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魔祖] 白骨为花 02

*从少年魏无羡到夷陵老祖。

前篇:01

 

 

 

白骨为花

 

魔道祖师 粮食向

by:萧月

 

 

 

魏无羡懒得动。

确切地说,他由于失血过多,全身无力,一时缓不过来,什么也做不了。站起来稍微走几步活动一下,他就觉得要晕倒,只能坐下来,继续对着越来越暗的天空发呆。乱葬岗这种阴气重的地方,到了晚上只会更加可怕——只是现在劫后余生的魏无羡突然捡了个白骨好搭档,很有安全感,自我感觉乐观到爆棚。眼看着天黑下来了,他没法动,自然也找不到能遮风避雨的容身之所。周围越来越静,风声穿过树叶发出呜呜的凄凉哭号,月色冷冽,整个乱葬岗颇有些阴曹地府的感觉。

他打了个哆嗦,感觉实在有点冷。可以他现在的体力,又没办法砍柴生火,于是看看左右,嘿嘿一笑,把饱含算计的目光放到了白骨身上。

他尝试性地指指白骨,又指指旁边那片灌木丛,双手合起又分开,手指抖动,假装是火燃起来的手势。白骨站起身来,似乎恍然大悟一般地领命而去。魏无羡大喜于色,挑挑眉摆出一副得道高人般的赞许表情,假装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须——嗯,普天下之交流,以肢体语言最为通用。

只是白骨离开了一个多时辰,仍然不见那边灌木丛有动静。

按理来说,折点小灌木生火,也就半个时辰的事儿,哪用得到这么久。本来半倚着石头吊儿郎当的魏无羡翻身坐起来,目光凛冽,小心翼翼地调动所有感官,一边感知着周围的一切,一边向白骨所在的那片小灌木丛小心翼翼地摸过去,一块尖石被他握在手里,权当防身——此时的魏无羡,无比后悔自己没有把随便带下山来。

然后他发现,白骨在灌木丛里挖了个坑,正一脸天真地蹲在里面。

“草!我是让你生火!不是让你挖坑啊!!!!”魏无羡的咆哮响彻荒山。

 

白骨不知道在乱葬岗上待了多久,全身的骨骼莹白如玉,毫不腐化,也不知姓甚名谁。他想起若是蓝湛在这里,还可以弹一曲问灵,而他只能蹲在坑外,跟白骨大眼瞪小眼。所幸白骨不重,魏无羡一只手就把它从坑里拎了出来扔在一边,折了一些灌木枝梢干燥易断的枯枝叶,又扯了一块衣角,沾着血画了个明火符,全丢进了白骨挖出来的坑里。

可是那衣角符扔进去了,却没有料想中的火燃起来,周围仍是一片漆黑。魏无羡第一反应是符画错了,但转念一想又不对,这明火符是基本符咒,初学道的人人都会画,学屌魏无羡自然是没有这么简单还能画错的道理。难道是泥土太湿?也不像,把白骨拎上来的时候,没感觉下面的污泥有多松软。

那就多半是坑有问题了。

魏无羡警惕地看了一眼白骨,不知道这骷髅头安的是什么心。可如果这货真有心害他,那他为自己驱散走尸的事又不好解释了。

不管怎么说,应该先去看看那个坑才是。

魏无羡又画了一块明火符,抖了抖让它燃起来,夹在手里权当照明,朝着那个坑摸过去。他蹲在坑外伸手去捞先前扔进去的明火符,谁知那符一出坑便燃了起来,给魏无羡吓了个够呛,手一抖差点把两张符扔到灌木丛里焚山去。

那坑不深,但是必有古怪,魏无羡不敢贸然跳下去,只能折一根较粗的树枝,蹲在坑边上划拉着坑底的土。乱葬岗多死尸,地上这些污泥都是尸块肉身经年累月演化而来,故而土壤松软。然而坑底却是坚硬的,他拿树枝戳了戳,不像是泥土被踩实了,反而像是地里埋着什么东西,坚硬的一块。

戳戳歇歇,大约半个时辰,魏无羡终于用树枝把上面一层浮土扒拉开了。是一个长长的盒子,魏无羡不敢下手,犹豫了半天。正打算再折一根树枝做成筷子夹上来的时候,白骨却一派很欣喜的样子,把那个盒子捞了上来,很珍惜地抱在怀里。见到魏无羡对他伸手,白骨的动作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把盒子递了过去。那是一个铁木的盒子,在尸骨渣里埋了这么久,仍然不腐不坏。盒子上刻了咒文,魏无羡借着不甚明亮的月色粗略读了一下,大概是个辟邪的咒,能除一切近至的非常之物。

