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魔祖] 白骨为花 03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前篇:01 / 02

 

 

 

白骨为花

 

魔道祖师 粮食向

by:萧月

 

 

 

好在有那道墙的阻拦,远方的腐尸们大约是对这道金光万丈的黑石墙有些畏惧,缩在稍有些距离的地方不敢过来。魏无羡警惕地把陈情笛装回盒子,揣回怀里,四周环顾着。并不知道这片墙会绵延多远,按照它的属性来看,很有可能环绕在整个山底,作用大概是阻止凶尸们下山作乱人间。

看来翻墙出山的想法是行不通了。魏无羡扶着树站起来,且不说这些腐尸的战斗力如何,光是这个数量,他想突出重围,就颇得动一番脑筋。他上下打量一番那具白骨,骨盆颇小,骨架颀长,生前应该是个男人。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打哎……”

魏无羡低声地自言自语,拿出那块尖石,在自己左手的掌心里划了一道伤口。他努力克服着那道刻有禁咒的墙给自己带来的影响,右手扯下白骨绑着的那道已经被吸干了血渍的布条,左手飞快地在它头上一抹,一道鲜红的血痕便留在了森白的头骨之上。

魏无羡往腐尸包围圈看起来最薄弱的一处指去。白骨得了好处,便依从魏无羡的指挥应声而动,飞身而去,两手五指骨爪紧紧地锁住一道腐尸的脖颈,稍一扭动,那两具尸体的头便滚落了下来。魏无羡紧跟在白骨后面,随着他的动作倒退着行动,小心地避开地上伸出的无数白骨之手,慢慢重新往山上那边摸去。

只可惜那白骨似乎分不太清活人和死人。魏无羡纵是千般小心,仍然有一道骨爪鬼魅般从地底伸出,缠上了他的小腿,越收越紧,似乎要把他的腿捏碎在这里。这么一耽误,魏无羡离白骨的距离便拉开了,不再被白骨庇佑的他周围骤然充满了腐臭的死尸,翻着白眼,四下包抄过来。魏无羡竭尽全力也没能从骨手里挣脱,于是他便以尖石为刃,俯下身朝着骨手砍过去。

魏无羡砍过去的力气不小,石骨相击,甚至崩出了细小的火花。可是这全力一砍却没有给骨手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连痕迹也没留下。骨手收得越来越紧,尖锐的骨爪甚至已经扎破了衣料。魏无羡全身上下的感官只剩下了一个痛字,痛到连叫喊都喊不出来的程度,他甚至可以闻到腐尸令人做呕的味道,近在咫尺。

 

这就要死掉了吗?

 

魏无羡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腿上的钳制已经松开了。腿上传来阵阵尖锐的疼痛,原来是骨手坚硬的指尖扎入了皮肉里,留下了伤口。那些腐尸虽是朝着魏无羡这边袭来,却好像没有看到他一般,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仍然一个个都是面色茫然的样子,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魏无羡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他回头,向纠缠自己的那只骨手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了指骨尖端上沾着的一抹血迹,尚未被白骨吸化。

当年尚在四处求学之时,魏无羡看过不少乱七八糟的书,其中有一本讲的就是腐尸之事。腐尸通常都是横死的习武之人,死去之时,魂魄离体而去。然而肉身经脉内仍有真气运转,无法适应无人操纵的局面,于是会自发地寻找活人,夺取魂魄吞食,以养自身真气,维持肉身不坏。

当时他刚被扔到乱葬岗的时候,毫无疑问是活着的,虽然奄奄一息,但好歹魂魄齐整,呼吸尚存,绝非死人。最初围过来的那些腐尸,多半是出于觊觎活人魂魄的目的,才会摸索而来;而当时自己伤口破裂,流血不止,那一处的泥土多半都已经染了自己的血腥。既然他可以用血来控制那具完整的白骨,自然便可以控制其他的骨手。多半是因为那片地盘沾了血,地下的骨手才会在当时自发地为自己拦下腐尸,而不是像现在这只破手,给魏无羡腿上抠出血了才舍得松开。

当时无数腐尸觊觎魏无羡一个,可是眼下,魏无羡可以自由行动,周围的腐尸却没有一具注意到他。

只有一种可能——魏无羡已经被他们当做了同类。

 

他已经死了,或者说,他离死已经不远了。

魏无羡的眉头深深地皱起来。既然这些腐尸不认得他,那他更不可能在这里坐以待毙。魏无羡从半山巡行的那些腐尸中间穿行而过,不要命似的在山上奔跑,希望能找到一处隐蔽的地方让他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

和腹部一道大伤口比起来,被白骨抓出的腿伤已经不算什么事了。魏无羡越跑,越觉得自己呼吸难过,几乎要背过气去。这座山上阴气弥漫,若是把活人丢进山里,逐渐被侵蚀成为死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魏无羡从未有过一刻觉得这样害怕过。他怕的倒不是死,而是更可怕的可能性——成为活尸。很多成为活尸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行为除了十分迟缓之外,几乎与常人无异。只是活尸仍然属于死物,在法力高深之人面前,仍然可被操控。

如果有人操控自己的尸体去做什么恶事,倒不如让他魏无羡魂飞魄散就此消亡,倒还好过一些。

 

魏无羡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大概很久,或者没多久——山上没有日晷,不知时辰,只能浑浑噩噩地猜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幢破败的草屋,魏无羡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踢开破门,便撞了进去。

一进屋他便觉得此处阴气甚重。为了避免可能引起的危险,他草草地在门边上,就着左手血迹未干的伤口画了个镇邪符,这才站住脚,抚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重重地喘气。冷静下来他才想起,这乱葬岗本是无主之尸的投放地,怎可能有人会在此建起草庐?

魏无羡心下一凛,觉察到了什么一般,错步挪开。一只全身上下蒙着黑气的恶鬼龇着牙朝魏无羡扑过来,摆明了要把他撕成碎片。魏无羡心下苦笑,当年蓝启仁课堂上信口胡诌的什么尸斗,如今居然自己就成了尸体,还要打鬼——真是恶口业现世报啊。

他身受重伤,又发着高烧,本来就意识迷离,毫无灵力的他能够仅凭意志力撑到现在,已经是这具身体能承受的极限了。他并无称手的武器能够与那鬼对抗,只能步步退避,被那鬼逐渐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墙角堆着的是一大袋糯米,陈年累月,早就生了虫子,一股厚重灰尘的味道。云梦有谚,称端午糯米可辟邪。魏无羡哪知这糯米究竟是不是为端午节准备,反正此时险象环生顾不了那么多,手里尖石狠命划开袋子,白花花的糯米洒落得到处都是。他随手抓了一把糯米朝着鬼扔过去,那鬼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仍然一脸凶狠地向前扑来。

魏无羡在昏迷过去之前想的最后一句话是,草,谚语不能信。

 

那鬼扑到魏无羡跟前,伸手便要把魏无羡的魂魄从天灵盖里抓出来。却只听扑的一声,本来幽暗的草庐里突然飞起了一抹暗红的火光。那火光自打亮起开始便扩散起来,从一丁点火苗扩散成一圈暗红色的光晕,将趴在满地糯米上昏迷不醒的魏无羡笼罩其中。只听得那只恶鬼一声凄厉哭嚎,沾到火光的部分瞬间就被灼烧成一片虚无,一边大声哭号着,一边匆忙逃离了草屋。

沉睡间,魏无羡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很轻很温柔。

睡一会儿吧。那个声音说。

 

  

 

 

 

 

——TBC——

评论(9)
热度(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