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追凌] 魔性手机异闻录

吃之前!我要预警一下!

起因是前天,麦积山太太开了这样一个脑洞:



然后中午的时候看到作者公布了金凌的身高,手痒痒,于是赌了一把思追的身高……


30秒被打脸!!!疼!!!

好吧,愿赌服输……我要放毒了,作者脑子十分有病,珍爱生命,慎重上车,别怪我没事先预警。

以及,我这辈子大概再也无法直视这首歌了。

 

 

 

 

魔性手机异闻录

 

cp:追凌

by:萧月

 

 

“我手机坏了。”

金凌盘腿抱着巨大的靠枕,坐在客厅沙发上。手机坏了,他没东西可摆弄,只能百无聊赖地玩着电视遥控器,半分钟换了三十个台。蓝思追在厨房洗碗,在哗啦啦的水流和电视的声音里,模模糊糊地分辨着金凌的抱怨,提高音量回答他。

“那你周末休假去换一个啊。”

“我在想要不要周末找蓝景仪给我刷个机。”

“你干脆换一个算了,又不算贵。”

“你送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嘛……不想换。”

“我都是你的了,你还在乎一个手机?”

蓝思追把洗好的盘子摞在一起,瓷盘相叩击的声音十分清脆。金凌终于放开那个被他蹂躏的抱枕,放下遥控器站起来。刚站起来正要往厨房走,电视里就放了一段广告,治肾亏不含糖,三百年好品质,就选恒源祥——金凌愤愤地折回来,抄起遥控器狠狠地按下电源键,强制让广告闭了嘴。

 

蓝思追是个很屌的人物。早年就是个让金凌嫉妒得牙根痒痒的学霸,跟着蓝忘机学钢琴,如今成了个蓝氏财团的总经理,可是那股学音乐练就的苏劲儿却仍然不减反增。当年他追求金凌的时候,那才叫一个霸道总裁,凑过来的时候苏得金凌脑子一抽两腿一软,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蓝思追带走了。

有句话说得好,每一个霸道总裁夫人的背后都有一个连的各类情敌。可是蓝思追他偏偏就成了个霸道总裁当中的异类,眼睛里除了醒着的金凌就是睡着金凌,要不就是半醒不睡的金凌,就差没把夫管严三个字做个纸条天天贴在衣服上。换成别人可能早就沉溺在虐狗的气息里不可自拔了,可金凌是谁啊?金家小公子,赫赫有名的富二代,颜值高得一逼,个性也是独立骄傲,这种被宠着的感觉总让他分分钟炸毛,养的那条叫仙子的狗蹲在脚边,天天都是一脸妈的智障表情看着金凌。

其实他是喜欢蓝思追宠着他的。但坏就坏在他从小跟舅舅长大——他舅是个死傲娇,在人际关系上整个一木头,他跟着他舅好的没学着,倒把他舅那暴脾气学得一点不落,俩火药桶落在一块儿,天天给他舅气炸。小时候金凌考试考不好,他舅抄着拖鞋能追他三条街,闻名街坊,金凌就把这仇记下了。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单身三十年的江澄相亲的时候,十来岁的金凌就蹲在窗根底下唱歌,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他舅,木头,木头,他舅。

好嘛,人家都坑爹,就金凌这货专业坑舅。这亲自然是没相成,结局是金凌捂着打肿的屁股发誓离家出走。同校学霸蓝思追好心收金家少爷,起初金凌还忧心忡忡整天找蓝思追谈人生,你说我舅找不到我会不会着急?结果他在蓝家一直住到打肿的屁股都好了,他舅也没来找他,问都没问过。金凌千想万想,万万没想到蓝曦臣跟江澄居然特马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中午吃个饭的功夫啥事都一清二楚了,就等着金凌憋不住回家的那天,江澄好再抽这小兔崽子一顿。

金凌的屁股被江澄抽的次数多了,他便也开始长了心眼,干什么坏事准拖着蓝思追一份儿,倒是保住了好几次屁股。十六岁的时候金凌还在上高中,背着他舅蠢蠢欲动地开始打算早恋。只可惜金凌生得一副好相貌,却没落得一个好性格,大型熊孩子金凌一直到高中毕业也没勾搭到一个妹子。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蓝思追陪着金凌蹲在马路牙子上喝酒,金凌握着啤酒,学着《致我们终将吹漏的牛逼》里那样,45度角忧郁地看着天空跟蓝思追说,我的青春和我爱的姑娘,都在我的人生里结束了。刚说完他就被一脚踢出去了,金凌嗷嗷叫着回头看见黑着脸的他舅站在身后,吓得魂都飞了,酒洒了一身都不知道。

江澄挑着眉毛说,金凌你挺牛逼啊,学会早恋了?

