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 你的城池

你的城池

 

cp:林方

by:萧月

 

 

很多时候方锐都觉得自己是个神奇的人。对于他而言,每一座城市的区别,大概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是不同的。走街串巷,该有的地方美食哪里都有,城市车水马龙,关掉灯总都是差不多的夜景。

那一年他十八岁,独自一人拖着巨大的行李箱,挥手告别他生长了十八年的广州。他是揣着兴奋的,满眼都是对新生活的向往。在他年轻的脑海里,总以为一个人只要去了另一个城市发展,就总能做出些事业来,背井离乡,几乎在他心里变成了走向成功的另类标志。

这份雀跃始终没能被路途的劳累所冲淡。

当他拖着行李箱在禄口机场抬头看见林敬言的时候,才终于意识到,这是一座陌生的城市,有着对他而言全然陌生的人。呼啸,听起来非常彪悍的一个名字,却有着林敬言那样彬彬有礼的队长,这让方锐忍不住去揣测队长是不是都是这样——从喻文州到林敬言,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平时都是笑,偶尔藏一把刀。那时候方锐还没见过韩文清,也没见过楚云秀,叶秋之于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传说。他只是一个十八岁的新人,新到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他只是一根柔软的春草。

林敬言跟他是不同的。尽管林敬言温和至极,甫从一开始,方锐就觉得自己同他是有距离的。南京话太过清婉,没人陪他饭后坐下饮杯茶,鸭血粉漂一层辣油,不似家乡那般甜度。生活习惯的差异总是有的,林敬言给他的震撼程度,丝毫不小于他得知王杰希洗脸不用毛巾蘸水的时候。然而有什么用呢?他还是过得很好,他和林敬言也一样好,整天老林老林地喊着,追追闹闹。春节的时候方锐回广州,方妈妈见他第一句话居然是,儿子你吃胖了——方锐气得转身就记恨起了林敬言的小汤包牛肉锅贴回卤干糕团儿,全然忘了究竟是谁每天磨着林敬言大晚上订夜宵。

后来林敬言夏休去广州玩,省了订酒店的钱,就直接住方锐那儿了。方妈妈嘴直口快把方锐这点小谴责漏出去了,林敬言皱着眉笑起来,眼睛盯着方锐,回南京咱们再算账。结果回了南京这事就过去了,谁也没提方锐强行甩锅的事儿,夜宵该吃还是吃,胖归胖,方锐那活泼劲儿也胖不到哪儿去。

林敬言平日里喜欢清淡的口,却偏偏喜欢在鸭血粉里多加半盒辣椒油。方锐想学他,被林敬言按了手,怕他吃多了辣要胃疼,方锐不听,偏要切身实地体会一把传说中老林的味道。最后还是要劳烦自己这身老骨头半夜爬起来陪他去医院挂水,俩人肩并肩坐在急诊室走廊的座椅上,林敬言脱了外套给方锐垫在冰凉的金属椅子上,挡空调挡了半宿,方锐睡得昏昏沉沉全然不知。后来这事还是被传开了,有个实习的小护士是荣耀粉,偷拍了俩人的照片炸哭了一票微博小粉丝。方锐看到这消息,狠踹了林敬言一脚,你他妈的要是这一晚上吹出肩周炎,经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林敬言就只是笑笑,没接话。他很少不接方锐的话。

这时候的方锐已经二字开头了。二十岁生日的时候黄少天从遥远的家乡打来电话,跟他说傻逼恭喜奔三啊趁早找个女朋友降降手速吧,絮絮叨叨念叨了一大堆,方锐听得心不在焉,并不是他不在乎朋友,只是黄少天实在太特么闹腾了。后来另一头电话转交给喻文州,方锐听见这个差一点就成为自己队长的人问他,你在南京一切都习惯吗。

他就仔细地想了想。习惯啊,有什么不习惯的?一切都是一样的,繁华的城市车水马龙,高不说话的陌生人无论到了哪里都不说话,有平板有电脑有微信小视频连接千里之外的旧生活,哪有什么不习惯的?他觉得跟林敬言待在一块儿很好,简直不能更好,不习惯的东西,总有林敬言帮他解决掉。这似乎是一种不太对劲的依赖,然而深陷其中的人,永远都不会想太多。

他只是反问喻文州,怎么,蓝雨现在缺盗贼了?

他从来不会思乡。

林敬言还是会订夜宵回来。方锐开始逐渐被他同化,能吃越来越多的辣,红油的火锅还要再拌一碗辣料,眼睛都不眨。后来有一天搞起了突击训练,大家一起噼里啪啦地狠打了整整一个晚上。锁上训练室的门以后方锐习惯性地勾搭林敬言去吃夜宵,他看见林敬言在同意之前犹豫了一下。本来打算在街边买个蟹黄包回去啃啃就算了,方锐偏要拉着林敬言去吃鸭血粉,掰开一双筷子递给他,眼睁睁看着林敬言夹了几次粉丝都没夹上来。

林敬言苦笑着说,老了,筷子都不会用了。方锐没拆穿他。

他吸溜着红红的粉丝说,老林。后面半句洗澡时候练习了无数次表情的“我会想你的”这句话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总觉得说了就太残忍,宣判了一个人一段人生旅程的终结。别看方锐打比赛的时候缺德事干过不少,这种时候要是再缺德,那他就特么是真缺德。太特么辣了,他伸手去够纸巾盒,夸张地抽了一声大鼻涕,拇指偷偷挡着擦掉了眼角辣出来的生理性眼泪。

林敬言走的时候方锐去给他送行。这辈子没见过这么送行的——方锐订了两张机票,一路给他送到青岛,反剪着林敬言的胳膊押送到韩文清手里,然后自己再回来。林敬言在几千米之上的平流层里,看着身边的方锐,心情复杂得好像揣了十万个表情包。十八岁早过了这么多年,方锐这恶作剧一般的小孩儿品行总是改不了。当年在呼啸的时候——当年啊,你瞧,不过才过了这么几天,却可以用上当年这个词了。时光真他妈操蛋。林敬言想起来他以前经常在心里嫌弃方锐不成熟,可是他忘了,方锐并不是不成熟,只是遮掩得太夸张了,好像不成熟一样。

方锐蹲在杭州夏天的雨里想,没了林敬言,我特么怎么就不知道带伞呢。

哪儿都是一样,杭州也是一样,青岛也是一样,下了雨不带伞会被淋湿,走路要小心地面不平的地方,要按时吃饭,好好做手操,马路川流不息街市人声鼎沸,方锐带了个医用口罩混进夜市喧嚣的人群里,听着杭州温软的口音,就忍不住想起了当年林敬言蹭住在自己家的时候,满屋子飚粤语,林敬言一头雾水的表情。他越想就越觉得好笑,忍不住就躲在口罩后面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林敬言那样笑。街边小餐馆里有卖杭州特色菜,西湖醋鱼,店里却没几个人。老板娘好攀谈,给他讲,其实这店里厨师是个广州人,糖醋鱼做得像粤菜,甜甜的口,都觉得不正宗。方锐噗嗤一声乐出来,拎筷子准备尝尝家乡的味道,结果一筷子下去他就后悔了,倒不如去对面的杨国福夹一碗六块钱麻辣烫,至少还能加点粉丝,辣得像那年的鸭血粉丝汤。

他突然无端地就想起了当年那张小护士发上微博的偷拍照片。二十岁的时候他对那张照片的评价是妈个鸡,而如今如果再有个机会让他评价一次,他一定会把那张照片保存下来,看,这特么才是真哥们,好基友,光芒万丈。

年轻的、荒诞的光。

 

 

 

 

——Fin——

评论(1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