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柳澄] 天造地设

本来想搞个邪教安利……结果好好的晋江耽美硬是让我重新掰回了正统的起点热血文,打飞机巨巨,你开心吗【吐血死

 

 

 

 

天造地设

 

cp:柳清歌x江澄

by:萧月

 

 

 

江澄是被重物落水的声音惊醒的。

当上家主之后,江澄的睡眠便越发不安定起来了。只要有些风吹草动他便睡不着,被誉为安睡神器的暴雨之夜,反而对于江澄而言,实在辗转难眠,更不要提落进莲花池的水声了,几乎是那东西一落水,江澄就睁开了眼睛。丑时夜深,若是坠入莲花池里的是普通东西还好——然而落水的声音明显是经过压制的。

这就让江澄想不明白了。

若是说来者不善,可是此番压下水花的修为,定然有其他方法可以不声不响地潜进莲花坞。可如果来者无所恶意,大半夜进池子里扑腾啥?好就好在江澄是个行动派,不管来人是什么目的,总之抽他两鞭关起来,再慢慢拷问,总有方法肯让他开口。

想到这儿江澄草草披了外衣,捡起一把油纸伞就出去了。外面雨大风也大,一把油纸伞能遮住什么?伞在狂风里飘飘摇摇,江澄才向着莲花池那边走了没几步,他身上的外衣便湿透了。他索性随手扔了那把伞,抹了一把满脸的水,没了伞的遮挡,面前的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

一个白衣男子一动不动地泡在莲花池子里。虽是六月,可夜半暴雨,池子里的水仍是冰凉的,照这样泡下去,明早估计就真凉了。江澄稍一犹疑,还是朝着莲花池那边走过去,想把那白衣人捞起来再说。只是他大概是被雨淋糊涂了,那白衣男子也是修为颇深的,还不等江澄走到近前,一道流光裹着剑影却是先出手了,朝着江澄呼啸而来。

江澄出来得急,没有带佩剑,可好在紫电还好好地在他手指上套着。长鞭迅速召出,啪一声抽在那柄剑上,电光在大雨里劈啪作响四处流窜,像有生命一般缠绕上那柄剑。还没等江澄乘势追击,那柄剑突然被灌注进了一大股灵力,猛然一挣,竟然挣脱了紫电的束缚,继续朝着江澄削过来。江澄勤勉修炼多年,反应极快,猛然往旁边一偏,堪堪避开剑锋,却被那股锐利的剑气擦过,一段长发和那柄长剑一起被钉在了身后的地上。

此时那白衣人已经从莲花池里飞身而起,带起大片水花,运了轻功朝这边飞过来。江澄不去管他,反倒飞身而退,将白衣人那把剑抓住横在身前。比起用鞭,号称“三毒圣手”的江澄更擅长的是用剑,何况面对的还是面前这个手无寸铁的人。只是江澄暗暗将灵力灌输剑中,却似乎像遇到了什么屏障一般被挡了回来,他只当那剑认主,只好作罢,收回灵力。那边的白衣人两手抬起,催动法诀,似乎要强行从江澄手里召回那柄剑,可是江澄怎么会善罢甘休,捏紧了手里的剑柄朝着白衣人结印的双手砍过去。

灵力不能用,但是身法和剑招江澄仍是一等一的好。此刻他周身气势凛冽,连倾盆而下的雨帘似乎都要被他挥剑的力度斩断。白衣人却也丝毫不弱,见结印召剑不成,顺势反手推掌,一道力度极大的灵力暴击对着江澄正面袭出。江澄本想一剑挡开,可那股灵力实在精纯,而江澄又不能在剑上灌注灵力,剑刃和那股灵力对撞,狠狠地震到了一起,竟震麻了江澄的虎口,那把剑瞬间脱手而出。白衣人单手接住了剑,江澄心下一凛,重又召出了紫电,可却看那人握着剑向前走了两步,便像用尽力气以后虚脱了一样,在大雨里突然倒下,晕倒在离江澄几步之遥的地方。

 

