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问卷] 一个丧心病狂的问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问卷好逗

来自 @whaleclub 

 

 

 

 
(1)有没有写过让你回头看囧里个囧的情节?有的话贴出来

From《霸图收费站》,霸图中心

 

韩文清就这么头疼了好几年,晚上睡不着觉,怀疑自己得了神经衰弱。某天听别人说热牛奶有助睡眠,于是马上给奶站打电话,订了一年份鲜牛奶。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一分不差,韩文清家的门被拍出了欢乐颂的调。韩文清打被窝里钻出来,睡得迷糊,忘了自己订牛奶的事了,还以为邻居蒋游那傻逼没带钥匙想爬窗户,光膀子穿着大裤衩就去给人开门。结果一开门对上一对擦得锃亮的眼镜,给他吓一跳,再往下看到一身熨得十分平整的送奶工制服才想起来,操,我居然订了奶。

韩文清长了一张维护治安的脸,尤其大早上睡得好好的让人霍楞起来,带着一股凶神恶煞的起床气,用蒋游的话来说就是黑无常。结果这送奶工倒也不含糊,没被韩文清锅底黑的脸吓到,从筐里拎出来两袋牛奶往韩文清怀里一砸,看了看表,转身就走。韩文清一看,这人怎么回事?下意识地就拽人袖子。这送奶工身高比韩文清矮了一头,气势倒是一点不矮,转身就回来,带着相当职业化的态度问,请问这位顾客还有什么事吗,这个小区还有10户牛奶没有送,减去跟你说话的这些工夫,我的下班打卡时间将会迟了一分十二秒,所以请尊重一下我的上下班时间谢谢。

 

(2)有没有写过让你的小伙伴看完以后囧里个囧的情节?你还记得是什么吗?

From《你要不要吃一颗糖》,双花

 

孙哲平拿出了身为队长的威严,一拍桌子。

“都给我把鞋脱了。”

外面刚下过雨,宿舍跟训练馆不在一栋楼,有些人踩了水,湿袜子在鞋里捂了一天。

百花男队员居多,洗袜子的频率大多也不敢恭维,不消片刻,训练室里的人个个表情都十分微妙。

张佳乐抱着他那个软糖袋子,表情精彩至极。

“张佳乐,我以队长的身份命令你给我继续吃,今晚你吃不完这一袋糖你别想回宿舍。”孙哲平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看着缩在椅子里的张佳乐。

 

(3)恶搞一下你的一篇文的结尾,或者试着写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原文:《你曾是少年》,刘卢

前情提要:卢瀚文工作不顺利,刘小别烧了糖醋鱼给他吃

 

谁的人生还没个低谷呢?只能慢慢熬,尽力挣扎,熬过去了,这辈子就走得顺当了;熬不过去就只能永远活在深渊里。与其埋怨命运,不如鞭策自己。

卢瀚文伸手揉了揉刘小别睡得支棱乱翘的头发,重新趴回枕头上。天逐渐亮起来了,世界的呼吸匀长,窗外的白光有些晃眼。

面包会有的,黎明会来的,坏日子总有一天都会过去的——他想,幸好自己,还有刘小别在呢。

刘小别在晨光熹微里醒来,正好对上卢瀚文亮晶晶的眼睛。两个人相视一眼,同时骂出了一声草,跳下床冲向厕所。

“草!刘小别你做的什么黑暗料理!”

“有能耐你别跟我抢厕所啊!”

 

(4)想题目,卡肉和写番外,哪样让你最头疼?最头疼的一次是因为什么?

卡肉!!!

没有最头疼,对我来说,每一篇肉都很头疼

 

(5)既然大家都坑过(没有坑过的你走),你还记得最快坑的一次是因为啥吗?没有坑过的,跳转第九题

那是X年前我即将参加高考的时候……………………

考完突然就没心情写了。然后坑了。

 

(6)选一对你萌的西皮,用两种不同的风格各写个小段子,不需要长

cp:刘卢

Side A:节选自《你路过我的长街》

他看着刘小别清爽的T恤衫和短裤,总是忍不住想起来那个藏在厚重的布偶装里挥汗如雨的刘小别。玩偶熊,彩气球,冰淇淋,世界不会永远是美好的,人总有一天不可避免地要长大,要告别所有甜甜的童话,换上一杯苦涩的茶。

Side B:节选自《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

“你的笑容,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祝你平安~~~哦祝你平安~~~~”

卢瀚文装作一脸深情地抱着麦干嚎,全然不知道自己串得多离谱。刘小别一口雪碧喷在了平板上,他手忙脚乱地去抹屏幕,静电一串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只见音响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然后用最大的音量,播放出了一首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再听第二遍的歌。

“羊腰子爽,羊腰子狂,羊腰子撕裂你整个晚上……”

 

(7)是否有过“尼玛,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复这个对我的文的回复”的想法?你收到过的最让你记忆深刻,最让你感动,或者最让你无语的回复是什么?

