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 光辉岁月 08

为了应援新主页 @林方深夜60分 !我来久违地更新了!

希望大家多多投稿!么么哒!

 

前情提要:01 / 07

 

 

 

光辉岁月

 

cp:林方

by:萧月

 

 

 

08

于是林敬言的那件队服外套就一直放在了方锐那儿。

方锐没想过还,林敬言也没想过要,一直到方锐拿到呼啸发下来的队服,那件林敬言的队服也仍然挂在属于方锐的那一半衣柜里,像一个记号。第四赛季最后一场常规赛是呼啸K市客场对战百花,林敬言揣着裤子口袋靠在桌子上,看着方锐把换洗的衣服塞进双肩包里,一抬眼看到了柜子里自己那件队服,轻轻笑了一下。方锐听见声音回过头来,也没想明白林敬言为什么笑,问他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林敬言说,想到下赛季我居然要跟你搭档,我就觉得好笑。

  

这是方锐第一次坐在正式选手的椅子上,虽然他并不上场,但也被林敬言塞了一张选手证,把他放在自己的旁边。座位后面有两个体育馆的保安拉了一条线,他回头看了看,这个座位离平常坐的粉丝席位相隔甚远。他看了看身上的呼啸队服,再抬头看看近在咫尺的屏幕,唐三打和落花狼藉打得不可开交,血线交替下滑。

方锐握了握拳头,他终于有了一点“已经成为了职业选手”的实感。

……右边的空当,如果鬼迷神疑在场的话,可以两秒半以内潜行过去,正好能赶在孙哲平开启血气唤醒之前放下一个火焰陷阱。然后唐三打在左边抛沙接上,膝撞走位,应该能正好踩到右边的暗影,debuff和血气唤醒可以正好互相抵消……

方锐揉着太阳穴想着,不知不觉就把自己代入到了比赛中。他想着,如果我和林敬言成为了搭档,应该叫什么名字好呢?繁花血景太中二了,剑与诅咒胜在顺口,要是山寨成“偷袭与勾拳”这也太傻逼了。

他就这么一直想到了林敬言下场回来。林敬言伸手拿过椅子背上搭着的外套,问方锐,想什么呢你?方锐回过神来,抬头看见林敬言鬓角的头发上粘着一丝汗,看起来似乎有点累的样子。那些准备好的插科打诨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方锐站起来说,林队,我会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选手的。

林敬言完全没想过他会在这种情况下表决心,他所知道的方锐经常有些小不正经,爱耍小聪明,却是他第一次见到方锐用认真的神情看着自己说,想成为一个好选手。林敬言突然觉得好笑,露出一个自家熊孩子终于长大了一般欣慰的笑容,拍了拍方锐的肩膀,走吧,我信你。

  

那一场百花冲进季后赛,而呼啸止步于常规赛,提前两个月进入了夏休期。

方锐问林敬言,你不回家?

林敬言斜坐在床边,一件一件地叠着晒好的衣服:我家里没人,回去也没什么意思,住这儿挺好的。反正家就在本地,要是家里有事的话,我打个车就能回去了。

方锐在他的地铺上翻滚了一圈,我还以为你走了我就能回到床上睡了呢——

林敬言假装惊讶,怎么着,我居然不知道你这么想爬上我的床?

方锐相当迅速地抱着枕头从地上坐了起来,摆出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看着林敬言,放我回宿舍,还是跟你一起睡,你选。反正我不要再睡地板了。说完以后还夸张地揉了揉自己的腰,假装一副老弱病残的样子。

  

方锐在四楼睡的第一个晚上并不舒服。他的东西全都放在三楼林敬言的房间,宿舍空落落的,只算个回来睡觉的落脚地方。窗帘遮下来,屋子里没有光。他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特别怀念林敬言用两个床垫给他搭的柔软的地铺,还有每天临睡前一句轻柔的晚安,和起床前小糖包的香味。呼啸食堂的小糖包很难买,不知道林敬言要排多久的队,他起床的时候,自己总是不知道的。

于是他第二天早上毫不客气地便敲开了林敬言的宿舍门,蹭在他的洗手间里刷牙。林敬言一边把袋子里的粥摆到桌上,一边问他,你假期不回G市?

方锐说,回去没意思,不如留下跟我搭档好好磨合磨合。

  

好吧,算是混熟了,连林队都不尊称了。没了其他队员的时候,方锐开始放肆地喊他老林,让林敬言感到十分无奈。林敬言站在方锐身后看他操作,听着方锐源源不断地给自己灌输猥琐流的常识,这个习惯了正面强攻的流氓只能在头上垂下三根黑线。

他们两个的组合似乎不存在磨合期。从那天2v2的竞技场开始,一直到如今方锐成为呼啸战队的新人副队,他们之间永远不存在磨合问题,两个角色站在一起就是一个大写的和谐。

仿佛天造地设一般。

方锐把两手放在脑后,放松地向后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林敬言,你说,咱俩的组合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林敬言笑了笑。

流氓和盗贼啊……那就,犯罪组合?

 

 

 

——TBC——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