睛,如今早已盛满了迷离,眼角微微地红着。宋岚轻轻地吻他的眼睛——他实在迷恋这双眼,不管是明净的,还是如今溢满欲望的,当这双眼睛看着宋岚的时候,他就总想把晓星尘这个人仔细地护在怀抱里。

天命难违。或许当年夜猎的时候,晓星尘朝着自己望过来的第一眼开始,一切就已经注定好了。那些命运的痕迹纠缠交错,或对或错,或喜或悲,吻下去了,就要做好准备承受一切。宋岚的心口突然升起一抹强烈的感情来。说不好那是什么,或许是眷恋,或许是情潮,又或许什么都不是——突然之间,他什么都忘了,心里满当当的只装得下一个晓星尘。

他在情欲的本能支配间,下意识地一遍又一遍,低声地念着,星尘,星尘。

嗓音有些低哑,混杂在肉体和被单拍击纠缠的声音里,像一坛最醇的酒,让晓星尘醉到不可自拔的程度。越是纯洁的,就越让人心生绮念;越是清冷的,就越让人催起狎情。你听,他正在喊我的名字,面前这个迷惑了我的人,此刻也正为我而沦陷,千尺软红,万丈深渊,你同我一起坠落,尘世上所有属于凡人的极乐,都是你赐予我——多好,不负时光,不负春色,不负年少时心里怀揣的单纯情怀。

这样的夜晚不会是唯一,从前未曾有过,可今后却还有大把的时光,等着他们一同挥霍。十七岁的晓星尘吻着二十岁的宋岚,在模糊的水声和难以抑制的低喘里,借着摇曳的烛光,深深地在心里记下他的模样。

着实荒诞,也着实冲动,可好在他们都还年轻。

夜雨未歇。

 

 

 

 

——Fin——

 

 

评论(11)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