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月明

一个浪荡的薄情人,爱得不深,睡得不沉。
微博@藤间兔子

© 花落月明
Powered by LOFTER

[华武] 大雪满弓刀 02

这一段借了一部分古龙《名剑风流》的设定

好不容易过年能休息能摸鱼了,一时激动,我也收不住手

 

 

 

 

 

大雪满弓刀

cp:华山-程无名 x 武当-宋居安

 

  

程无名没有告诉他的是,这赤泥印后劲极大。

或许程无名有说,但是自己也记不得了。直到酒气冲头,宋居安才始有醉感。习武之人饮寻常之酒,倒也不会醉得深,但面颊泛红、晕眩欲睡仍然是免不了的。

宋居安独自一人走在江南的街道上,打算寻一客栈住下。他与程无名分开之时尚是黄昏,这会儿夜色已经沉得透了。料想自己道法傍身,行坐坦荡,大约不会有事,宋居安便抄了近路,从个幽暗无灯的街巷里穿行过去。

走了没几步,忽听得阴暗巷陌深处传来一道声音,嗓子刻意压低了,混在风声里听不真切。然而宋居安修为颇高,自然听得清清楚楚:“你确定程无名出现在江南?”

宋居安心思一动,不再往前继续走了,贴墙站着继续听。

“怎不确定?线人今天亲眼见得,他从马车上下来……先头他身边一直有人,不好下手。这会儿那狗货单独一人朝天风坪那边去了,今晚正是取他项上人头的好机会。”

“那我们从严州城那边走,绕开官道截他。”

“别闹大动静,取了头就赶快回去,一个程狗不值得我们花太多心思。”

“程无名做了什么?”

清冷的话音打断了下面的窃窃私语。一把长剑铮然而落,贴着说话之人的面颊擦下去,直直地扎进土里,差点将说话那人的鼻子削去半边。

宋居安一身白衣胜雪,立在旁边的屋角之上,满身皎洁月华,与一身短打夜行衣蹲在下面的几个苟且歹人截然相反。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宋居安抬手一召,先前丢下去的剑破土而出,化成一道冷光,又回到了他的手里,“重要的是,狗货的脑袋,现在被我保了。”

回答他的是两道劲风。

两道暗器一左一右,朝着宋居安破空而来,恰是算准了他不能一心两用。宋居安果然应声而动,只听“铛”的一声,只震响了一下——那个雪白的人影竟仍然毫发无损。

“谁告诉你我只能用一把剑的?”

两道月华缓缓流淌在宋居安身边,竟是同时分开方向挡住了暗器。

谁也不知道他的剑匣里到底藏着多少剑,更不知道这个年轻的武当门生竟然有多雄厚的内功,到底能催动多少道剑气。

在那两个黑衣杀手跃起杀来的同时,宋居安也出手了。他的身法颇为轻捷,宛如一只白鸟,掠在重重叠叠的房瓦檐角之间,衣袂翩然,看似速度并不算快,却令杀手完全近不得身。月黑风高夜,尽是一片刀兵相接的锐响声,如盛夏季雨一般密密麻麻。

宋居安不过初入江湖,却能与两个杀手对峙这般久,丝毫不落下风,这战况若是叫旁人看去,怕是要惹来一片惊呼。

然而宋居安自己是不满意的。他要的不是僵持,不是对峙,而是彻彻底底的压制!

他脚尖轻点,跃上杨树枝梢,双手捏动符诀,眼睛紧紧盯着那两个不断移动的黑衣身影。

“去!”

一声令下,数道剑光骤然拔地而起,正将那两个黑衣人由下而上贯穿了个正着。

宋居安凝神结印,一瞬间剑光大亮,照破一方黑暗。

等到冲天的白光渐渐平息下去的时候,地上哪里还有人?不过是一滩被剑切碎的骨肉而已。红色的血泼得四处都是,汇成一条小河淌过来,慢慢地从宋居安的靴底边缘溜过去。

宋居安站在一滩浓腥的血水里,看着溅到旁边墙上挂住的点点人肉,彻底酒醒了。

  

他并非故意如此。

原本只不过是想威慑一下这群宵小而已,教他们远离程无名。只是宋居安从小生活在武当山上,门派崇尚“不破则不立”,出手较量练习必须要全力以赴,他早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以至于出手的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身于何处。

武当门派弟子对决,那自然是有师尊掌门动气相护的,那几位得道高人功底深不可测,就算再怎么拼命杀红眼,也终究无个大碍。

下山之后就不一样了。谁护谁?不过是各人苟且偷自己的生。他哪里想过这两个杀手竟然远不如自己,弱到了这种程度,一时剑势未收,就给人生生绞成这般惨烈的景。

宋居安在血里站了许久,直到天色泛白,他才脚步沉重地离去。

  

死得这般惨烈,消息当然是遮不住的,一日之间风声就流遍了大街小巷。倒是苦了应天府,要从一团肉酱两片天灵盖分辨出身份,这怎么能得了?当即只能发布公告,要求谁家有人失踪立刻来报官,之后再作应对。

没过几个时辰,果然有人来报官。

一盏四抬大轿子气势汹汹地落在应天府外,下来的人竟是江南霹雳堂的堂主——雷风。

这雷风在江湖上的名声不甚好,手段毒辣不说,更是被祖上留下来的大家业给烧得惯坏了,行事永远不虑后果,想一出便立刻要做一出,大家明里不敢讲,暗里却都在骂他是个活傻子,早晚这霹雳堂要毁在他手里。

此刻这活傻子大摇大摆地踏进应天府,直言昨夜死的二人是自己的远房侄子,声泪俱下地哭诉两个乖后生竟是不得好死,硬是要查个真相出来。应天府自然心下有疑,却也分辨不得他讲的究竟是真是假,这大正月的为了不横生事端,就只好姑且相信这傻子哭的话,派了人手走访调查。

一时间,江湖里各种传闻开始纷纷扬扬。有说这定然是仇家下的手——若非仇人,哪个下手这般狠毒?又有人说,凶手当是暗影会的人,为了掩盖死人身份,才将人砍得看不出体貌特征来。

后种说法自然遭到了暗影会上下的一片驳斥,江湖上复又开始腥风血雨起来,各种势力借着这般动荡暗地出手,这是后话,暂且不具表。

说回这应天府,倒也有些手段。碰巧去年十月新考进来一个年轻衙役,虽然武术功夫是个三脚猫,一双眼睛却生得明察秋毫,天生就该吃这碗饭的。他不眠不休调查了整整三天,竟然真的从剑气的划痕里看得出来,最残忍的那一招应是出自武当派的。又有些不怕跑腿的其他衙役追着这条线索,不断巡街走访——

果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第二天一早,方是卯时,缉杀名头大红榜就高高地挂起来了,十张大榜纸上赫然是同一个名字:宋居安。

以杀手聚集之地闻名的暗影会好不容易洗脱了无故杀人这冤屈,自然是比谁揭榜都更积极。卯时未过,十张大榜就已经被揭得一干二净,所有人都跃跃欲试,正等着杀这平白给自己泼一片污水的恶人。 

 

 

 

 

——TBC——

 

 

评论(1)
热度(84)