柳清歌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捆在一间房的柱子上。抬眼看了看,这间屋子空旷非常,毫无任何装饰,也无任何陈设,空落落的,只有几口大缸立在周围。仔细闻,空气中还飘荡着明显可察的一丝咸腻气息。

柳清歌第一反应,坏了,八成是审讯室。只是他调动周身灵力,却发现运转如常,捆着他的并非什么缚仙索,只是普通的粗麻绳而已。他再仔细一想,哪有审讯室里不放几样刑具的?什么狼牙棒,老虎凳,这儿统统都没有。往门口方向转头一看,有个半束长发的紫衣青年冷着一张脸靠在屋门口站着,一柄品质极佳的上好佩剑别在腰间,正缓缓摩挲着手上一枚紫色的指环。额角的一抹头发似乎有些短,未能梳上去,遮住半张脸颊,却丝毫未能减去他身上冷峻的气场,反而更多了三分戾气。

柳清歌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那是他刚掉到莲花池的雨夜,跟他打得不可开交的人。那一场交手,柳清歌明显感觉出那人和自己一样留了一半力,打得很试探,却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他拿着不属于自己的剑,却仍然能打得势均力敌,若是自己不晕倒,倒还真是个能陪自己畅快一战的对手。看自己醒来,紫衣青年把手暗暗地移向佩剑的剑柄,这个小动作却被柳清歌捕捉到了,不敢马虎,当下便暗暗运转周身灵力,在手心里扣了一个暴击。

乘鸾剑不在身边。这也是自然,哪有人绑了人还把武器留给他的?柳清歌看着紫衣青年抽剑出鞘,白刃破空飞来,立刻调动周身灵力,使劲一挣,便挣开了捆着他的麻绳,同时将那道扣着的灵力暴击对着冲上前来的紫衣青年劈头盖脸地砸过去。紫衣青年脚下一动飞身闪过,却绝没有料想到柳清歌会放阴招——手里抛出去的灵力暴击其实只是个分散他注意力的幌子,而此时他已经在青年脚下铺了一层薄薄的灵力,诱他踩上。此刻突然撤走,青年果然如柳清歌所料,失去重心滑倒在地。可是那青年更不是省油的灯,还没等柳清歌高兴,一道暗含电流的鞭子便顺着他的小腿爬了上来。一瞬间柳清歌被那鞭子抽了个正着,只觉得那双腿都麻得不是自己的了,膝盖以下彻底失去了知觉,两腿一软,顺着鞭子也被扯倒在了地上。

柳清歌刚倒下,便被紫衣青年瞬间翻身压倒在地。一道冰凉的剑刃抵上了他的脖颈,柳清歌手下没停,一道暴击欲抬手击向青年的脑袋,却在出手的瞬间,胳膊被后者用肩撞了一下,那道暴击径自脱手,砸到了墙角一口缸上,瞬间水缸便爆裂开来,满满一缸的咸菜和盐水洒了一地。

操,原来不是审讯室,竟然是后厨腾出来专门腌咸菜的地儿,怪不得空气都一股咸味儿。

柳清歌受不了这个味道,不顾形象地往地上呸了一口,正要反抗暴起,却见那紫衣青年缓缓把剑收了回去,爬了起来,重新把剑归入鞘内。

“身手不错,打得挺爽。”紫衣青年挑眉一笑。

那青年样貌生得不错。剑眉星目,眼梢上挑,眉目间尽是俊采飞扬的颜色,美得凌戾,跟柳清歌这种姣好皮相截然不同,竟然让柳清歌一时间看得有些舍不得移开眼睛。

“在下江晚吟,云梦江氏家主。看这位道友功底高深,想必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不知道友名讳可否告知?”

“……柳清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百战峰峰主。”

“百战峰是什么门派?”

“苍穹山派。”

“那是在哪儿?没听过这地儿啊。”

“我还没听过云梦呢。”

“苍穹山派都有啥?”

“有百战峰。”

“日,你敢逗老子!”

一屋的咸菜缸都碎了。

 

 

 

 

 

——Fin——

 

评论(20)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