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 拯救失眠

老司机林敬言的24H!第十六棒!

 

 

 

拯救失眠

 

cp:林方

by:萧月

 

 

 

方锐自从退役之后,失眠就越发严重了。

回到G市以后,似乎连湿热的天气都成了一种负担,沉沉地压在他的心口。职业选手的群里晚睡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只有几个夜里蹲点守野图boss的小年轻偶尔抽空在群里冒个泡,方锐抱着手机,翻来滚去地睡不着,侧躺着,对着自己锁屏的壁纸发呆。

方锐的锁屏是一张林敬言的老照片,前前后后换了好多张锁屏壁纸,然而最钟意的到底还是这一张。那是他在林敬言离开呼啸的时候拍的一张照片——林敬言手扶着行李箱,在呼啸的门口笑得一脸温柔。

那时候这位老队长正拖着行李箱走出呼啸门口,方锐本来想偷拍一张他的背影,手机刚举好的时候,林敬言却突然回头,看到方锐愣愣地举着手机,对他笑了一下,挥了挥手。那天的阳光很好,盛夏时分灼热耀眼的太阳,林敬言的短袖衬衫和黑框眼镜,温和的唇角,他笑着看向方锐的镜头,方锐透过手机的屏幕看向他。如果现实生活是一场电影,如果方锐能够任命自己为导演,那么他一定会将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一切都是完美的,除了离别——这个想逃又逃不开的背景,像一根刺,扎了他很久。

凌晨两点,方锐给自己定了一张从G市到N市的机票。

 

林敬言有工作,没来接机。方锐压低了帽檐,沿着N市的路慢慢走,这个他曾经朝夕相对五年的地方,时隔多年在熟悉里掺了陌生,就像林敬言这个人——如果现在遇到林敬言,我是否还能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答案是,能。

林敬言推门进来的时候,方锐正好叼着沙冰杯里的吸管看向门口,傻乎乎地看着林敬言拎着相机箱进来。林敬言似乎又瘦了一些,清减的身形,穿的仍然还是衬衫,奇怪的是那张脸较起几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整个人的气场却莫名地沧桑了不少。三十多岁的老林,比起二十出头的林队长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揣了满怀的岁月,眼睛里有温柔的光。

“等多久了?”林敬言扯过桌上的纸巾盒,抹了一把额头上零星的汗。

“都等你半辈子了,老林。”

林敬言点了一杯柠檬汽水。水汽朦胧的玻璃杯壁,柠檬片和冰块在汽水翻腾出的泡泡里飘荡浮沉,林敬言修长的手指搭在杯沿上轻轻敲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方锐聊着,跟他讲自己这么多年以来是如何掉进摄影坑的,又是如何机缘巧合成为一个摄影师的,自己最近又看上了一个镜头,不过还不知道自己能用到什么程度。

“啧啧啧,单反穷三代,林大大,你掉这个坑可是够大的。”

方锐跟他聊着,一边忍不住又要去摸自己的手机。他似乎从很久之前就热衷于偷拍林敬言,可能是面前这个人太迷人了,坐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看不够,偏偏还想照下来,回到一个人的时候还能再多看几眼。

只可惜林敬言成了个摄影师以后,似乎对镜头的捕捉感觉更加敏锐了,方锐刚刚打开相机,手机就被林敬言毫不留情地抽走了。

“又拍我?”

“谁拍你,我想拍你这杯水,你看这冰块化了一半漂在上面,多好看。”

方锐这厮还正在搜肠刮肚强词夺理的时候,林敬言又把手机递了回去。方锐一看,林敬言用自己的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方锐指着那杯水,头上的鸭舌帽遮了方锐一半儿脸,属于方锐的活力和那杯汽水里透明的冰块碰撞在一起,像一幅画一样,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卧槽,看不出来啊老林,拍照技术可以啊?”

“那当然,专业的,跟你不一样。”

“你就让我拍一张嘛。”

“你又不是没看过我的广告,那么多照片。”

“那不一样!”

那确实不一样。方锐一直都觉得,当年站在镜头前一脸正经严肃的呼啸队长,广告里戴着眼睛面色凝重的霸图老将,粉丝面前笑得如沐春风的林大大,都和自己偷拍镜头里的林敬言是不一样的。有些照片,只有自己亲手拍过,大概才是最有意义的。

 

其实最先喜欢上摄影的是方锐。他们都还极年轻的时候,某一次五期聚会吴羽策没来,方锐刚换了肾六,抬手去拍满桌的菜色,精心叠了滤镜,挑着大半夜的时候给吴羽策刷了一屏,加深了他们之间的革命友谊。那些照片拍得着实不错,被吴羽策放到了微博上,方锐被小粉丝们的鼓吹挠得对摄影行业心生向往,大半夜不睡觉蹲在床上搜摄影技巧,被林敬言强制没收了手机。

他还记得,当时林敬言说,想拍的话,夏休期我教你啊。

等到夏休期的时候,boss刷新得极快,投身于为战队打材料大业中的方锐早就把当个摄影师这么一个伟大愿景抛到脑后了。林敬言也没有再提过这件事,只当平常一样地略过去。方锐总觉得林敬言这个人似乎天生适合当模特,每次他看向林敬言,站在阳光下,坐在灯光里,笑着的,不笑的,仰首低头,都觉得十分好看,加个滤镜就是一幅文艺小说的插图。

那时候方锐想,如果某一天自己成为名誉满城的摄影师,就让林敬言来给自己当模特。镜头下的林敬言和生活中的林敬言,他都想紧紧地抱住,一个不落。

 

结果现在成了摄影师的反而是林敬言。

方锐抱着靠枕坐在床上,看着林敬言折腾着他那台照片打印机。林敬言印着照片,方锐就拿过来一张张翻看,在里面发现了不少林敬言的私货——喝着沙冰的方锐,扇着风抱怨阳光大的方锐,拿着林敬言的钥匙一脸跃跃欲试的方锐。

“你拍我干什么!”

“礼尚往来,比你拍的我好看多了。”

林敬言回答得坦坦荡荡,方锐反而一时间张口结舌。憋了半天,他才憋出一句话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老林,我买的是往返机票。”

林敬言从照片堆里抬起头,看了方锐一眼。

“你又不差那几百块。”

 

林敬言家的沙发很窄,但是方锐终于没有再失眠了。

这一天他睡得很早,也睡得很好,一大早起来朝阳明媚,林敬言已经出门,他踩着拖鞋站起来,才发现茶几上林敬言早就为他准备了一杯水,剔透的玻璃杯压着一张拍立得照片——是方锐的睡脸,侧颜埋在枕头里睡得香甜,月光泼洒在他泛着绯红的脸颊上,把他整个人都衬得柔软了起来。

照片的背面,是林敬言用铅笔写的一行字。

“我想了想,比起让你来拍我,还是我拍你更有意思一点。”

 

 

 

 

 

——Fin——


评论(7)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