金凌梗着脖子跟他顶嘴,我可以早恋,你连夕阳红黄昏恋的机会都没有。

江澄呸了一口,继续问,哪个姑娘?

金凌二话没说,当着江澄的面,逮着蓝思追就亲上去了。

金凌当时真没想那么多,虽然他也被班上的腐女安利过《暹罗之皂》,可他敢对着12306网站发誓他对蓝思追当时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亲上去纯是为了膈应江澄。打那以后金凌照样揉着屁股过着他富二代小公子的日子,可是蓝思追反倒开始不对劲儿了。金凌心大,从来没看出来,还不怕死地怂恿蓝思追捡肥皂,给蓝思追灌酒,帮人家介绍姑娘,结果被蓝思追一把压在副驾驶车门上,在喉结上啃了个吻痕,明晃晃的衬衫都遮不住。大夏天的,金凌又不能穿高领衫,只能硬着头皮贴了个创可贴,哦,刮胡子刮破了。

蓝景仪一脸鄙视地看着金凌,你家胡子长喉结上?

不然你踏马让我怎么说,想听我告诉你,是你家大表哥喝多了给我啃的?金凌郁闷地一边玩手机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头子,很好蓝思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一本正经耍流氓之人。石头踢到一半没了,金凌没看路继续往前走,梆的一声,撞上一棵景观矮松树,顿时杀猪一般的嚎叫响彻了整个街道。树枝扎了他一脸,他还是得去找蓝思追,后者耐心地清理他脸上的刺,挑着他的下巴给他上药。

金凌嘟囔,妈的,破相了,更没有妹子要我了,都怪单身狗江澄,上梁不正下梁歪。

蓝思追轻轻吹着金凌的脸,薄荷香的漱口水格外好闻,此处应有某漱口水品牌斥资三块八展示于此的软广,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都是商机啊同志们。我们的蓝·霸道总裁·思追一边在心里吐槽,你这么黑他你舅舅知道吗,一边说找什么妹子,我要你啊,语气温柔得要滴出水来。金凌平时跟他舅硬碰硬习惯了,一见蓝思追的温柔乡就不可自拔地溺在了里面,回过神来才发现,妈蛋,被吃得死死的。 

 

就好比现在蓝思追正轻轻吻着金凌的耳垂,动作轻柔得像一个小孩子在亲吻他最喜欢的棉花糖。金凌心想作者用的这是什么破比喻,坐起身勾了旁边的润滑剂过来,顺手脱了T恤。金凌的身材特别棒,属于穿着衣服好看,扒了更好看的类型,惹得蓝思追天天试图去扒他。金凌在内心里无声地咆哮,你们蓝家人real牛逼,在床上调情手段这么高明都特么是跟谁学的?

蓝思追用行动证明了这种东西完全可以无师自通,龙阳四十八手他还没跟金凌解锁完毕,金凌就已经羞耻得再也无颜面对他舅。此时此刻金凌正跨坐在蓝思追的腿上,捧着蓝思追的脸亲吻着,结果金凌扔在客厅的手机突然自己开始播放起了音乐,还特么是音量最大档。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突然响起来的节奏差点把金凌吓萎。蓝思追搂着他的腰慢慢地动,问他,你手机不是坏了么?

“是啊,动不动自己就开始放音乐……嗯,你别摸了……前几天我在谈客户的时候,它突然自动放了个你给傻逼织毛衣,客户看我的眼神就像看智障。”

“我还以为是开不了机的那种坏……”蓝思追亲了亲金凌的胸口,忽然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床上。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手机兴致勃勃地放着歌,居然还随着音乐的节拍开了震动模式,连着茶几都一起在给这首歌打拍子。也不知道蓝思追哪里来的那么多坏心眼,竟然就跟着这个节奏一起动了起来,顶得又深又重,金凌抓着他的肩膀,被他逼得欲哭无泪两腿无力,满脑子就一个想法:幸好全世界没人拿这首歌剪成情歌王的长度。

四分钟过去得很快,当金凌开心得想着自己终于从这个可怕的节奏中脱离苦海的时候,他那杀千刀的手机,又自动放起了一首歌。

鬼畜版的江南皮革厂。

“我操!!!!!!!!不!!!!!!!!!!!!!!”

金凌的怒吼穿透云霄。

妈的,小时候被江澄拿拖鞋抽屁股,长大了居然还要被蓝思追日屁股,我这屁股招谁惹谁了——金凌绝望地想,明天他又将迎来一个坐不下的日子。

 

 

 

 

 

——Fin——

评论(21)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