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 不如同归

不如同归

 

cp:林方

by:萧月

 

 

 

都说这一代年轻人没什么牵挂,对于故乡的情结越发淡薄。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的说辞年复一年换了个壳煮成毒鸡汤,灌了不明真相的年轻人们好几碗,其中并不包括方锐,对于他而言,这个车水马龙的繁华城市,并没有任何吸引的价值。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打荣耀,这地方无论是繁华都市还是遥远大西北,只要有一根网线就能燃起他想在竞技场里横扫四方的热情,日子总是简单而快活的。

一直到他遇到林敬言,拍拍肩膀把他带回呼啸,他仍然觉得四处为家住得也算舒服。哪儿蹲着不是蹲呢?世界那么大,总有一个地方是适合方锐的。于是他在N市一住就住了这么多年,流过汗吹过风,抽空回一趟家,跟父母说一声别担心,南京很好,有空把你们也接过来住。

那个时候他是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在N市定居下来。荣耀?打就打嘛,我还能继续打一辈子,林敬言这个队长,他能跟着一辈子。退役了一起找个新的落脚处,合租个房子养只狗,晚上遛遛狗买二斤水果回家看看小年轻们的比赛直播,养老也蛮舒畅。他甚至开始认真地思考,究竟养哈士奇好还是养金毛好,他跑去问林敬言,而林敬言只是笑笑,跟他说,还是养柯基吧,眼睛圆圆的,可爱。

 

只可惜最后他也没实现养狗的愿望,上林苑两个人一间的屋子,他硬是一直住了这么多年。林敬言退役以后的生活过得很单薄,有时候会看看方锐的比赛,更多的时候他不会去,只是在家里对着电视转播,看看那些官方的三脚猫们剪辑出来的并不精彩的画面,海无量一身长衫打得风生水起。有时候他会跟方锐通电话,方锐说等休假我去N市看你啊,林敬言说好,只是最后他也没等到方锐的来访——职业选手的空闲时间真的太少了,他明白方锐分不开精力,就连他刚刚退役的时候也有一丝迷茫,这么多的空闲时间一下子劈头盖脸地砸过来,他有点不习惯。

碰上呼啸跟兴欣打比赛的时候,林敬言会去接站,帮着苏沐橙和唐柔拎拎行李箱,打点一下这边的事情,然后买一张vip的票坐在前排,静静地看着比赛,就像他还是职业选手时候那样认真。唐昊如今仍然轻狂,现在见到林敬言也能点头叫上一声前辈,毕竟时光都过去了,任谁都要学会成长。林敬言多半会摆摆手,叫什么前辈啦,都退役了,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看着方锐跟唐昊勾肩搭背走远的背影无奈地笑笑。方锐打完比赛伸个懒腰,胳膊顺手就搭上了林敬言的肩膀,他说老林你看,我觉得还是N市好。林敬言看他一眼,想让我请你吃饭就直说,用不着拐弯抹角。然后两个人就笑起来,肩膀互相撞一下,仿佛都是年轻的模样。

方锐夹着菜说,老林,我怎么不见你老啊。你看你快三十了,皮肤还是那么好,能甩魏琛好几条街。

林敬言说,魏琛比我大四五岁呢。而且我不抽烟啊。

方锐看着林敬言的平光镜若有所思。

 

冬天的时候霸图发年终奖,韩文清给林敬言也寄了一份,算是给老队友的谢礼。林敬言抱了箱子回家一翻,翻到最底下是一盒十支装药物护手霜,镇静关节保护神经的。据说是某个化妆品公司跟联盟合作,生产了这款专供职业选手的护手霜,林敬言想了想,反正自己现在也用不上了,就都给方锐寄过去了。等快递小哥转身下楼他才想起来,哎哟,忘了问呼啸那些老战友需不需要了——哎,等下次吧。

两天以后方锐打来电话,卧槽老林你对我真好,我现在感动极了,恨不得现在就跑去N市亲你一下,么么哒。林敬言在电话这边笑得不动声色,方锐看不见。

刚进蓝雨训练营的时候方锐和训练营里一个小伙子熟到不行,俩人在食堂一口一口挖着炸鸡饭的时候小伙子说,我有一个女朋友,在B市上学,离好远。方锐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个年轻到不行的小屁孩,没谈过恋爱没撩过妹,他咬着炸鸡块告诉人家既然真爱那就勇敢去追,这年头性别都不是问题了,异地怕什么。

只可惜如今的方锐早就算不上初出茅庐了,勇敢去追变成了勇敢转型,好不容易把自己混成半个N市人,如今又要去H市的小饭馆里吃一口西湖醋鱼。从N市到H市,说远算不上远,一趟高铁三个小时说到底不过半天时间;说近又不算近,你瞧不过三个小时的路程,从风土到人情都变了,最大的区别是,H市没有林敬言。要么怎么说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呢,一旦把谁放在心上,你在他身边哪怕只待十分钟,都能一直影响你很久。

真的长到如今这个年纪,他才知道什么勇敢去追都是屁话。别看他平时跟林敬言勾肩搭背开玩笑讲荤段子,真对上林敬言那双眼睛的时候,他也怂,像个皮球被扎了个不大的眼,倒还是圆的,只可惜里面那些勇气是再也鼓不起来了。有时候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他也会想,自己年轻的时候怎么就那么怂呢,应该仗着自己年纪小不懂事多吃吃林敬言豆腐啊——想到最后一拍大腿,现在也怂,以前也怂,五十步笑百步,谁也怪不得谁。

干脆别叫方锐了,改名方怂。

 

方锐退役的时候陈果感伤得要哭,毕竟叶修走了魏琛走了,兴欣逗哏担当就剩下这么一个方锐了。还是那个上林苑,还是那间屋子,方锐蹲在地板上收拾东西,心里念叨着上林苑住了这么多年他也没上成老林。陈果帮他叫了快递,靠在门板上问他,你打算把这些东西寄哪儿去?回G市?

方锐想了半天。他觉得自己是疯了。

他站在高铁站的检票口,在一片人声嘈杂里给林敬言打电话,老林,说好的合租呢。这并不是他人生里第一次不走寻常路,然而却是方怂第一次觉得,心跳得快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他听见林敬言说,我等你合租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你可算来了。

 

 

 

 

 

——Fin——

评论(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