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追凌] 此生无伤

此生无伤

 

cp:追凌

by:萧月

 

 

 

“你……”

蓝思追拉着金凌的袖子恨恨地进屋,很想把他一把摔在床上揍一顿,来平息心中的怒火。然而顾忌到金凌手腕的伤,他只是把金凌推到床边,转身解下自己的剑擦拭,再也不去理金凌。

可惜蓝家教养极好,蓝思追坐在桌边搜肠刮肚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能有力谴责金凌的词儿。他有些嫉妒夷陵老祖那张一开口就能让天地失色笨驴尥蹶的嘴,含光君好歹还会说两句糙话,而他蓝思追简直是根正苗红的优秀学生——真是嘴炮用时方恨少,看来以后要多听听含光君的墙角才是。

连蓝思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生气。方才他们两人结伴夜猎的时候,金凌挽弓欲射,却反而被凶尸咬伤了一只手。虽然夜猎受伤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再常见不过的事,而且金凌伤得又不重,可是蓝思追却莫名其妙地觉得很不爽。

啊,金凌。这个人真麻烦。

 

等他擦好了剑,转头一看,金凌已经冲净了伤口,撒上了药粉,正在龇牙咧嘴地试图用绷带把伤口缠好。可惜单手缠绷带诸多不便,金凌的伤口面积又略大,稍微一碰就疼得抽气,屡缠屡败。蓝思追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觉得自己要是不插手,金凌绝对能坐在这儿缠一宿,于是他走过去,接过金凌手里的绷带,示意他伸手。

金凌本来被凶尸咬了心里就难过,回来的路上又被蓝思追凶了一顿,现在只想让蓝思追离自己越远越好。他把受伤的左手抬着举起来,不给蓝思追,另一只手去抢绷带。

“你给我走开。我金凌又不是没了你就活不了,大男人受点伤怎么了?我舅舅看了都不会说话,哪轮得到你在这叽叽歪歪?”

话没说完,手就被蓝思追握着小臂扯了过去。蓝家的独家身法居然被蓝思追用在了对付自己上,金凌只觉得气得脑仁疼,手上的伤又让他用不上力,没法从蓝思追手里抽手,索性便一副大爷状坐在那里,让蓝思追伺候着抹匀了药,一层层把绷带包好打结。

 

包好了以后蓝思追就又不跟他说话了。只是睡前洗漱比较尴尬,金凌一手缠着绷带没法下水,另一手捞水去洗脸,猝不及防给自己鼻子里呛了水,酸酸涩涩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啪嗒啪嗒往水盆里掉。

蓝思追听见身后金凌吸鼻子的声音,回过头去才发现金凌正对着水盆掉眼泪,方才气得半死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他用温水投了一块干净帕子,扳着金凌的肩膀让他把脸对着自己。金凌一双大眼睛红得像兔子,盛着眼泪看着蓝思追,一眨眼盛不住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下来,一直流到蓝思追捧着他下巴的手心里。

“别哭了,金凌。”蓝思追抬手用帕子给他擦着脸,他觉得大概是今天晚上对金凌的态度太重了,看着金凌哭,他心里也不好受,“今晚的事,是我过分了。对不起。”

金凌没听他的,也不说话,仍然还是眼泪往下掉,长长的睫毛上沾的全是泪水。本来他只是鼻子呛了一口水而已,没觉得有多难过,可是蓝思追这么一道歉,心里那点小委屈竟然一瞬间全都涌上来了,蓝思追突然有那么一刻,面对这样的金凌,手足无措。

“你再哭,我就把你的朱砂擦掉。”蓝思追鼓起脸颊,换上一副对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半哄半骗。

“你除了整天说要擦我朱砂,你还会干什么!”金凌抢过帕子抹脸,那抹朱砂被擦在帕子上。没了朱砂的金凌面庞似乎多了半分锐气,眼角眉梢,尽是来自少年人独特的吸引,粘牢了蓝思追的目光。蓝思追看着金凌单手摸索着衣带,成心想帮他,伸出手去却被金凌一把打掉了。

“你们蓝家都有礼貌,都有文化,我舅舅十几年以来始终看我不顺眼,结果一见到你就和善得跟什么似的,这么喜欢你,他怎么不给你当舅舅啊?你们蓝家夜猎带上我,也觉得是带了个累赘吧,反正我这人生来就没人喜欢……呜。”

蓝思追倾身过去,吻住了金凌絮絮叨叨的嘴,把他剩下的那些抱怨尽数吻成了沉默。

金凌听话地任由他吻着。他若是想挣开,可以有无数种方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蓝思追吻过来的时候,他毫无抗拒的心思。蓝思追伸手捏住金凌的下巴,呼吸的热度和手指间的体温灼灼地烧过来,让金凌觉得自己像一根柴禾,被蓝思追丢进无边无际的火海里,瞬间便燃烧起来,毫无保留。

蓝思追看着金凌的眼睛,由于亲吻而凌乱的呼吸还没平复。他微微喘着说,谁说没人喜欢你——

我就很喜欢你呀。

 

听了这句话,金凌的眼泪又掉下来了。蓝思追揽着金凌的腰,把他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后背安慰他。蓝思追跟着蓝忘机每日学琴,待在一室时间久了,也是满身浅浅淡淡的檀香味儿,金凌把头埋在蓝思追柔顺的发丝之间,感觉自己在环绕着的檀香气息中间,有些晕晕乎乎。

“我不信。你再说一遍你喜欢我。”

“姑苏蓝愿,立天地为证,指日月为誓。于此世间,唯独钟情金凌一人。”

金凌能感觉到,蓝思追话音落下的时候,抱着自己的手臂收紧了一些。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告白吧?金凌皱着眉,脑海中混乱得很,他只是想,如果是蓝思追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应该说,幸好是蓝思追。

妈的!为什么连告白都被这个家伙抢了先!

“哼,只会说漂亮话的家伙。”

金凌愤愤地去咬蓝思追的嘴唇,吻得丝毫不得章法,右手抚上蓝思追的脸颊。只可惜那只手一点都不老实,不经意间就顺着脖颈往下滑,一直摸过胸口,被蓝思追在腰间截住握紧。蓝思追被他撩得不行,一时间也管不了那么多,扣住金凌的脖颈,夺过这个吻的主导权。唇舌交缠,水声撩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金凌已经被蓝思追压倒在床上,受伤的手垂在柔软的锦被里,另一只手有些紧张地抓着蓝思追的袖子。

“你都亲我了……就不要再绑抹额了。”金凌的耳朵红得像涂过胭脂,眼睛垂下来看着旁边,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不敢去看蓝思追。蓝思追浅浅地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吻他。

“那你帮我摘掉?”

 

生命的大和谐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再受伤了而已。”蓝思追情绪有些低落,两手环着金凌的腰,轻轻吻着他通红的耳朵,“你受伤,我就好难过。”

金凌突然觉得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蓝思追狠狠地戳了一下。从未有人如此温柔地对待过自己,他突然觉得,如果能被这个人紧紧拥抱一辈子,其实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这个人,居然有这么喜欢我……

金凌反手摸了摸蓝思追折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那你再亲我一下好不好?就亲一下,以后我就再也不受伤了。”

“不要亲一下。要亲一辈子。”

 

 

 

 

 

 

——Fin——

 

 

 

金凌:如果让我舅舅知道我俩搞这种事,他会打断我的腿……

蓝愿:我会保护你的!(紧张脸)

 

江澄:妈的!!!!外甥大了不中留!!!!!!!!!凭什么我江家的好白菜都让蓝家给拱了!!!!!!!!!!!!!!!!!!!!!!(咆哮)


评论(13)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