“怪不得那明火符扔下去烧不起来,原来是有这东西。”他伸手叩开机关,十二分小心地掀开盒盖。里面是一把品相极好的笛子,通体殷红,表面洁净光亮,毫无损伤。鲜红色的穗子安静地躺在一侧,笛身刻有“陈情”二字,字体远看秀丽柔婉,近看笔锋却带着一丝坚韧风骨,确是一手好字——却平白让魏无羡的心跳霎时漏了一拍。

他确定自己一定是见过这种字体的。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把那柄笛子拿出来,细细查看了一番,放于唇边尝试着吹奏起来。可是这一吹他便发现其中奇怪之处了,明明笛子是完好的,放到魏无羡这里却吹不出任何声音来,空气在里面转了一遭就静静地流出去了。魏无羡晃了晃笛子,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在那堆灌木丛里蹲了一晚上。更深露重,寅时刚过,他便冻得醒了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醒来一摸自己的脑袋,有些发烧。

他心下大呼不好。此处荒山野岭,虽是杂木丛生,却也没有草药,四处不洁。再加上他久未进食,体弱得很,如果这个当口伤口感染了,他是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的。此处地势凶险,凶物难测,就算有白骨在旁相护,也终究不好久留,赶快离开才是正经事。

魏无羡摇摇晃晃地借着天边启明星的一丝亮光,环顾了一下,便朝着山下的方向摸过去。乱葬岗这座山广阔高耸,再加上被空投到此的魏无羡对周围的环境并不熟悉,约莫晃了两个时辰还不见山脚。他这边正寻思着是不是碰上鬼打墙之类的邪祟了,抬头一看,却发现一道逾丈高墙立于山下。

这墙为黑石所砌,离老远就能隐隐看到高墙所在处金光冲天,像是一道屏障,隔开山里和山外两个世界。魏无羡从小翻墙上树简直家常便饭,看到墙也没当一回事,翻出去便行了。只是这堵墙明显非比寻常,魏无羡走到离墙还远的时候,就明显觉得脚下滞涩,走近了更是两腿灌了铅一般地沉重无比。距离那墙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似乎有一种力量牵引着他向下坠落,魏无羡发着烧,没什么力气去抗争,双腿一软,便对着黑石墙跪坐了下来。

他掐着手心,努力让自己的头脑变得清明一些,指甲甚至给手心里抠出了几道血红的印子。天色早已大亮,可惜这座阴气重重的山冈里,连阳光都是暗蒙蒙的样子。魏无羡从怀里摸出那柄竹笛,照着阳光仔细研究。那笛子仔细看,纹路分明是竹子的材质,握在手里却是微凉的滑腻质感,摸起来不像竹,倒更像骨头。亦不知以何染料,染成殷红如血的颜色,映着这座荒尸之山,颇为诡异。

魏无羡觉得有些累,把手垂下来。那笛子恰好被他放在腹部的伤口处,隐隐地还有几丝血透过那道伤渗出来,蹭了极少的一抹到笛子上。谁知那笛子见了血,却反而像活过来一般,周身的殷红之色慢慢加深,凝成了有些发黑的模样。魏无羡心下大惊,举起笛子细细查看,却仍然查不出什么端倪。他把笛子举到嘴边,尝试着吹了一声,却发现半夜那时无论如何也吹不响的笛子,现在却突然被他吹出了尖锐的一声来。

笛子的声音划破长空,在一片近乎死寂的乱葬岗里,像一把刀子,割开了沉睡的帷幕。

藏匿在乱葬岗的凶尸和怨灵们都被这一声笛音惊醒了。霎时间泥土涌动,树影摇曳,从地下翻出无数具尸体,有的已经腐烂了,有的肉身未坏,全都纷纷爬了出来,在林子里奔走吼叫着,东张西望,一副急切的模样。

魏无羡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后果未卜,他不敢再去吹那个笛子,只能无助地握着笛子向白骨的方向看去,却发现白骨头上系着的那块白布,上面原本透湿的血迹已经完全消失了,洁净得不可思议。白骨也被他突如其来的笛声惊得呆住了,愣愣地站在几步之遥的树下看着魏无羡,骨骼之间吱吱咯咯地响,像是在发抖。

魏无羡看了一眼白骨,又看了一眼紧紧抓在手里的笛子,心下叹气。

这个也要血,那个也要血……难不成我骨骼清奇天赋异禀,血很值钱不成?

 

 

 

 

 

——TBC——


评论(21)
热度(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