“啊这个文好萌!”然后就没了……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你要说谁长得很萌,我能懂,但是评价一个人的文很萌,是什么意思啊……

记忆深刻:叶良辰中心《今宵酒醒何处》(倒着看,评论)



感动:安清《血铭》(其实所有的评论我都很感动!真的!毕竟现在愿意认真读完一篇文的人不多了……)


无语:ky……我就不挂了【。

 

(8)一开始因为啥开始写文的?(不要告诉我是因为宇宙,po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因为吃不饱……

 

(9)因为你没有坑过,这题罚你写出你没有机会写的一个脑洞!(po主已经走远不用追杀

我坑过……

我有一个巨大的科幻脑洞……就是科学家和人工智能协作或者对抗的一个脑洞,因为知识储备不够,一直不敢动笔

等明年查查资料写出来?那会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10)如果你还没觉得累(po主累了),这里给你个机会写一对你萌过的拉郎,如果你没有萌过拉郎,跳到第12题

其实我累了【。

cp:黑花 当年算是国民拉郎了……

 

地下的空间意外地非常明亮。有面无表情的人影在黑眼镜身边匆匆走过,擦肩而去,只留下冰冷的空气,差点让他不能呼吸。他在一瞬间怀疑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不,不会的,他是不会死去的。他屏起呼吸,小心翼翼地,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悄无声息地混进了人影里面。另一个世界就快要来了,他想。他的心脏跳得很快,他紧紧地抿着嘴唇,不吐一息,随着人影的流动,穿过了狭窄的小门。

却听到一声轻哼。

紧接着一个冰凉的触感就贴在了自己脉搏鲜活跳动着的手腕上,皮质的,有些滑腻,又有些干涩,介乎生与死之间的触感。那个哼声的来源,仿佛要对他进行正义和罪恶的审判。黑眼镜心下一凛,伸手甩开,却无论如何都甩不掉。

“黑爷真是越活越怂了,逃地铁票这事你也干得出来?”解语花捏着黑瞎子的手腕说。

 

(11)在你写过的文里埋梗这种事情你干过吗?有的话,请贴出一个没被人注意过的梗

方王《莲心》里那张没有给出去的字条,和方士谦黑道密医的身份……其实应该是个大背景来着


(12)概括下自己一般萌的西皮的类型?

对手,队友,一见钟情,日久铭心,啥类型的都喜欢,不忌口

 

(13)如果你会别的技能,比如画图剪刀手或是Cosplay,你还会写文吗?

人生没有如果……我想不到

 

(14)如果你过去写的其中一对西皮和你现在萌的西皮有交集,你觉得会在什么情况下?来cross一个段子?(不写也没关系这题是凑数的)

当槙岛圣护成为了审神者…………………………………………

我不敢写【。

 

(15)写一个段子,把其中的西皮名字分别用A和B替换,然后贴在下面,你觉得读者能猜出是哪对吗?

试试?

 

最后A还是把手机摔在了被子里,骂骂咧咧地下地开门。屋子里没开暖气,B在玄关收起雨伞,一身的湿气扑过来,冰凉。B住的地方离这里并不算近,从B沾了泥的鞋尖看来应该是一路直接走来的。

A扔过去一条毛巾,抱着胳膊靠回卧室门口看着B胡乱擦拭着头发和脖颈。他想骂一句傻逼为什么不开车过来,转头就看到B的湿头发刺刺的,离远看像一茎欣欣向荣的木天蓼。一句为什么刚到嘴边又生生地咽了回去,噎得他嗓子眼发疼。

“说吧,大半夜什么事。” 

 

(16)没有了。这一题是给你空间写下对这份问卷的谴责的(尼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发现我的存稿好多啊【。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